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霸道总裁撞上刁蛮妻 > 第一章 莫名的注视

第一章 莫名的注视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霸道总裁撞上刁蛮妻 !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在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面一个戴着面具女人手上拿着一把精致的小匕首在那个向她跪这的人面前晃了晃说。

    这个人看不清楚这个女人身材相貌,听语气也听不出她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听这女人语音刚落,这个人就立马开口,哆嗦着说:“老,老大!那个饶了我吧,再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实在是这次目标太狡猾了。”

    “机会?你还有脸问我要机会?嗯。”这女人带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

    “不,不敢。”跪在地上人发抖着说。

    “看来,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规矩呀!”女人这时微微的弯下腰,用精致的匕首把那个的头给抬了起来。

    锋利的匕首仅仅是微微擦着皮肤就让下颌上渗出了血迹,滴在了地板上。

    跪在地上的人,看着种情况瞬间脸色苍白如纸。

    女人站直了身子,把匕首收起来说道:“像这种人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别往这里带,自己处理了。弄的姑奶奶我一天心情都被你们这帮畜生给破坏了。”

    “来人。”

    这个女人走到门口懒洋洋的喊道,仿佛像没睡醒一样。

    听到老大的召唤手底下的人,这时就从外面进来连忙推门进来了个人。身着一身黑的几个身体魁梧的大汉走了进来。弯着腰一同喊道

    “老大!有什么吩咐”

    “把我眼前碍眼的东西,给出处理了,别弄脏我的房间。最好不要留一点痕迹,省的以后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女的不带一丝情绪的说道。

    女人伸着懒腰走了,却留下一具尸体,和一屋子面部发白的人。

    因为手下的任务失败,女人就不得不自己亲自出任务了。

    回到家女杀手,褪去在外妆容,露出了他天使般的美貌。看着这样的她,让你完全和刚才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女杀手联想不来。

    在家女杀手换上了她一般出任务时必备的装备,就开始往她为刺杀准备好的酒店,开始埋伏了。

    这家酒店里的这个房间正对着对面的酒吧,可以随时观察对面酒吧里的情况。

    因为手下的人接到消息说,今天晚上她要刺杀的目标会出现在那个酒吧里。

    等到晚上时,女人就一直观察着对面酒吧的情况。等着要杀的目标出现。

    等到了酒吧要散场时,女人就像是狮子盯上猎物一样锁定着目标。准备刺杀目标时,刚才准备枪组装完毕。

    这时,酒店的房门毫无征兆的开了,女人这时立即把枪给扔了下去。抬起胳膊,就凭自己原来再望远镜中看到方向,安了一个按钮,一点声音也没有。

    女人就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但还是被一个人给看见,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女人刚才落地,就听见酒吧乱成一片。她好像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现在还不知道是谁。

    她就发出她们组织特有的信号,让前来接应人去打探消息。看看刚才死的那个人是不是我们要击杀的目标。她先找了个地方藏身,等待消息。

    如果不是就打破了,她从出任务到现在无一败绩的神话。更何况做杀错人对于个杀手来说就是一个耻辱。

    你想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国际K组织中的老大。对于像这些刺杀,黑客,枪支制造,还有制毒这方面无一不通,杀人于无形。是当今世界上提起就闻风丧胆的杀手之一。

    更是行走在黑白两道之间任意行走的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都是存活在中或电视剧中的人物。

    这时,进房间的那个人把其他的人都给支走了。自己去窗口找那个模糊影子,正好把刚才楼下发生的一幕都被这个人一览眼底。

    不知道是因为目光太过于热烈,还是注视太过长。最后还是被那个精明的女人给发现了。女人抬头向身后的楼上看了看,也没法现什么。

    她觉得自己太警惕了,出现了错觉。其实不是,就是真的有人在一直注意这她,她只是没发现。

    女人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她就准备找藏身之地的时候。那样的注视又传了过来。

    她想第一次是错觉的话,那第二次就绝对是有人在观察我。她抬头张望了一圈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她很疑惑,现在躲在暗处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人?那个人是否认看见了我刺杀,还是她认识我?这一连串的疑问在脑子里散开。

    一会儿,打探消息的人说道:“老大,得手了。”

    “进行下一步吧!”女人看都不看她手下一眼说着。

    “是!老大。”手下的人就走了。

    女人最后又往楼上望了望,心里暗下决定:不管暗处的那个是谁,只要对她没威胁就好,她可以当做什么没发生。否则,她不介意让那个人尝尝,世界上最残醋的报复方式。

    一个身高一米九,宽肩窄胸拥有着黄金比例身材,脸部轮廓棱角分明,类似于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眉宇间还有那不威而怒的帝王气息。

    身穿现今最时尚的黑西装,却还遮盖不住他天生的贵族气质。黑油的头发,带着轻狂的气息。

    深邃的眼睛让人无法猜到他此刻再想些什么,微薄的嘴唇此刻微微弯起好像在密谋这什么。

    他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在窗口目睹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在这时,那个人毫无预兆打了一通电话,告诉手下的人“希望明天报纸上不要出现谁谁死在了卡特酒店边上的酒吧里,影响酒店的声誉。”不等回复就把电话就给挂了。

    等任务做完准备回基地时,来接她的竟然是去执行任务回来的好友。女人坐到车里,回忆着刚才那段注视,思考着那段注视是来自谁,是敌还是友。

    如果是敌人那以后自己执行任务的时要小心了,注视着我还没有我被发现看来是个高手,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如果不是那又会是谁?

    一连串问题让她陷入冥想的状态,被前来接她的好友给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