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705章 检测到可用设备,正在初始化,请稍后……

第705章 检测到可用设备,正在初始化,请稍后……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谷外是观众席,山谷里是斗兽场。

    山谷里就是神光碎片即将出现的地点,因此神子们在这里摆开阵势,直接让麾下神裔在这里格斗厮杀。

    至于怎么打起来也很简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任索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打起来的理由不外乎是“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找事系列;

    “XXX,十年前你们出去玩的时候没找我,我记住了,下来受死!”的记仇系列;

    还有“你长得好丑啊,乖乖将脸伸出来,打成肉酱会好看一点”的歧视系列。

    其实神光碎片出现的位置是不固定,但奈何神光之战已经进行了数十上百场,在场神子里神子甚至就有人已经得到过神光碎片,因此他们早就有搜索神光碎片出现地点的方法。

    迪德拉位面虽然人人都被阉割了灵性,但大君赋予的卡带几乎满足了他们的所有需要,空间移动、灵能防御、范围攻击、线索侦查……如果不介意自己永远被当成大君宠物,其实这种插卡变强的方式是真的很吸引人。

    没错,插卡变强的最大问题就是自己失去腰带和卡带就会变成凡人,是不可靠的外物,但正所谓‘君子生非异,善假于物也’,任索对这个卡带体系其实一点都不抗拒。

    事实上,现在玄国也隐隐有这种感觉。他们修士直接从法网里花钱氪法术,忽略了学习过程,直接获得法术经络的相关情报,其实也是一种依赖高阶修士的取巧学习方式。

    但抱大腿是理所当然的,别人想抱大腿,想成为大腿上的挂件,都没机会呢!

    然而跟地球不一样,迪德拉的超凡体系,是一种存在上限的内卷体系。

    想要变得更强,就必须将上面的人挤下来,因此神裔死了凡人才能晋升,血裔凉了神子才能晋升,甚至一星二星三星神裔之间的晋升都是因为空出位置了。

    索尼对这些有十分清晰的了解:活了几千上万年的大君真的会钟爱某个凡人?会,肯定会,但祂们只会施舍一些祂们无所谓的东西,例如空出来的腰带卡带。如果祂们愿意花费力气重新塑造一个新卡带来赐予凡人,那这个凡人很可能要倒霉了——被至高无上的存在喜欢,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洛里菲斯早就洞悉这个内卷体系的恐怖,她之前一门心思试图通过索尼来跻身上层阶级,就是为了不踏入这潭完全看运气的死水——如果上面没有位置,就算她成为第一名也无法获得应有的地位。

    而现在她知道洛斯参加弃誓者后,马上就一门心思掀翻帝国。

    除了她重视洛斯和对帝国没什么归属感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早就想将这个毫无未来的帝国彻底颠覆。

    如果不能成为旧帝国的统治阶级,那就成为新世界的开创者!

    洛里菲斯将帝国的停滞归咎于帝国制度和大君,但任索知道,这一切其实是因为大君们主观上阻止迪德拉进一步的技术发展,不让迪德拉继续在碧银时空长河里下坠。

    不过怪大君就对了,反正一切都是大君的错!都是神裔的错!

    哪怕任索对神裔没有什么好感,但他看着他们在山谷里互相厮杀,又看着其他神子坐在山谷上面你说我笑地聊天,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你们凭什么这么傲慢地站在天空?

    你们凭什么凌驾于众生之上?

    你们凭什么将我视为你的同类?

    好想将这些天上的笑容……通通烧光!

    刹那间,任索脑海里被索尼纷乱的记忆彻底溢满,自然而然地挖掘到索尼隐藏在内心深处,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真正想法——

    索尼从一开始,就是想当叛徒。

    他在知识领域里疯狂喷人,贬低神裔,鄙夷想晋升神裔的凡人,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厌恶神裔这个阶级。

    他之所以跟洛里菲斯对喷数月,除了因为棋逢敌手将遇良才,顺带他还有点仇视女性,更重要是索尼感觉到洛里菲斯言语间那股对跻身神裔阶层的欲望——这偏偏就是索尼打自心底内厌恶的。

    明明神裔这里就是一个垃圾场,你为什么还要进来?好好呆在纯洁的群众阶层不好吗?

    还有他在袭击东承灵和任星美的时候,没有一开始就痛下杀手,直到任索将任寒召唤出来才一改优哉游哉的态度,拼死完成自己的使命,用掉西帝斯的一次性卡带锁定了两个异位面坐标。

    除了因为索尼的确有这种猫捉老鼠的心思,更因为他在期待一个奇迹。

    他内心深处并不支持这场无意义的战争,但因为发动战争的是他的父亲西帝斯,因此索尼才压下自己的心里想法,并且用对父亲的感情取代自己的意志,变成誓死完成任务的战争狂热者……他甚至将自己的想法视为不洁,深深隐藏在各种欲望之下。

    如果那时候东承灵和任星美能直接逃离施暴领域跑掉,如果任寒能直接打爆他脑袋……那么索尼会欣然赴死。

    然而索尼的战甲给了他一个清醒的机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个瞬间掠过无数念头。

    其实索尼原本是有机会逃离的——莫拉格的施暴领域就在他身上,他可以先撤销施暴领域然后马上进行瞬移!

    他完全可以直接逃出去,喊拉娜娅回来挡住任寒,再用西帝斯卡带锁定异位面坐标。哪怕抓不住异位面坐标,他也能安全无事地回到迪德拉!

    但浸泡在堕落、纠结、欲望之海的索尼,一边被皇帝父亲的野心裹挟,一边又发自内心地厌恶现在的帝国,因此他直接忽略了这个万无一失的逃跑路线,转而发动了西帝斯卡带,捕获异位面坐标!

    “就让这个破碎的卡带,来报答陛下的养育之恩。”

    他厌恶堕落又无法抗拒堕落,他厌恶神裔但自己就是神裔,他厌恶战争却又被迫参与战争。

    索尼是真的累了。

    拉娜娅忽然转过头看了一眼任索,从沉思中清醒的任索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索尼大法你自从从地球回来后,就变得有点奇怪。”拉娜娅淡淡说道。

    任索一点都没紧张,不置可否地说道:“哦?”

    “但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拉娜娅说道:“大法你对其他人态度依然是那么的……公正。”

    公正,拉娜娅说得很好听,而难听一点的说法就是——冷漠。

    索尼对如此厌恶神裔,以至于恨不得让眼前的所有神裔都赶紧去死一死,因此他哪怕跟神裔交往,但态度上却是有一股充满恶意的冷漠。

    他对所有神裔都是那么冷漠,自然是是非常公正了。

    而此时此刻与索尼的思维高度吻合的任索,终于彻底解锁索尼的所有姿势,洞悉了索尼的内心世界。可以说,他现在就是毫无破绽的索尼,哪怕站在索尼亲爹面前也能谈笑风生。

    这是「不一样的人生」的隐藏缺陷,因为‘人’是一个很复杂的生物,人的一举一动都未必是因为单纯的想法,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暗含着他看过的书,走过的路。

    然而记忆和思维却没法将那时候复杂的心理活动如数地铭刻在任索心中,哪怕是任索也只能认识到一个肤浅的索尼。

    直到任索和索尼的记忆产生共鸣,任索才明白,索尼是真的很肤浅。

    不过众生都是肤浅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洛里菲斯那样一言不合就造反。索尼虽然也很想反抗这个世界,但他懦弱又堕落,只能用死亡来反抗他浑浊的未来。

    他只能当一个可耻的叛徒。

    仿佛知道任索能完成他的愿望,索尼的记忆变得如同冰淇淋一样香甜可口,毫无阻碍地成为任索的力量,现在任索可以毫无阻碍地调用记忆,直接忽略了‘我想一想’这个步骤!

    忽然,山谷中央爆发出青色光华,一块巴掌的半月形宝石在空中开始塑形。

    灵能如同缝纫机一般编织这块神光碎片,碎片其中蕴含的无限灵能瞬间就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

    无需命令,所有作壁上观蓄势待发的神裔全部下场,开始最后的疯狂厮杀!

    神光碎片的编织还需要一段时间,当神光碎片完成之后,哪一方的战士统治战场,那么神光碎片就归哪一方拥有!

    根本没带手下过来,只有护卫的任索抬起手,拦住想下去战斗的神裔卫士:“等等,再看看情况。”

    神裔卫士有些不解地看着任索,因为神光之战是没有什么‘黄雀在后’的说法,神光碎片附近存在灵能立场,凡是在灵能立场里使用卡带,效果都能强化至两倍三倍。

    因此第一批占据占据灵能立场的势力,几乎就能板上钉钉地获得神光碎片,后来者根本打不过。

    然而任索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山谷里的战斗,嘴角勾起冷漠的笑容,看着神裔一个个在山谷里如同虫子一般陨落。

    忽然,一个女性神裔往阿祖拉神子阿卡莎那边奔跑:“神子救我,莫拉格那群人——”

    其他神裔顿时看过去,发现一个男性神裔当着阿卡莎的脸砍死了阿卡莎的手下,纷纷发出嬉笑声。

    阿卡莎怒不可遏,直接从山谷上冲下去,对那名神裔发起怒涛攻势,然而那名神裔居然也不闪不避,往阿卡莎冲过去!

    “你,居,然,敢,锁,定,我!?好胆!——”

    阿卡莎尖叫一声,发出足以扭曲空气的超声波,差点将那名神裔的灵能屏障给震碎了!

    然而那名神裔却也发狠了,居然布置了莫拉格的施暴领域,笼罩住了他和阿卡莎!

    观战的神裔们纷纷大笑道:

    “那家伙傻了吗?神子能装备两个卡带,1.5倍的强化,岂是他能打得过?”

    “还放下施暴领域,他这次逃都逃不掉了。”

    也有人认出那个勇敢的神裔是谁:“哈哈,迪亚你也有今天,等着被阿卡莎凌虐致死吧!”

    任索微微一笑,笑看着施暴领域里的洛斯分身,也就是现在的迪亚,压着阿卡莎狂揍。

    这时候其他人终于坐不住了,阿卡莎的护卫冲过去攻击施暴领域,阿卡莎也不再顾忌神子的颜面,十分丢人地转身逃跑。

    但这时候迪亚忽然爆发,直接击杀了阿卡莎!

    阿祖拉神子,陨落!

    战场里顿时一静,大家都傻眼地看着这么一幕,唯有阿卡莎的护卫发了疯一样追杀迪亚!

    但这时候迪亚却是杀向另外一名神子,面对数个护卫的追杀,迪亚也丝毫不虚,硬扛着无数攻击冲上去,等那名神子转身逃跑,迪亚一招肾击,将第二名神子也瞬间秒杀!

    “好强!”

    “莫拉格又出了一个变态?”

    “莫拉格的人本身就是变态,但这个变态怎么这么强!?”

    而这时候,任索驱动了「传音卡带」,暗中对着正在追杀迪亚的神裔护卫说道:「阿尔法、贝尔塔、伽马、德尔塔……你们真的要杀迪亚吗?现在只死了你们的神子,等下大法怪罪下来,你们都要以死谢罪。」

    「但如果迪亚杀了其他神子,那就不是你们这些护卫能承担的罪责了,他们麾下的神裔也会跟你们站在一边,到时候你们可以将责任都归咎到迪亚的指使人身上,你们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正在追杀迪亚的神裔护卫身体一滞,对视一眼后,便主动去拦截第三位被追杀神裔的护卫!

    除了他们外,莫拉格神系的神裔居然也过来凑热闹,一起为迪亚的追杀创造良好输出环境。但任索根本没怂恿莫拉格的人,这完全是他们的自来水。

    第三个神子死亡!

    第四个神子死亡!

    任索站在山谷上暗暗怂恿其他人神裔护卫,然后迪亚的辅助队伍便越发壮大,以至于到最后帮迪亚的人比追杀迪亚的人都多!

    等迪亚杀死第八个神子,他也已经全身破破烂烂,灵能屏障彻底破碎,双腿流血,连站都站不直了。

    神裔护卫们将他团团围住,莫拉格的人也不客气,直接用卡带锁住迪亚的瞬移能力,现在迪亚彻底变成瓮中之鳖。

    任索和巴尔一起降落到迪亚面前,巴尔看着眼前的迪亚,眼中有藏不住的赏识:“很好,很好,迪亚,你不愧是我最喜欢的男人,不愧我这么宠爱你,你居然拥有这份实力……”

    “虽然有点可惜,你的力量应该用在其他地方,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过,现在的效果也不错,杀了这么多神子,我看看他们以后还怎么跟我斗。”

    “作为给大君们的交待,我会在这里就让你无知无觉地死去,不会让你离开松加德接受大君的惩罚……唉,我其实挺喜欢你的味道的,你是我尝过最好喝的。”

    迪亚抬起头,对他们笑了笑,忽然爆发出最后速度,近乎瞬移一半朝他们重来!

    任索和巴尔的护卫马上迎上前,但这时候迪亚身上忽然燃起黑炎,一层透明的屏障将任索和巴尔的人彻底笼罩起来!

    “神子,就是现在!”迪亚一声怒吼,就被拉娜娅一道紫光斩成两半,化为飞烟消失不见。

    巴尔一愣,下一秒便远离任索,大声说道:“索尼大法,千万不要听这小人的污蔑!我绝无不敬的念头!”

    任索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巴尔,现在你的人杀了多名神子,你该怎么给他们交代?”

    巴尔看了一眼施暴领域外面虎视眈眈的人群,面沉如水地说道:“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大君和大法会跟他们一个交代的,这个就不劳索尼大法你费心了。”

    任索嘻嘻一笑,说道:“是吗?但莫拉格神系在帝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神系,莫拉格大君又这么宠爱你们……本大法觉得,到时候所谓的交代,恐怕是用那些可怜人作为祭品了。”

    外面的神裔们神色惊慌,现在他们的神子死了,莫拉格会给他们交代?莫拉格给个毛!

    莫拉格一根毛都不给,他们的大君难道还会怎样吗?按照过去的历史,他们的大君根本不会找莫拉格麻烦,但死了神子又必须给自己神系一个交代,到时候就是拿他们这些理应履行护卫职责的神裔开刀!

    “一群连自己神子都保护不了的垃圾,死了也就死了。”巴尔笑道。

    “哦,那给我的交代呢?”任索指了指施暴领域:“你的手下想刺杀我呢。”

    “我这就解开领域!”巴尔转过头,他的手下也迅速解开了施暴领域。毕竟是他们莫拉格的产品,他们自然有解开施暴领域的取巧法子。

    心知不妙的巴尔马上御空而起:“现在既然出了这么一档事,那巴尔就先告辞——”

    然而这时候又一个施暴领域笼罩住他们,莫拉格的产品很多人都有呢。

    巴尔躲在护卫中间,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人群,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莫拉格的神子!有什么事,到大君大法面前说!”

    “我就是大法啊。”

    任索看了他们一眼:“难道你觉得我不是大法吗?”

    巴尔彻底撕破脸了:“索尼,你想干嘛!?”

    “本大法想追究一下你们刺杀我这件事,看来有很多正义的神裔也打算助我一臂之力,希望你们可以乖乖束手就寝。”

    任索摊摊手说道:“虽然你活着回去就意味他们人头落地,但我相信他们会活捉你,而不对你下黑手的。”

    “索尼!——”

    施暴领域内,战斗再起。

    施暴领域之外的任索优哉游哉地走到山谷中央,伸手拿走已经编织成型的神光碎片。

    终于完成一个小目标了。

    然后,任索看着手上的神光碎片开始融化,缩小,如同落入水中一般融入任索的手掌。

    一秒过后,任索看着空荡荡的手掌,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

    “?”

    但这时候,任索心里忽然响起系统女声:

    “检测到可用设备,正在初始化,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