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090章:警察署长的请求

第090章:警察署长的请求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090章:警察署长的请求

    林牧亲自驱车,载着蓝飞鸿来到京城郊外的一个豪华会所。

    二人下车之后,一前一后走向会所。

    林牧之前就陪蓝飞鸿来过这里,这个会所并不对所有人开放,而是实行会员制。

    能进这个会所的人,非富即贵,甚至只是单纯“富”的人,也不能随便进入,需要上面有关系才可以。

    而会所中的服务人员,对此也是心知肚明。

    蓝飞鸿和林牧到达会所的门口,早有两名特定的人员在等候接待他们。

    两人下车后,一起随着接待人员进入了会所。

    今天会所的人并不多,一路上,偶尔会遇到一两个人,看到林牧的装扮,都投来异样的眼光。

    最后,那两名特定接待人员带着蓝飞鸿和林牧来到一间豪华包间。敲门之后,把蓝飞鸿和林牧让了进去,然后分别把守在门口两侧。

    包间内的朱孝仁等人看到蓝飞鸿和带着面具的林牧进来后,急忙站起身迎接。

    随后,三人同蓝飞鸿各自寒暄一阵,而林牧始终站在蓝飞鸿旁边一言不发。

    他们也知道林牧的身份特殊,也知道他在外界的名声,所以不好意思,也不敢上前随便和他说话。

    朱孝仁想让蓝飞鸿坐在主位上,但蓝飞鸿极力推脱。

    最后只好主位空着,朱孝仁三人坐在主位右侧,而蓝飞鸿和林牧坐在了左侧。

    接下来,所有已经准备好的饭菜全部上齐,和往常一样,朱孝仁请蓝飞鸿用餐,而林牧因为特殊的身份,只好陪在一旁。

    而林牧最烦的就是这个时候,因为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吃饭,自己却不能动手。

    朱孝仁当然也知道此中的道理,但他也不能说什么。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

    朱孝仁说道。

    “蓝老哥,此次您能带着特别行动小组的林头目前来赴宴,真是让小弟我脸上增光不少,来,我再敬你一杯。”

    蓝飞鸿好像有些知道现在对方就要说此次请他来赴宴的原因了。

    于是,轻轻地抿了一口酒,说道。

    “孝仁,咱哥俩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

    其实,蓝飞鸿并不讨厌朱孝仁,他的为人还是很不错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得到一号首长的器重,直接从省部级升为警察总署的总署长。

    “好,老哥,那小弟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朱孝仁说完这些,故意看了一下林牧,然后又看了于振生和李德光两人一眼。

    林牧当做若无其事,而那两人却是马上站了起来,一齐说道。

    “那朱署长和蓝司令你们聊,我们两人还有其他事要办,先不陪你们了。”

    说罢,又和蓝飞鸿寒暄几句,马上拿着随身的东西走了出去。

    林牧看到这种情况,心想:看来是个人问题。如果是公事的话,这俩人怎么会跑得这么快?

    而且,应该还和自己有关,不然的话,也没必要让蓝飞鸿带着自己来。

    朱孝仁见他俩走后,说道。

    “蓝老哥,一号首长签署的‘华夏精英大队’的组建令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

    而且,这次并非只是从你们军界一方选取人才,我们警察系统也同样在为精英大队选拔应试人员。

    但不知道,具体现在已经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蓝老哥知道的话,是否……”

    朱孝仁当然知道一号首长把这次精英大队的总负责人交与了林牧。

    但蓝飞鸿是谁?他可是特行小组的总负责人,也就是林牧的直属上司。

    虽然特行小组和精英大队是属于两个系统,但人却是没有变,就算林牧再横,再土匪,他能不听蓝飞鸿的?

    此刻,朱孝仁询问蓝飞鸿,眼神却是始终看着林牧,生怕他说出什么话来。

    蓝飞鸿当然也知道此中的道理,他是在通过自己,询问林牧。

    “朱老弟有话直说,虽然精英大队的总负责是林牧,但是如果我能帮上什么力所能及的忙,肯定会竭尽全力的。”

    “好,蓝老哥痛快,那小弟我就也不拐弯抹角了。

    老哥,虽然精英大队的存在意义不一般,但我却从来没想过会通过关系为某些人谋一些便利。

    可是,这次却不同,我的那个做警察的女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天缠着我,让我打听打听里面的消息。

    您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被我惯得不成样子,虽然现在已经做了警察,但却一心想着加入精英大队。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老哥能否帮我一下?”

    蓝飞鸿听到这些,面露难色,刚要说话,朱孝仁又说道。

    “您别误会,蓝老哥,我找您并不是让您违背原则去帮我,我那女儿虽然年纪不大,但个人实力是绝对有的,而且已经通过了面试考核。

    只是她对于接下来的考核项目担心得不行,每周回到家之后天天愁眉苦脸的,做为父亲的我,看着也是心疼。

    所以,恳请蓝老哥在方便的情况下,告知一下我后面的考核具体是什么,也好让她有些心理准备。

    不至于像现在一样整天心神不定的。”

    林牧坐在一旁听到朱孝仁的话,心想:爱女心切,这倒是可以理解,不过,这事蓝老爷子肯定要推给我了。

    果不其然,蓝飞鸿听完之后,面露为难地说道。

    “孝仁老弟,说实话,迄今为止,我除了知道第二项考核是笔试,第三项考核是一些加强的军事考核之外,剩下的就是全然不知了。

    毕竟一号首长亲自点将的总负责人是林头目。”

    蓝飞鸿说的也是实话,到现在为止,林牧也没和他说过,最后考核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那……”朱孝仁欲言又止,但企图已经很明显。

    蓝飞鸿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转头看向了林牧。

    林牧此刻知道是该自己说话的时候,而且看样子,蓝飞鸿也想卖给朱孝仁这个面子。

    于是,林牧隔着特战面具说道。

    “朱署长,您女儿的名字叫什么。”

    “朱琳珊。”朱孝仁赶紧回答。

    “好,我知道了。具体的考核项目,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好,不过我可以答应您,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我会照顾一下您的女儿。

    不过,到时候还要看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我说这些,您明白吧!”

    朱孝仁听完林牧的话,马上喜出望外,急忙说道。

    “明白,明白,谢谢林头目,您放心,如果她自己真的通不过基本的考核,我也不会再死皮赖脸地求您。”

    林牧听完,不再说话。

    随后,朱孝仁和蓝飞鸿又是一番把酒言欢。

    林牧坐在那百无聊赖,于是和蓝飞鸿说要出去等他。

    朱孝仁也不做阻拦,亲自把他送出了房间。

    当林牧走在走廊之中,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

    ——这不是张岚心吗?好像眼中还含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