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灵魂献祭之幻狼 > 第二章 新的沈晨雪

第二章 新的沈晨雪

作者:千寻的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沈晨雪上车坐好了那男子都没反应过来,还属于呆愣状态,似乎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沈晨雪看着男子的背影许久,才道:“不走吗?”

    “啊?”沈晨雪的声音使他从呆愣中清醒过来,透过车内后视镜看了沈晨雪一眼,随即吞吞吐吐地说道:“走,走...走的。”

    之后车子就开始启动,在路上疾驰了起来。

    沈晨雪听后望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然后目光落到了窗外的雪上。

    那男子见沈晨雪如此,只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些什么。

    虽然他心里想主动地找沈晨雪聊天,但张嘴后却又不知应从哪说起。

    这位男子名叫赵梧,出身于富贵家庭。虽然没有典型二代那么有性格,但平时也会沾个花、捻个草,偶尔会被小女友发现,然后让他给个解释,他听了后往往叹一口气,然后一脸悲伤地说道:“唉,都怪我,怪我长得这么帅又那么有钱......”

    结果自然是正牌女友又换了一个......

    但是,在这一刻赵梧才发现自己撩了那么多妹,到了关键时刻然并卵。

    曾经的赵梧是那么的意气风发,那么的自信满满,可现在竟难在了不知该如何搭讪一个美女。

    这无疑是悲哀的,也是幸运的。

    至于赵梧为何感到幸运,因为他认为他终于找到了那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孩。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就是这个女孩了,她才是自己应该去珍惜的那个女孩!”

    虽然这话是他每次遇到让他心动的女孩都会对自己说的,而且一个字都不差,但他还是坚定地认为这次不一样。

    就这样一路无言,车子七拐八弯地行驶了半小时,然后到了一个红绿灯停了下来。

    正当沈晨雪想着还有多远时,忽地听到前面开车那男子无厘头地说道:“我叫赵梧,赵云的赵,梧桐的梧。”

    沈晨雪听了一愣,然后点头道:“嗯,我记住了。”

    赵梧听后张嘴就问:“那你叫什么?”

    沈晨雪犹豫了一会儿,感觉出赵梧没有恶意,最终还是轻声说道:“沈晨雪,晨雪的晨,晨雪的雪。”

    赵梧听后兴奋地说道:“沈晨雪,晨雪,真是好听的名字!”

    沈晨雪听后莞尔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车继续行驶。

    这次不知过了多久,赵梧望了一眼后视镜里沈晨雪穿的衣服,故作诧异地问道:“对了,你穿这么少不觉得冷吗?”

    沈晨雪摇了摇头。

    “那你去火车站是去哪儿呢?”

    “回家。”

    “那你家在哪儿?”赵梧继续问道。

    这次沈晨雪没有回答。

    “噢噢,对不起,我不该多问的。”赵梧认错道。

    “没事儿。”沈晨雪回答道。

    之后无言。

    又过了一会儿,沈晨雪把手伸进了军大衣兜里,摸了摸那500元钱,这钱是老爷子事先就放在大衣兜里的,沈晨雪也是出了村庄才发现的。

    沈晨雪看着车子仍在市区里行驶,突然问道:“还有多久到南站?”

    赵梧被沈晨雪这么一问有点吓着了,慢慢吞吞地说道:“呃呃,就,就快到了。”

    沈晨雪听后松了口气,她刚才是真的有点担心这500元钱是不够车费的。

    过了一会儿,随着车子慢慢减速,沈晨雪放松下来的心神又警惕了起来了,因为要停的这里明显不是火车站。

    等车子完全停下来时,沈晨雪疾声问道:“这是哪儿?”

    赵梧面庞有点发烫地说道:“这里是商城...”

    “带我来商城干嘛?我不是说要去火车站吗?”沈晨雪没等他说完就质问道。

    赵梧的脸更红了,急忙解释道:“你先别急,我带你来这儿是来买些衣服。”

    “买衣服?”沈晨雪皱着眉头问道。

    赵梧听后忙点头道:“对的,就是买衣服。我打算帮......帮我姐买衣服,这不顺道嘛,就先开车来这里了,怎么不行嘛?还是你有急事吗?”

    沈晨雪半信半疑地看着赵梧,不再说话。

    一时间,赵梧竟觉得这目光让他极其发毛,比之他老爸严厉的目光不遑多让。

    正当赵梧想说实话时,沈晨雪突然开口说道:“好吧,那你先去买吧。”

    赵梧听到这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对着沈晨雪说道:“那,我们下车吧?”

    “不,我不下去,你自己去买就好了。”沈晨雪拒绝道。

    谁知赵梧摇头道:“不行,你呆在我车里我不放心。”

    沈晨雪听到这抿了一下嘴,有点无语地下了车。

    下车后,赵梧上下看了看沈晨雪,突然发现这样看更美。

    沈晨雪见此立即对赵梧说道:“我就呆在这儿,你自己进去总行吧。”

    赵梧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然后就一个人走了进去。

    赵梧走后,沈晨雪一个人静静地站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商城里,赵梧则四处逛着,一会儿看看女款羽绒服,一会看看女士裤子;一会手机柜台,一会儿鞋柜......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还有那个都给我拿170款的。”赵梧此时一手拎着大包小包,一手看似随意地给导购员指着。

    而导购员则手忙脚乱地四处拿着衣服,但心里乐开了花。

    ......

    几分钟后,沈晨雪看见赵梧提着大包小包从商城里跑了出来,其后面还有一个男的职员拉着旅行箱跟着。

    沈晨雪看着他买这么多,虽然有点吃惊,但还是没有问一句或说什么。

    待东西都放好后,赵梧就又开着车继续行驶了,而路线则是原路返回......

    沈晨雪看出了路两边的风景和来时一样却没说什么,就这样安静地望着窗外。

    “对了,你有微信吗?”赵梧主动开口道。

    沈晨雪没有回答,反而疑惑地望着他。

    “噢,是这样,待会儿付车费的时候,你直接给我发红包就行了,我不喜欢现金的铜臭味。”赵梧这样回答道。

    沈晨雪顿时一愣。

    片刻后她才道:“我没手机。”

    “这样啊?”赵梧故作思索道,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打了个响指道:“没事,我这儿刚买个新的手机,你可以先用着。”说着从副驾驶上的一个袋子中拿出了一个手机包装盒朝后递给沈晨雪。

    沈晨雪无语地看着赵梧,然后说道:“没流量我怎么登录?哦,不,你还可以帮开热点。”说完沈晨雪伸手从赵梧手里接过来了。

    打开手机包装盒,沈晨雪竟发现这手机竟是市场上价值999元的国产机!

    转而又看了包装盒,这盒子和这手机简直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盒子上画的手机是5000起步,而里面装的竟是千元机?

    而赵梧则一直笑着通过后视镜看着沈晨雪。

    沈晨雪抛去那古怪的想法,按下了开机键。

    在等待中,沈晨雪又想到一个关键点,连忙摇头道:“还是不行的,这是没有通过验证过的设备,恐怕不能登上微信。”

    赵梧则笑着说道:“试试啊。”语气中透露出十足的自信。

    沈晨雪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终于开机完成了。

    然后沈晨雪就呆呆地看着手机壁纸。

    壁纸很简单,就很无语地写了“本机号码:13909268011”(号码杜撰,请勿拨打!!!),然后再往上一看“中国移动4G”。

    汗!原来是有卡的!

    这时赵梧笑着说道:“新办的手机号,你没手机就先用着吧,先登录上微信再说。”

    沈晨雪听后点了点头,对现在身上只有五百元的自己来说,能登上微信拿到网上支付还是挺有安全感的,虽然银行卡里也没多少钱。

    之后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沈晨雪在这个新手机上登录了微信。

    刚一进去,就明显感到手机的震动,然后就看到有上百条红色消息来源于不同的人。

    消息最多的就是妈妈的了,足足有74条。消息从一周前来了几条,说是打电话没信号,让自己在山里穿暖点,一定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之类的。沈晨雪想了想,那时自己应该还在山里和他过着自以为很幸福的日子吧。

    再然后就是四天前,妈妈也来几条,可以从消息中看出这时妈妈已经相当害怕了,她说她和爸爸找了能找的所有同学,都没有晨雪和严朗的下落,她怕发生危险,让晨雪看到消息赶快回她。

    同样是这一天基本不发微信的爸爸也发来了几条消息,还有一起实习的同事也发来消息问自己为什么不来上班,问自己在哪儿?还有就是高中老同学汪军发了几条,问自己在哪里?应是自己爸妈问到他那里了。

    在之后就是两天前,爸妈发疯地发微信问自己在哪儿?怎么不回来?为什么不回来?还有不停地让自己回个话,让自己回个话啊!

    他(她)们闭口不提“死”这个字,可沈晨雪猜出了这时他(她)们应该知道了自己的死讯,而且可以从这短短文字中看出他(她)们对自己的爱以及得知噩耗后的痛不欲生。

    看到这儿,沈晨雪再也不能控制住眼泪,只是片刻就感觉自己已经脸上满是泪水。

    赵梧看到流泪的沈晨雪一时间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凭着自己想象猜到一点点,虽然不知对错。

    他却发现自己除了向后面递去一包纸巾,其余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沈晨雪接过了纸巾,开始大声哭了起来。

    过了许久,沈晨雪的哭声渐渐小了,然后抬头轻声对赵梧说:“我可以用手机打个电话嘛?”

    赵梧点了点头。

    沈晨雪按着键盘拨了妈妈的手机号码......

    而远在沈晨雪老家安徽亳州一个小镇上此时却是热闹非凡。

    一个颇为大气的楼房面前停着各式各样的车,上到兰博基尼跑车、保时捷等几辆,下到三轮车若干。

    此时明显分为两拨阵营,一波清一色一身黑衣,被护在中央的正是死里逃生的白严朗。

    另一波穿什么的都有,有的穿的很是朴素甚至显得土气,有的穿的光彩照人很显富态。

    而外面则有更多吃瓜群众在围观看热闹。

    那些穿的朴素的人正在破口大骂着白严朗,甚至想要上去动手打他,让他滚出这里。

    那些黑衣人则仅仅护着中央很是狼狈的白严朗。

    而那些穿的富态的则帮忙大声劝架,拦住最想要动手打人的中年妇女。

    被围在中央的白严朗则大声哭着,大声哭喊道:“都怪我!阿姨你打死我吧!”说着还自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接着自骂道:“我活该!我该死......”

    而那位中年妇女则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似的,仍继续打骂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白严朗见此,直接跪在地上,大声喊道:“阿姨,你打我吧!晨雪的事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只要你能原谅我!”

    那妇女听后变得更加疯狂了,大声喊道:“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接着就是喊声越来越小,哭声越来越大......

    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地上靠着墙角,无力地看着这一切,手里拿着点燃还未吸的烟,而地下一堆烟头,看样子应是有一条了。

    忽地手机响了起来,中年男人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呆愣在哪里,捏着手里的烟......

    ......

    回到车里,沈晨雪此时有点慌,她给妈妈打了三次电话都是无人接通,转而给爸爸打,结果还是无人接通。

    家里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于是又赶紧再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还是无人接听......

    赵梧也看出了有些不对,于是问道:“怎么?打不通?”

    沈晨雪点了点头。

    “那试着给其他人打一下,看看能不能联系到。”赵梧试着建议道。

    沈晨雪仔细想了想,其余亲人的号码她还真的没有记住,只记住了爸妈的,其他的都在通讯录里。忽然沈晨雪想到了什么,对的,怎么忘了通讯录了!

    “微信里应该有其他人的手机号码!”沈晨雪这样说道。

    “嗯,那你赶快打吧,快到火车站了。”赵梧说道。

    沈晨雪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找起来手机号码。

    ......

    小镇这边依然热闹无比。

    两拨人仍然泾渭分明,看着像两支军队,又有点像两个阶级。

    忽地一阵音乐响了起来:“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一首凡人歌在这里放起,使这混乱现场显得有些怪异。

    一个衣着朴素的男子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掏出了手机,看着显示的号码是西-安市的,想也没想就挂掉了,继续参与争斗中。

    而远在西-安的沈晨雪顿时一喜,看来小舅还是在的,只不过没接而已,再打......

    小镇闹腾依旧。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同样是凡人歌的节奏又一次在吵闹中响了起来。

    那中年男子有点气愤地掏出手机,然后手一滑直接又一次挂掉!

    然而不久后节奏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其他人也都觉得有点诧异了,就连争吵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那男子本来还想再挂掉的,后来看着众人怪异的样子,尤其是自家老婆的眼神,想了想还是选择接听了电话。

    “谁啊!不知道这里有正事嘛!”

    听到小舅义正言辞地说话,沈晨雪有点哭笑不得,忙说道:“小舅,是我,晨雪啊。”

    赵梧听到沈晨雪叫电话里的人为小舅,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猜错了。不过还好自己之前没有出声安慰她。

    “谁?晨雪?”那边大喊道。

    “对的,小舅我是晨雪,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嘛?我现在在西-安借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啊!晨雪!晨雪你没死啊!”小舅狂叫道。

    终于,小镇里吵闹的声音在这声狂叫中安静下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穿着比较光彩的亲戚们,她们听到晨雪没死后,一个个都显得非常惊讶而又喜悦。

    其次是那些穿的朴素的亲戚,她们则大叫着让沈爸、沈妈去接电话。

    这时沈爸、沈妈才恍如觉醒,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晨雪小舅那里,沈妈甚至一把抢走了手机。

    而白严朗直到看见沈妈对着电话痛哭流泣才大声喊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而远在西-安市的沈晨雪从电话里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后,又再一次哭了起来:“妈,我是晨雪,我没死,我还活着。”

    “嗯嗯,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姓白的还说亲眼看见你被狼群咬死了,不让我们去找你,我就说是假的,都是假的...”

    晨雪听后哭的更加厉害了,之后又听到白严朗在对面喊不可能,这才哭意渐缓,然后说道:“是的,假的,都是假的,我没死...”

    然后自己又悄悄地在心里说:“妈妈,他是骗子,一直都是骗子,我发誓我再也不是那个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沈晨雪了,而要做个新的沈晨雪!”

    PS:作为学生党,小风今天也够拼的了,下午看完几节视频,然后根据视频写了3000字的论文,晚上又赶了这一章5000字的小说。

    话说今晚写这个剧情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江歌案。

    江歌算是因梁洁(化名)而死。

    我不想讨论谁对谁错,我只是觉得江歌的母亲有点像小说中晨雪的母亲一样。

    小说中晨雪的母亲很爱晨雪这是毋庸置疑的,可她失去她亲爱的女儿后,对她女儿最爱的男盆友上门道歉尚且如此,那要是一个不相关的人变相导致她女儿死亡的人呢?对沈母而言,只有她女儿才是真的,其他人哪怕再好,那也不是她女儿,失去了女儿足以让她疯狂。

    而小说中的白严朗在出事后又是赔礼又是道歉(不说他假惺惺的,最起码演的还挺像,不过如果他不带着那些黑衣人保护他可能效果更好些),尚且遭到沈妈疯狂的对待,那何况没有这样做的梁姐(化名)?可知江母心里更是痛恨,以致做出一些不友好的举动。

    但一切都在死者为大上都不重要了,沈妈发疯打白严朗,众人看了觉得可以理解,而江妈泄露私人信息等等这种事对做的还没有白严朗好的梁姐(化名)那就更不算什么了,这就是社会风俗,这就是民情。

    我想说的是有些事其实大家可以不用太关注别人怎样,别人怎样,因为越讨论只会越偏离,越偏激。就拿江歌案来说,除了江母谁有资格对梁姐评头品足,你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不对江母坦白,有可能事日本警方要求她保密配合,不去参加葬礼有可能是因为没有脸去面见江母,或者害怕见江母(本章内容可做参考),至于说她吃喝玩乐什么的,老天那是什么时候,你可以一年四季365天天天哭丧着脸,就是现在热恋的男女朋友分手后也不是时时刻刻烦恼悲痛,和朋友在一起说段子的时候也会笑口常开。

    不要盲目地根据网上某些评论就随意变更自己的观点态度,这种事他们说的不可信(可能故意偏向某一方)!江母说的也有时不可信(可能存在仇恨偏见)!梁姐(化名)说的也不能信(在死者为大方面上帮她的有点少,就不说她坏话了)!

    现在到了这一地步最好的就不要管,让她们自己解决。

    晚安!朋友们!虽然没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