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曾许爱情不负君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给你500万,离开韩肃!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给你500万,离开韩肃!

作者:心若磐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肃眸光清亮,黑眸深深锁着我。

    过了一会儿,他勾唇一笑,魅惑无比,“我们错过太多时间,以后你全部都得是我的。”

    “好……”我闭上眼睛,探身吻在他的唇上,极尽所能取悦他。

    吻到半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韩肃……我有东西给你。”

    他不悦,眼中的谷欠色下是被扰的暗芒,“吻我都能走神?”

    我笑着捧起他的脸,撒娇地说,“不是,只是有东西送你。”

    “哦?”他炙热的掌心箍在我的腰上,粗浓的眉微微挑起,“在哪儿?”

    我松开他转身去了小店的里间,取出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这是我上次跟西晴逛街的时候买的,给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是什么东西?”

    我微微嘟起嘴看着韩肃,知道没几天就要到他的生日了,所以看到喜欢的就买了,“不过,我先声明你不喜欢也要喜欢!”

    韩肃斜了我一眼,缓缓拆开礼物——我送给韩肃的礼物是一个DIY的手表,上面可着我和时城的名字。

    “很漂亮。”韩肃清朗的眸光划过手表。

    “你知道吗?这个手表可是有一句非常好听的广告语。”我卖着关子。

    “什么?”

    “当它刻上我们的名字的时候,已然走的准确无误。”

    韩肃眸光微敛,单手环住我,抬起另外一只手,“帮我带上。”

    “啊?”我一惊,“不用吧?你确定你要把十几万的江诗丹顿换下来?这个当纪念品就好了。”

    韩肃把玩着手里的盒子,忖度着点了点头,“好,换一个好的场合再带,吃饭吧,亲爱的老婆。”

    我咯咯笑一声,“好呀!”

    吃过晚饭,我和韩肃漫步在C大的校园……

    11月份的夜晚,微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但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一股遗憾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我不知道韩肃是否也有这样的感觉,反正我们走了一路沉默了一路。

    或许失落的那些年总归是错过了……

    ——

    日子过得很快,我的小店也投入了这个运营,平时由我弟和龚颖照看着。

    这一天,我刚从从小店出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你好!请问哪位?”

    “是秦心岩吧?”手机那头的语气很不善。

    我一怔,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是谁。

    好在对方立刻又说道,“我是金薇的奶奶,有时间吗?秦小姐我们见个面吧。”

    金薇的奶奶为什么约我见面?我有些莫名,不想接受。

    可是对方立刻说出了一个地名要我过去。

    我无奈的打车去了金奶奶所说的地方,在我以前住的二环公寓附近。

    “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刚一落座,我就急忙切入中正题。

    金奶奶优雅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穿的也很时尚,上衣是一件素色的羊毛衫,她抬头冷冷扫了我一眼,“你穿成这样来这里?”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虽素淡却整洁,有什么问题吗?这里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咖啡馆而已。

    “你过得很拮据吗?”她直言不讳地说道。

    我抿了抿嘴唇,同样坦诚地说:“我不觉得,穿着跟生活拮据,什么直接必然的关系。很多人消费了自己根本消费不起的东西,反而落下一身的压力,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好?”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他转了转眸,眼底露出一抹鄙夷,“500万,我给你500万怎么样?”

    我怔然,不明所以的看着金奶奶,“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500万,离开韩肃!”她直接用了一个祈使句命令我。

    “不可能!”我大声又坚定的回答,“如果您找我来是为了这件事情,那恕难奉陪!”

    我起身就要走。

    “哦呵!”金奶奶瞪着眼睛低吼了一声,“你就一个穷丫头,有什么资格不答应我的要求。况且你的爸爸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你的弟弟不过是一个玩闹、混混!”

    我皱紧了眉心,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真没想到她优雅的外表,内里竟然是如此尖酸刻薄的心。

    “不管我出生如何,我是一个人!我有资格有权利不答应你的任何要求!”我冷着一张脸开口。

    “那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在帝都待不下去?!”

    呵,好大的口吻!

    我真不知道金家是什么背景,不管怎样,她都没有资格这样做!

    “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

    “不必了!”我冷然道:“再见!”

    “站住!”她再次冷喝,“我看你是敬酒不吃罚酒!”

    我气极反笑,重新转回身淡然地看着金奶奶,“你让我离开韩肃,是为了您的孙女金薇吗?可是您知不知道韩肃喜欢的是我!”

    “真是不要脸!”她恶狠狠地诅咒了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嫁给韩肃!”

    “那金薇又有什么资格吗?她可是韩肃的妹妹!”我打算一次性把事情弄明白,将最后两个字咬得极重。

    蓦地,金奶奶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心疼,“我家薇薇当年可是为了韩肃连性命都搭了上去……”

    性命?这个说辞倒真是让我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我的薇薇永远都不能生育了,这全都是韩肃弄得!”

    我整个人身体一僵,完全不敢相信!

    不能怀孕了?韩肃弄得?难道金薇和韩肃有过那样的关系?

    这个认知让我瞬间烦躁不堪……

    我强迫自己不要乱想,就算有,也是过去的事情,我不是还有过一次婚姻了吗?

    我好不容易和时城相认,再不会有任何事情拆散我们了!绝不能!

    “你到底想好没?”金奶奶眼底闪过一片不耐烦。

    “想好了。”我淡淡的开口,“我是不会离开韩肃的,如果以前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很抱歉……不管怎样,我想韩肃做出了选择。”

    说完我转身离开,再不给他任何机会开口……

    总之我很坚定,可是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是心底产生了一个疙瘩。

    “心岩,你怎么了?”韩肃双手捧着我的脸,凑近盯着我问道,深邃的瞳眸漆黑如夜空。

    我莫名的一颤,摇了摇头,“没怎么……”

    韩肃粗浓的眉峰微微一敛,“我不喜欢你这样,心岩,告诉我!”

    我偷偷瞄了他一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我要挑开他与金薇的关系吗?不管怎样那过去毕竟是悲伤的。

    我不得不转了一个话题,“真的没事儿,我约了西晴,今天出去。”

    韩肃一语不发,只是盯着我,眼神微微骤降,“那去吧,早点回来。”

    ——

    “心岩,你发什么愣呢!”好友罗西晴推了推我。

    我摇摇头,“没什么,你不是说王科在这边工作吗?怎么他还没有出来?”

    “耐心点嘛,抓猎物可是不能急的。”罗西晴眼睛紧紧盯着前方。

    我扁嘴挑眉看向她,“你跟我说实话你最近——”

    “我最近怎么了?”她急急都打断我,“我很好呀!”

    “可是,我最近看你和符煜在公司表现得很疏离。你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没有把话说清楚?”

    “说清楚了,”她气呼呼的道:“不合适就分了。”

    我极为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分了?确定只是不合适吗?还是因为沈文拓的关系?如果只是因为他,这样对符煜是不公平的。”

    “那他隐瞒我就公平了?”

    “西晴,我觉得事情不该这样看。”符煜之所以隐瞒你,或许只是他觉得这个并不重要。

    “那怎么才算重要?难道他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跑到公司跟我大闹一场才重要?”

    我被怼的哑口无言,毕竟我是经历过她说的场景的,那样确实更伤人……

    “好了,别说了!来了,你看那是王科吗?”罗西晴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不在纠结好友的事情,连忙转头,真的是他!

    “是不是冲过去揪住他?”罗西晴身体的动作可比话来的更快。

    话音未必她就已经冲了出去……

    “喂——”我想要拦住她,却没有成功,我不得不跟在她身后。

    与此同时一辆路虎与我擦身而过。

    路虎?是那个黑色的路虎!

    他怎么又出现了?

    “西晴,停下!”我喊着。

    我很想看清楚里面司机的模样,下意识就追了过去!

    可是经过拐角处的时候,路虎已经没了影子,我呆呆地站在街角,环顾四周。

    当时就怔住了,旁边咖啡馆里坐在落地窗前的不是韩肃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关键是她对面的女孩儿是谁?

    11月明媚的阳光打在那女孩儿的脸上,给她的脸罩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很美!

    韩肃也觉得她很美吧?至少我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如此灿烂的笑容……

    我就这样僵在原地,看着他们,看着韩肃打开一个盒子,将里面的手表戴在了女孩儿纤细的手腕儿上。

    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过明媚,刺眼,我觉得眼睛涩涩的……

    “心岩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罗西晴顺着我的眼光看了过去,“靠!心岩,那女孩儿是谁?”

    我摇摇头,“不知道,走吧。”

    或许是天意,在我转身的刹那韩肃就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胜过千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