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926章:同意前往

第926章:同意前往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有办法能满足那三个重要的因素,季林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去试一下的,急忙问道。

    “先不要管小牧会不会和你们去,你先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机会。”

    其实,在江思甜说出第一句话时,特行小组其他成员便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因为对于圣人“林牧”而言,能真正刺激到他大脑,还能有比“任务行动”更好的办法么?也能同时具备特定的特定场景和特行时间这两个重要因素。

    而现在,特行小组就是正在执行营救行动,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只不过,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即便已经说明季林乔是“林牧”所谓的姐姐,也不可能当面告诉她的。

    当然,江思甜再怎么着急,同样不会犯这个错误,她皱着眉直接说道。

    “林乔,你不需要问什么样的机会,咱们现在应该做的只是想办法让他跟着我们去。”

    季林乔一听,就大致明白了此中的缘由,而且目前也没有再好的办法,只得点了点头同意。

    但安娜却不敢苟同。

    当初她和父亲拉玛十世商议时,就说到过“林牧”失忆的事情不要随意外传,这当中也包括华夏政府在内。

    而现在。

    虽然江思甜、张凡等人是季林乔“请”来的。

    可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弄清楚这些一上来就要杀要打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底细。

    万一那个凶悍的“未婚妻”说的办法不行呢?

    万一季林乔是“引狼入室”呢?

    那结果又怎么收场?

    所以,安娜在考虑之后,一口否决道。

    “不行,‘林牧’现在这个样子哪里都不能去,要是出点事谁来负责?

    你们要是有办法的话,就都使在王宫里,别想着带他去危险的地方。”

    关于安娜是谁的问题,江思甜早就有耳闻,当年“林牧”被指派来救安娜的时候,本来也有她的份,却因当时两人意见不同的原因,导致只有“林牧”自己前来。

    却不曾想,就因为自己的一错误,酿成了祸根。

    ——眼前这个清纯可爱的缅泰小公主,貌似对“林牧”别有用心的。

    不过,人终究是她找到的,所以江思甜并没有直接发作,只冷漠说道。

    “哼,带走不带走他,不是你能左右的了。”

    安娜其实挺害怕江思甜那股霸道劲儿的,只是关乎到“林牧”身上的问题,她也没有半点退缩,鼓着小嘴倔强说道。

    “哼,这是我家,我就说了算。”

    季林乔一看,这还没怎么着呢,自己就起了冲突,赶紧过来打圆场。

    “好了,安娜,不要赌气了。

    思甜想带走小牧,就肯定有她的想法。

    归根结底,不都是想恢复小牧的记忆么?”

    安娜见季林乔居然不偏向自己,而替江思甜说话,小嘴鼓的更圆,气呼呼地说道。

    “我不,我就不。

    只要不说清带他去哪里,去做什么。

    谁也别想带他离开王宫半步。

    再有,你们想带走‘林牧’,就能带的走么?

    我看啊,他对你们一个都不认识,可能连商量的机会都没有。”

    安娜的这一句话,的确是真真实实地再一次刺痛了江思甜的心。

    “林牧”刚才的确是不认识所有人,其中也包括自己。

    甚至还攻击了自己在内的所有人。

    ——这也是为什么江思甜一开始说出这个“办法”的时的顾虑。

    ——可能现在想带他走,都不好去说。

    正在双方争论不休的时候,门口忽然人声喧嚣,像是汇集了很多人的样子。

    不一会儿,缅泰国王拉玛十世推开门直接走了进来。

    安娜一看来了“救兵”,底气立马足了一万倍,跑过去拉住拉玛十世的胳膊,朝着江思甜“叫嚣”道。

    “爸,你来的正是时候,他们想带‘林牧’走,而且还是去危险的地方。”

    得嘞。

    安娜这纯粹是添油加醋。

    江思甜说带人走没错。

    可什么时候说过去“危险”的地方?

    拉玛十世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情景,转过头对着安娜说道。

    “好了,你别跟着瞎掺和了。”

    安娜怎么也没想到,本以为会无条件自己的父亲,居然一上来就说自己瞎掺和,不禁呆在了原地。

    哎呦。

    我才是您亲闺女好不好?

    怎么您还偏向起外人来了?

    惊呆的安娜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眨了眨了一双大眼睛,刚要说话就听到拉玛十世对着江思甜等人说道。

    “你们赶来的这么快,应该是没有吃饭的吧。

    我刚刚已经为你们设了私宴,咱们边吃边说吧。”

    ——我去!

    ——你偏向就罢了,怎么好好吃好喝的款待他们?

    安娜现在简直分不清眼前这平日里有求必应的老爹是不是真的,想要说话,可拉玛十世又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小孩子不要掺和这种事情。”

    ——彻底完蛋。

    ——当着“情敌”被自己老爹叫成了“小孩子”,这以后还怎么跟人家争?

    不过还好,老爹说的是缅泰语,这蛮横的“未婚妻”以及那些凶神恶煞的人们应该也和季林乔一样听不懂的吧。

    安娜这一次并没有敢反驳拉玛十世。

    因为她已经看出,自己父亲现在的态度很严肃,深知王室礼节的安娜明白现在根本不能和父亲“讨价还价”。

    只要噘着嘴,不情愿的在那闭口不言。

    张凡等人听到拉玛十世国王安排了私宴,全部看向了江思甜。

    江思甜和史文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那实在是感谢国王殿下的盛情款待,我们也只好悉听遵命了。”

    ——我去,她居然也会说缅泰语。

    ——那岂不是刚才被叫做“小孩子”的话,早已经听的清清楚楚?

    安娜心中暗忖,这一下自己的人可是丢到家了。

    “那好,请各位随我去宴会厅吧。”拉玛十世说道。

    没等江思甜回答,史文等人全部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以至于安娜再次惊讶,惊在了当场。

    ——我嘞个去啊,所有人都能听得懂么?

    ——这一下不是丢人丢到家了,是彻底丢到姥姥门儿上去了。

    “安娜,你二姐找你有点事,你现在立刻过去找她。”

    听到拉玛十世的话,安娜心里直翻白眼。

    ——这个时候了,二姐会找她有什么事?

    ——这不明显在哄自己离开这里,还不带着自己去私宴的么。

    于是,噘着嘴,不情愿地说了一句。

    “哦。”

    随后,望着季林乔,不舍地离开了房间。

    拉玛十世见安娜已走,又笑容可掬地对着史文等人说道。

    “咱们也去吧。”

    说完,转身就要带路。

    “国王殿下,让其他人员先和您去,我暂时有点事情。”江思甜忽然说道。

    拉玛十世回过头,波澜不惊地说道。

    “哦,那好,忙完了请您也马上过去,不认识路的话,随便找一名侍卫带去就可以。”

    江思甜表示感谢,但并没言语。

    ……

    望着史文、张凡等人离开房间。

    江思甜将门关好,转过身直接朝着季林乔问道。

    “林乔,你有什么办法么?”

    季林乔何其聪明,她早就猜出江思甜没去参加私宴的目的,现在听到直接问向自己,便说道。

    “办法也倒是有。

    就是不知道这个人配合不配合了。”

    “你是说那个叫玛茵的缅泰女孩么?”江思甜也不是等闲之辈。

    季林乔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

    小牧现在‘认得’的人只有玛茵。

    如果能搞定她,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江思甜听后,面露为难之色,漠然说道。

    “可我带‘林牧’去的地方,确实有些危险,不可能再带着一个眼睛都看不见的人。”

    “你们要去哪里?”季林乔这一次毫无隐晦的问道。

    江思甜低下头,心中知道季林乔是想知道更多的信息,想了想最终只得说道。

    “我们这一次来缅泰是,是因为……”江思甜只简单的将这次来缅泰执行的营救任务告诉了季林乔,中间关于上面的事只字未提。

    但好像这也已经足够让季林乔想出办法。

    她在听江思甜说完后,眼中闪出一丝光芒,笑道。

    “我已经有办法了,咱俩现在就去找小牧。”

    季林乔说的很神秘,而且江思甜并没有过多询问她想到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

    不管是什么办法。

    只要能让林牧恢复记忆,都已经无所谓。

    两人不做迟疑,直接又来到玛茵的住所。

    为了安全起见,季林乔留下江思甜在外面稍等,自己先进了房间。

    大约十分钟后,季林乔将门打开,对着江思甜说道。

    “思甜,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我刚才已经将你要带小牧去的地方和你们将要做的事情告诉了他。

    小牧同意可以你们去。”

    江思甜一听,低落的心情终于有一丝好转,迫不及待地和季林乔进了房间。

    但是,当看到“林牧”一直守在玛茵身边的情景,心里却又是一痛。

    不住的安慰自己:他是失忆了,这一切并不是真实的。

    苏卡帕同样一直盯着江思甜走来,表情沉默严肃。

    这时,玛茵突然开口说道。

    “您是江思甜是吧。”——看来刚才苏卡帕已经将季林乔和他说的话,全部翻译给了玛茵听。

    江思甜的目光从林牧身上一到玛茵身上,然后点了点头。用缅泰语说道。

    “是我。”

    玛茵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出江思甜语气的冷漠与身上散发出那“不友好”的气息,小声说道。

    “苏卡拉刚才和我说,他在看到你们的一瞬间突然感到头疼,所以才发起的攻击,所以你要理解他……”

    听到玛茵的话,江思甜虽然有股难受的意味儿,但也明白她是在提醒自己,小心接近“林牧”。

    “谢谢!”

    江思甜说完这个两个字,已经来到苏卡帕的身前。

    苏卡帕显得非常紧张,样子给人一种有些局促的感觉,他看了看江思甜,直接问道。

    “卢卡尔·宋提查这个人,是不是在克钦邦?”

    ——卢卡尔·宋提查?

    ——怎么“林牧”一上来就突然问了克钦军的二号人物。

    而且,在“林牧”说出这个名字之后,玛茵的脸色变化的很剧烈。

    江思甜虽然不解,但也直接回答道。

    “是,他应该就在克钦邦。”

    苏卡帕一听,看似有些“喜出望外”的神情,直接说道。

    “那好,我跟你们去克钦邦。”

    ——原来就这么简单吗?

    ——只提了卢卡尔·宋提查这个人名就跟着去了?

    正当江思甜心中一片迷惑之际,苏卡帕突然又说道。“我要找到这个家伙,把本应该属于玛茵的眼角膜,活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