品书网 > 无限之开荒者 > 第二卷 第七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第二卷 第七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作者:倾世大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城西住宅区,这里居住的都是一些薄有家资的平民百姓或做点小生意的商贩,街上人来人往,不算冷清,却也算不上热闹。

    此时两架软轿停在了一间宅院门前,从轿子上下来的自然是肖鹏与林老爷,老掮客是没资格坐轿子的,只是跟在轿子旁步行跟随。

    这是一间普通的两进四合院,肖鹏跟着林老爷走进大门,进入前院,前院中摆放着两张石桌,每张石桌周围放着四个石墩,两旁空地上种着稀疏的几颗桃树,一道中门阻隔了内院风光。

    顺着石子铺就的路径走进中门,肖鹏扫视了一圈内院的格局,四面回廊,左右两边各有三间厢房,这应该就是卧室了,中间是一个庭院,同样种着几颗桃树,院内有一口深井,做取水之用。

    庭院之后就是大厅了,大厅上整齐排列摆放着几张太师椅,两边则是镂空的木架,上面放着一些普通瓷器。

    “如何肖公子,对这宅子可还满意?”林老爷带着肖鹏看了一圈房子,最后在大厅之中坐了下来。

    “呵呵,林老爷盖的宅子布局环境都是相当不错的,我很满意,开个价吧!这宅子我买了。”肖鹏“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微笑道。

    林老爷脸上一喜,笑道:“哈哈哈,肖公子痛快,既如此我也不啰嗦了,本来这间宅子我是作价三千八百两,但是我感觉肖公子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就给公子算个整数,三千五百两,就当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林老爷却不知道,这个他眼中值得一交的朋友,在不久的未来将会亲手取了他亲生儿子的性命,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将这套宅子卖给了肖鹏,可惜他不会未卜先知,所以此时,他还是乐呵呵的将宅子卖给了肖鹏。

    肖鹏对银子没什么概念,而且他看林老爷也确实顺眼,最重要的是他懒得跟人讨价还价,于是痛快的拍板决定,从衣襟里掏出一叠银票,数出三千五百两递给林老爷,林老爷也同时将房契地契交给了肖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

    当然,老掮客的佣金是少不了的,他得到了整整70两佣金,当下是皆大欢喜。

    “哈哈哈,今天结识了肖公子这样的青年才俊,实乃生平一大幸事,当浮一大白,肖公子,不如随我到寒舍小酌两杯如何?”林老爷如此轻易的做成了一单生意,心中高兴,看肖鹏的眼神不免更加亲切几分。

    肖鹏略一沉吟,抱歉的对林老爷道:“多谢林老爷美意,不过这宅子新买,什么都还没有,在下还要去置办一些日常用品,要不晚上恐怕就得睡板床了,呵呵。如今在下与林老爷同住一个镇子里,以后有的是机会前去叨扰,到时候林老爷不要假装不认识在下就好。”

    “哈哈哈哈,公子说笑了,好吧!即如此我便不强求了,公子要买什么东西可以请老王头帮忙,他在这镇子当了几十年的掮客,要办什么事找他准没错,肯定能给你办得妥妥当当,那我就不耽搁公子的时间了,告辞,等公子安置妥当了,随时欢迎公子来寒舍做客。”

    “一定前往叨扰,林老爷慢走,恕不远送。”肖鹏将林老爷送到门口,对着上了轿子的林老爷抱拳道。

    送走了林老爷后,肖鹏又给了老王头50两银子,托他帮自己置办一些被褥用具。等老王头离开后才想起来,这么大个院子没人打理可不行,就算吃饭的问题可以到客栈酒楼解决,可卫生什么的总不能也自己动手吧!自己说不定得在这呆上几年,要是不打理的话可不行。

    而要请杂役打理宅子就势必要自己做饭,这样一来厨子也不能少,没想到这么麻烦。肖鹏眉头微皱,看着这套已经属于自己的宅子,叹了口气,出门而去。

    走到大街上,随意逛着,突然肖鹏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个在街边摆摊,专门帮人写对联、家书的老秀才,顿时有了主意。

    “这位公子,有什么需要小老儿效劳的吗?”头发花白的老秀才见肖鹏坐到了自己桌子对面,恭敬的问道。

    肖鹏想了想,道:“老人家,在下想请你帮我写一份招工启示。嗯,我要招募两名杂役,一名厨子,厨子每月工钱二十两,管吃住,杂役十两,同样管吃住,你就照这个意思写成告示的形式就行。”

    那老秀才手一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肖鹏,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你确定你是在找杂役和厨子?”

    “呃……可是有何不妥?”肖鹏有些心虚的问道,对于古代的物价与人均收入什么的他根本是两眼一抹黑,报价也是随便报,却没想到竟然吓到了老秀才。

    “公子可知道那客栈店小二一个月工钱是多少?”老秀才迟疑的问道。

    “还望赐教。”肖鹏虚心请教。

    老秀才侃侃而谈,“店小二一月的工钱为二两银子左右,好点的厨子也不过五两,真说起来,在私宅里干杂役比当小二轻松得多,就算主家厚道点,给个二三两一个月也差不多了,厨子有个五六两都算是高收入,公子一开口就是十两二十两,这……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说到最后,老秀才还小小的吐槽了一句。

    肖鹏脸色微微有些赫然,自己这也算是有钱任性了吧!对老秀才的抱抱拳,道:“咳咳,多谢老人家告知,既如此,那老人家就这么写吧……杂役五两,厨子十两,管吃住,本公子不怕花钱,但来本公子家做事一定要踏实本份,干得好的本公子绝不会亏待。”

    说完从腰间钱袋中取出十两银子放在老秀才面前,道:“还请老人家费心,这是老人家的报酬。”

    老秀才双眼圆睁,连连摆手道:“太多了太多了,公子,我帮你写个告示说白了不过举手之劳,你给个几文钱就行。公子出手阔绰,小老儿也看出公子当是大富之家出来的,不缺钱,但付出多少就只能得到多少,小老儿只付出了几滴笔墨,一张白纸而已,实在受之有愧啊!”

    肖鹏摇摇折扇,笑道:“老人家不必多言,本公子拿出去的钱财还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更何况本公子身上从未有收散碎零钱的习惯,若老人家不收,我只好另请高明了。你尽管收下,大不了以后我还需要写什么文书的时候,不再付钱便是。”

    老秀才见肖鹏这样说,只得收下银子,道:“既如此,小老儿便厚颜收下了,公子今后若还有什么需要人代笔的事请尽管来找小老儿,小老儿保证分文不取。”

    说完也不再多说,直接铺开一张宣纸,开始动笔。对于繁体字肖鹏也只能看个大概,便不再关注老秀才写字。告示很快就写好,等墨迹干了之后,肖鹏便收起告示,在老秀才千恩万谢中转身离开,老秀才还很贴心的赠送了一瓶浆糊。

    肖鹏将告示带回自己的院子,贴在了大门边的墙上。随后就只需要等着有人来应聘了,他还从没有过当老板面试人的经历,没想到到了这古代还能过一把当老板的瘾。当下也不出去走动,大门打开,到附近酒楼买了几壶好酒,就坐在前院的石桌上等着人来应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