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曾许爱情不负君 > 第五十九章 体会一下三婚

第五十九章 体会一下三婚

作者:心若磐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详细点?

    我扁了扁嘴,韩肃又开始了。

    他带我来了一个私房湘菜馆,坐定之后,一双凛然的黑眸就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点菜啊?”我假装不在意的翻看着菜单,“你能吃辣的吗?”

    “我们多长时间了?”他单眉一挑,声音磁感低沉,却是不悦。

    我手没来由的一抖,头皮发麻,我和韩肃结婚半年多了,我却还没有摸准他的喜好……

    随便点了两个辣的和不辣的,服务员便退下去了。

    “你对我没有上心。”

    “……”我心头一阵抽搐,是被戳穿后的窘迫,还有委屈。

    这半年几乎没有消停过,各种大事小情,我还真没有在意过吃饭这种小事,但我明白,说出来韩肃并不一定接受。

    “没话了?”

    我使劲摇头,微微抬起眼眸,“我现在开始上心……”

    “过来。”韩肃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我坐过去。

    “不好吧?等会儿服务员就会过来。”我还记得很久以前我们差点在尊皇时代里擦枪走火。

    “给你个上心的机会。”他眉心动了动,不放松。

    我不敢纠结,挨了过去,还没坐定,腰就被韩肃给搂住了,炙热的大掌混合着力道,让我禁不住一股酥麻,娇衾的嘤咛低低出口,“啊……别。”

    他的手一紧,附身啄住我的唇,不停的侵占着,“这么敏感?”

    我推了推他,红着脸瞪了他一眼,“韩肃!不是要给我机会吗?”

    “嗯。”

    我敛了敛心神,认真开口,“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饭菜?”

    “酸辣。”

    “除了工作还喜欢做什么?”

    韩肃思忖半秒,缓缓开口,“睡、你。”

    “!!”我猛地抬头瞪圆双眼,不满的咕哝了一句,“这是什么答案……没正经。”

    “那我重新回答。”他好心的将我的碎发别在耳后,同样收敛了神色。

    我点点头。

    “除了工作,还喜欢疼老婆。”

    我啪的拍在他的胳膊上,“讨厌。”

    “不、不好意思,我上下菜。”

    哎呀,我这个郁闷,怎么又被服务员看到了呢?

    “不许动。”韩肃不打算让我从他腿上下去,仍旧箍着我的腰,待服务员走了,他继续,“不喜欢我疼你?”

    我才不回答,重新想了个问题,“喜欢小动物吗?比如猫狗?”

    “不喜欢。”韩肃也没揪着刚才的问题,安静的回答我,“影响我疼老婆以及疼我未来的儿子。”

    我下一个问题还没出口,听着他这句欠揍的话,我又被拐走了,“为什么是儿子?”

    “你喜欢女儿?那就生两个。”

    “……”我赶紧低头,嘴角抽搐,敢情他的计谋无处不在啊。

    韩肃伸手抬起我的下巴,“表个态。”

    “表什么态?生两个都是儿子的话,你就赶紧赚钱吧!”

    “嘁。”他搂着我轻笑,“不差钱。”

    我转了转眼珠,“喜欢什么季节?什么天气?”

    “秋高气爽的金秋漫步在金色的麦田旁。”

    “……”我后面的话瞬间顿住,怔怔看着他,这是我曾经跟时城说过的话。

    他怎么会说出这个答案?

    是巧合吗?

    “你——”“尤其——”“铃铃铃。”

    我和韩肃同时响起的声音被一段悠扬的铃声打断了。

    可是,我不想接,只想弄明白他的答案,“你怎么……唔。”

    韩肃吻了吻我的唇,“去接电话。”

    见我不动,他径自放下我,拿出我的电话,接通,放在我耳边……

    “心岩,我是华云。”

    我拧了拧眉心,“嗯,有事吗?”

    “明天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个面吧。”

    努了努嘴,我没有立刻回答,心底不是很愿意再见她,尤其是她前两天才打电话警告过我,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忽然变了个态度。

    “心岩?没时间吗?”赵华云的声音变得微颤、委屈,还有一丝期待。

    “好吧。”我最终妥协,挂了电话后,老实的告诉了韩肃,“华云约我明天晚上见面。”

    他抢过手机,重新抱住我,“好了,开始吧。”

    “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

    “详细汇报你今天的经历。”他拿起筷子夹了竹笋心放到我嘴边,“多吃点,详细点。”

    还是没躲过!

    我慢慢嚼完菜,撒谎道:“早上坐公交车坐过站了,结果碰到了……蔡楚逸和昂梅……”

    韩肃沉默着,薄唇紧抿,透着凌厉。

    “刚才在办公室我给你打电话完后回座位的时候碰到一个同事,发现她好像在拿公司的硒鼓……”这段我挺老实的交代了,“不过,在不确定之前,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我可不想落个骂名。”

    他轻轻摩挲着我的右脸,半晌才开口,“疼吗?”

    我脊背一僵,想起昂梅那一巴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算了,以后我躲着点,不然跟这种人永远都纠缠不清。”

    “我的女人也敢打,需要教训。”他说得极为狠厉,掺杂着扑不灭的怒火。

    “饿不饿?吃饭吧。”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给他夹了一口鸡肉,“吃完我们好回家。”

    我本来打算回去的路上再找机会套套韩肃,结果在车上我就睡着了……

    转天上班的时候,一到工位我就发觉了气氛的不对劲。

    “你们听说了吗?兰秀姐好像……”同事的声音很轻,我没听清后面的话。

    但,还是一震。

    为什么!

    她们怎么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呢?

    我只告诉了韩肃而已,韩肃?!

    “真的假的?她工资不低啊,而且没几年就退休的人了,怎么会偷呢?”

    “嘘,小声点!你不知道兰秀姐什么人啊?小心当面怼你怼得生无可恋!”

    “快快,来了来了,快工作。”

    小李一声吼之后,部门周围迅速陷入了寂静,不过,下一秒就传来了踹椅子的声音。

    “秦心岩,系统二部的采购单子你还打算让我继续跟踪啊?昨天上午你没来我才帮忙的!”李兰秀尖锐开口,“现在邮件还发给我,你什么意思啊?”

    我瞄了一眼,明白是她误会我了,但这种事要解释的话只会越描越黑,“我知道了,我马上处理。”

    “哼,这公司不是你家的。”她继续,“没人会迁就新婚燕尔的你,还是个二婚!”

    轰!

    我脑袋里的神经炸裂了,还真是应了同事的话了——怼得人生无可恋!

    “兰秀姐,跟我来一趟。”组长王科放下手中的笔记本,冲李兰秀指了指旁边的会议室。

    咚。

    她又将座椅踹得老远,阴狠的看着我,“行啊,秦心岩,跟咱们组长可真是亲近啊!昨晚在一起来着吧。”

    她说的极为露骨,我一怔,即刻感觉到了周遭同事质疑的眼神。

    但是,李兰秀已经进了旁边的会议室,我什么也说不了了。

    唯有低头给韩肃发了一条信息:“李兰秀的事是你跟王科说的?”

    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的消息,我只得硬着头皮工作,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连采购部的部门经理都进去了……

    “天,这事是闹大了吧?”

    “估计兰秀姐有去无回了。”

    我余光瞥着会议室,一直等到了中午十二点,李兰秀出来了,韩肃也发来了信息。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坏事的一时容忍会酿成大错。”

    他说的严肃正确,我无言以对,昨天我直言不讳的时候就该想到理智如他,怎么可能姑息养奸!

    “我被开除了,你满意了。”李兰秀居高临下的站在离我一步远处,“看不出啊,秦心岩,你心这么狠。”

    “我……”

    不待我开口,她一步迈过来,伸手一扬,将我的手机扇飞了!

    “你知不知道我老公半年前摔断了双腿,现在我也失业了,我女儿连学都没得上了。”她气极反哀。

    “……”

    “秦心岩,没有多久你也会人老珠黄,不再年轻的。”她恶狠狠的说着残酷的现实,语气里却满满的诅咒。

    我没说话,起身走到远处,捡起屏幕碎裂的手机,默默走出了办公室。

    此刻的外面正值初秋,阳光明媚温暖,却暖不到我的心……

    我靠在路旁的栏杆处,看着被大厦遮挡住的蓝天,竟然兴起一股欲望,想要去看看金秋金色的麦田。

    “你怎么来了!”我看到站在面前的韩肃,吓了一跳。

    “为一个小偷跑到这里来哭?”他语气染冰,脸色黑沉,“真让人刮目相看。”

    我胡乱抹了抹脸,“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别装着很了解我。”

    韩肃一步迈了过来,扯住我的手腕,“你是卖给我的,现在哭给谁看!”

    “!!”我抬眼瞪着他,不明白他这两天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最初的牵连……

    只是,我对视不过他,默默垂了头,“我知道了,韩总。”

    说完,我直起身,扯了扯手腕,“放开我,小心别人背后妄议你,买了二婚的我,还真是委屈了韩总您。”

    他猛地捏住我的嘴,“挺有自知之明。”

    我垂着眼,盯着他青筋暴起的手背,心里难过,刚要抬手示弱。

    却听到韩肃扎心的话,“二婚有什么,要不要体会一下三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