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484章:前因

第484章:前因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4章:前因

    “叮铃铃……”

    正当林牧听得入迷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也正是这不合时宜的来电,同样把说到入神的angle杨思路打断。

    “先接电话吧。”angle杨说道。

    林牧皱眉,从口袋里拿出电话一看,原来是蓝飞鸿打给的自己。

    “喂,老爷子,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林牧问道。

    “朱孝仁让我通知你,明天上午会有一个会议,地点还是老地方,明天你接我一起去就好了。”

    “好。”

    说完,两人同时挂断电话。

    往往有时候就是这样,正当听着一个故事入迷的时候,突然被外界干扰打断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听者找不回原来的兴致,说者更找不到原来的思路。

    现在也是,被蓝飞鸿一个电话搅得不仅林牧兴味索然,angle杨也没了刚才的激动心情。

    但是,既然angle杨今天开了口,林牧就不打算轻易“放过”她,说道。

    “你继续说,只说重点就行。”

    angle杨叹了一口气,她明白林牧此刻的心理,说道。

    “后来几经波折,通过那对学者夫妇的破解,父亲终于知道了古文献上面所记载的什么,然而这古文献经历过岁月的长期磨损,内容也是残缺不缺了。”

    “那上面到底写了一些什么东西?”林牧着急问道。

    angle杨说的有些口干舌燥,再喝了几口水之后,继续说道。

    “上面大致记载了华夏古代一个少数民族部落的兴亡史,因为具体年限和朝代已经残缺,所以那名学者也没给一个最终的定论说是哪个民族。

    除了这些之外,更详尽的是记载了一些古代巫毒诅咒与中医内经的东西。

    也就是这些中医内经,让毕生致力于生物工程研究的父亲感到震惊不已、甚至欣喜若狂。

    他没想到在那样科技落后的古代,人类就早已经把人体科学研究到如此的地步,就算把古文献的记载拿到当代直接发表,也定是会震惊全世界。

    为此,父亲将残本的古文献视若瑰宝,如痴如醉、夜以继日地研究上面的内容。

    同样,也为了报答那对帮他破解古文献的华夏学者夫妇,帮助他们一家人移民到了米国。”

    林牧听到这,仿佛对一些事情开始有点明晰,但各个‘点’之间的联系还是缺乏确凿的证据,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林牧问道。

    “后来是不是你父亲就因为古文献,从生物基因工程的研究转到其中重点领域——人体基因的研究上了。”

    “恩,的确是,本来生物基因工程就包含人体基因项目的研究,在古文献的提示下,父亲开始发起和专攻后者的研究,并且得到了显著的研究成果。

    父亲相信,只要自己的这项研究真正的成功了,那将会使全世界医学领域中难以攻破的各种疾病,都会一一破解,以此来造福全人类。

    所以,后来本是专业学医的我,在大学期间就被父亲拉到了他的研究所,深度参与了此项研究。

    然而……”

    说到这里,angle杨的表情开始出现痛苦之色,往日淡漠的眼中也发出悲愤的光,咬牙说道。

    “而然,成也古文献,败也古文献,在人体基因工程领域得到显著成果的父亲,后来参加了一个国际上的学术论坛,他在论坛上发表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学术论文,隐约之中也听了古文献的存在。

    这篇学术论文一出,就当真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在科学领域的人们当然知道父亲所研究的人体基因工程如果成功的话,将会意味着什么。

    可……,在得到全世界各国科学界高度关注的同时,更多的是一些居心叵测人们的觊觎。

    因为父亲的研究不仅能攻克医学领域中的疑难杂症,更能改变人体机能的极限束缚。

    什么是人体机能极限束缚?打个比方,人类肌肉组织是有极限的,在高强度、高速度的极限条件到达时,会产生断裂的现象,而通过这项研究成果就能改变这种状况。”

    林牧当然知道人体不管肌肉也好,还是心脏等器官都是有极限的,而他所拥有的化形,就是在某种程度上突破这种极限来发挥出常人所无法达到的力量和速度。

    那不管当年杨博士,还是现在angle杨的研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能够做到自己化形后突破人体机能极限的效果。

    林牧忍住自己心中的疑问,继续听angle杨说道。

    “当年,这件事也引起了米国当局的高度关注,一些政府高层找过父亲谈过几次关于帮助米国军队发开增强军人体质的药物或方法。

    但在政府高层说出那些意图的一刻,就遭到了父亲的断然拒绝。

    父亲明白如果自己答应的话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不仅他那想造福全人类的理想实现不了,反而会因此造成更多的战争。

    然而,米国当局也不会轻易的放弃,随后给父亲施加了强大的压力,并且派情报人员将整个研究所严密监视起来。

    在周旋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就当父亲想暂且放弃这项研究以此彻底拒绝米国当局的时候。

    某天,我和父亲从研究所回到家中,却发现……”

    说到这里,angle杨终于再也强忍不住,全身搐动地恸声大哭,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灯光也变得忧伤浅淡。

    林牧知道angle杨想起了当年她不愿想起的事情,林牧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况且,林牧也能猜出当时是怎样一个情况,于是从旁边的桌子上抽出纸巾递给angle杨,说道。

    “对不起,让你想了苦痛的回忆,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不用提这些了。”

    angle杨接过纸巾,在眼角处用力的擦了擦,忿恨抽泣着说道。

    “我和父亲一进门就看到母亲被几名黑衣蒙面的人挟持着跪在地上,全身已经是遍体鳞伤,像是遭受过严刑拷打。

    那些人一看到我和父亲回来,急忙冲了过来,一瞬间就抓住了我们,就要带我们走。

    父亲无奈之下,答应会与他们合作,但要求临走前去一下研究所取一些关于项目研究的资料。

    那些人考虑再三,最终同意了父亲的要求,于是带着我和母亲一起去了秘密研究所。

    后来我想到,当时他们选择在家里劫持我们的原因,可能一是知道母亲在家,二是也清楚研究所被米国当局所监视。但最终父亲的研究对于他们来说太过重要,所以才会同意。

    果然,到达研究所之后,发现我们一家人有些异常的情报人员就和那些黑衣人起了冲突。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和父亲终于看到,古文献所残缺记载受过巫毒诅咒的那一族人,在使用能力时到底是什么样子。

    当真是来自地狱的凶神恶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