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355章:同床不共枕

第355章:同床不共枕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5章:同床不共枕

    虽然林牧对于燕组织一直耿耿于怀,但昨天电话里,江思甜已经告诉他,此次行动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燕组织。

    所以,在听到江思甜此次目标肯定是燕组织的情报之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

    不过,林牧今天虽然是和秦格韵等人一起游玩,心中却是独自思量了一整天,猜想燕组织来北海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华夏一方的负责人是谁?还有没有其他国家的人参与此事。”林牧问道。

    “国际刑警部的周冰扬警官,他们一行是4人,负责与岛国国际刑警行动的一切事物,其他国家好像就只有米国一方派人过来了,再多就没有听说。”

    林牧听到,独自想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

    “这次动静闹的还挺大,居然三国联合行动?想必这个燕组织的行为威胁到了很多国家的利益。”

    “嗯。”江思甜继续说道。

    “之前说过,燕组织不贩毒,不走私,组织日常的经济来源主要就是绑架。据史文的情报,这半年来,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实施了多起绑架事件。

    而目标多为各国政界要员和商界剧透的亲属或者子女,所以那些深受其害过的国家早就视他们为眼中钉了。

    不过,亦今为止,华夏还没有被他们盯上过,但华夏高层也是未雨绸缪。

    一定是上次新兴地狱堂事件,给高层敲响了警钟,所以才会这样积极配合其他国家对于燕组织的行动。”

    江思甜能想到的事情,林牧当然早就已经想到,现在无非只是再听江思甜说一遍而已。

    “按道理说,只要不涉及到华夏国内的利益,首长一般不会派遣我们特行小组,你觉得这次派遣我们特行小组的人来的目的是什么?”江思甜心中有些不解。

    林牧笑了笑,说道。

    “派我们特行小组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啊?”

    “很明显?”林牧的话让江思甜更加不解。

    林牧稍稍坐起来一些,一本正经地说道。

    “首长单单只让咱俩来岛国,你说是为了什么?”

    “有话你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江思甜实在猜不出此中的意义。

    林牧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感觉,首长只安排咱俩来,为的是给咱两口子一个一起旅行度蜜月的机会。嘿嘿。”

    果然,林牧说着说着就不正经起来,江思甜一听,顿觉自己上当,开口骂道。

    “哼,胡说八道。”

    “什么胡说八道的,人家都是先上车再买票的,要不咱俩也时时兴呗。”

    “整天没一个正形。”江思甜说罢,不再理睬林牧,其实她是在掩饰自己心里的慌张。

    对于刚才的逗闹,林牧是故意避开江思甜的疑问,因为林牧不想和江思甜过多提起自己对于燕组织的猜疑,怕她多心。

    现在看到江思甜不理睬自己,也不多问其他,于是适可而止,既然转移江思甜注意力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必要再逗下去。

    气氛顿时变得很是尴尬,两个人各自想着自己心中的事情。

    一个是不知去如何处理两个人关系,对另外一个人又爱又恨的缠绵悱恻。

    一个是在思量着燕组织对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影响,还有特行小组命运的何去何从。

    “你这有吃的吗?”林牧有些饿了。

    江思甜从自己思绪中醒来,冷冷说道。

    “没有。”

    “哦。”林牧有些失望,刚要说走人,却听到江思甜说道。

    “不过,我傍晚的时候,买了一些速食的东西,我去帮你弄一些。”江思甜没说,她所买的这些东西,有一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林牧来而准备的。

    “最好不过。”林牧也不客气。

    “等我。”

    说罢,江思甜站起身,把被子放在床头柜上,独自去了小厨房。

    好,那就等着在这吃饭再回去——林牧心中想着。

    无聊的林牧,重新换了一个稍微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双腿搭在床边,转过头一看,发现枕头上放着一本书——《百年孤独》。

    想必,是江思甜最近读的书,被她带到了岛国来。

    林牧随手拿起,接着床头的灯光,翻看起来。

    ——

    “好了。”

    江思甜端着一碗热腾腾地速食面从厨房出来,却看到林牧斜躺在床上,脑袋上还盖着一本书。

    整整一天没有合眼的林牧实在是太困了,在等江思甜做饭的这个空档,居然睡着。

    深知林牧嗜睡毛病的江思甜苦笑一下,然后走到床边,把面碗放到床头,拿下林牧脸上的书,想把他叫醒。

    可是,当江思甜看到林牧熟睡的样子,心中又不忍叫醒他。

    林牧睡得很恬静,眼睛眯着,长长的睫毛变得很安静,嘴角微微上扬,平静而恬淡。

    江思甜知道,一般情况下,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林牧就是再困也不会这样不说一声就睡着的,肯定是今天太累了。

    江思甜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和林牧单独出任务,上次在外面单独共处一室,还是要挟他参加自己的同学聚会。

    想到这里,江思甜的脸有些红润,因为那一次,林牧故意逗自己,不穿衣服朝自己走来,而她也在反光的玻璃中看的清清楚楚。

    为什么想到那些,自己的心狂跳不止呢?

    其实,江思甜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过很快,江思甜的脸又恢复冰冷的模样,并且告诫自己。

    眼前这个三番五次冷拒与爽约的家伙,也许……

    并不喜欢自己。

    尽管这样想,江思甜看到林牧穿着衣服,而且没有脱鞋睡觉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触动。

    她慢慢走近林牧身旁,几次伸手,却又犹豫不决地几次退了回来,但最终还是帮林牧把鞋子脱掉,却没有帮他脱掉衣服。

    然后把林牧身体放好,稍微能舒服一些。

    而自始至终,林牧都没有醒一下,究其原因,那就是一来,是他实在是困的不行,二来,他的潜意识里知道,是因为江思甜在自己身边。

    江思甜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四岁,却又让自己的心再次泛起涟漪直至缠绵悱恻的男人而思绪万千。

    不知道将来与他的结局到底是如何。

    江思甜苦笑一声,不再胡思乱想,拿起床边的书,坐在椅子上翻看起来。

    夜很深了,深到万簌无声,一片寂静。

    坐了一下午飞机的江思甜睡意渐浓,但此刻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而且沙发也是极小的那种。

    明天也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江思甜也必须要休息。

    她放下书,再次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林牧,决定也休息。

    绕过床位,江思甜来到另外一侧,自己只躺在床边,并且把枕头放在她和林牧中间。

    此刻的江思甜几乎能听到林牧心跳的声音,但更剧烈的却是自己的。

    夜更深了,深到整个世界都在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