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1028章:特行小组的行动

第1028章:特行小组的行动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疑虑之下,江思甜不敢再有半点迟疑,急忙对着无线通讯设备喊道。

    “嘴炮,快!快通知恶魔,让他们三人立刻行动。”

    “怎么了?不是应该咱们要等他的信号么?”

    此时的江思甜已经半蹲起身,一边快速拆解狙击步枪,一边说道。

    “目标人已经被人杀了,任务立即进行。”

    “好。”行动紧急之中,根本没有时间问东问西,即便是嘴炮张凡,也分得清情况的轻重缓急。

    结束通话,江思甜已经把狙击枪完全拆成了零件,整齐的码在放枪的箱子里。

    “我要下去了。情况如何?”

    “塔上安全。”

    “恶魔他们如何?”

    “已经开始了。”

    “好,下面见……”

    ……

    兰布拉大街,哥伦布瞭望塔对面的酒店。

    陆续从酒店里面跑出来的住客脸上,都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

    周围呼啸的警车从四面八方汇集到酒店门口,车上下来的警察全部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冲进酒店内。

    因为就在十多分钟前,酒店内发生了命案,死的好像还不是一个人。

    工作人员发现走廊上渗出的鲜血后立即报了警,并且疏散其他客人。

    酒店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老式轿车正停在路边,应该是不久前停在这里的。

    坐在车里的却是刚刚还在哥伦布瞭望塔顶上的江思甜与在塔下负责保护和接应的张凡。

    江思甜朝着酒店的方向看了几眼,见到已经有警察朝这边走来,于是头也不回地说道。

    “走吧,看来我从塔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酒店,再待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张凡没有说话,直接打着车子从路边开走。

    还没走出多远,无线通讯设备内响起了声音。

    “这边已经结束了,三名目标全部救了出来。”

    “我和真男人在回去的路上。”张凡回答道。

    “好。”

    两人结束通话,张凡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真男人,是什么人让你这么在意?”

    江思甜刚刚收回看着酒店方向的目光,低声说道。

    “先去另一个目标地点,等汇合之后再说。”

    “好。”

    ……

    两个小时后。

    拉巴尔区一个偏僻的小旅馆。

    小旅馆的装修已经很是老旧,朝南的大门斑驳不堪,两旁的门灯灯罩旧的发黄,鬼知道晚上还能不能亮起。

    旅馆内的装饰很简单,不知道多久都没有粉刷过的墙壁上挂着年代久远的老式照片,每张照片上记录着巴塞罗南不同时期的历史变迁。

    ——这也许是小旅馆招揽客人的唯一噱头了。

    吧台后坐着一名体态臃肿的西班中年妇女,萧条的生意让她无所事事,坐在那一边看着手里的杂志,一边打盹。

    旁边是一台监控设备,但屏幕上什么都没有,经费有限的条件下,旅馆的老板也不着急去修。

    忽然,破旧的大门被人推开,中年妇女猛地醒过神来,还以为几天都没开张的旅馆又来了生意,一边抬头一边操着标准的西班语说道。

    “欢迎光……”

    话还没说完,见到是前几天才住进来的两名华夏旅客,便重新坐下。

    走进旅馆的是一男一女,两人也没朝着中年妇女看一眼,默不作声地直接上了阁楼。

    来到三楼,这一对男女并没有进入自己之前的房间,而是来到隔壁,男人朝着走廊观察了一下,然后有节奏地敲响了房门。

    没有任何回应,门就被打开,特行小组的史文正站在门口。

    从外面进入房间的是刚刚回来的江思甜与张凡。

    史文同样谨慎地朝着走廊望了几眼,然后将门关上。

    刚转过身来,就听张凡问道。

    “你们那边怎么样。”

    “三名目标全部营救成功,拉锁已经送他们去了大使馆,假小姐去联系线人。”

    “我和真男人也刚刚从下一个目标地点回来。

    对方得到消息后已经开始转移,但并没看清楚里面还有多少被挟持的人员。”

    听到张凡的话,史文想了想说道。

    “这是意料中的事情,下一步就看是否会把人藏到线人所说的几个地点之内了。

    总体来说,任务还算顺利,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张凡问道。

    “等假小姐和拉锁回来之后,马上就走,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在住下去了。

    下一个住所我已经安排好,是哥特区一处很久没有人住的民宅,地点也很偏僻,可以作为我们下一步行动的临时据点。”

    听到这,张凡忽然笑了起来,说道。

    “恶魔,你看人家圣人老大,上两次带咱们来欧洲任务的时候,住的那叫一个好,不是星级酒店,就是古堡庄园。

    而且平时又是吃喝玩乐,又是观光旅游。

    再看看你,别说是让我们出去耍一下了。

    就连住的地方,要么就是这破破烂烂的小旅馆,要么就是鸟不拉屎的破民居。

    哎,要么说你只能当个‘代理头目’呢,就是不是行啊。”

    史文根本就懒得理张凡说的这些废话,朝着江思甜说道。

    “真男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成功营救出七名华夏被挟持人员,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需不需要和圣人汇报一下。”

    本来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就是史文,但在联系不要联系林牧这件事上,他还是问了江思甜一下。

    说完这句话,却发现江思甜有些愣神,并没回复自己,于是喊道。

    “真男人?!”

    “啊!”江思甜缓过神来,急忙说道。

    “什么事?”

    “我想和圣人汇报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史文说着已经拿出了手机。

    江思甜连忙制止道。

    “暂时还没有必要和圣人说,毕竟一切还算顺利。

    再说了,按照时差计算的话,圣人那边应该是中午,这个时间他不是在吃饭就是已经休息,不要打扰他。”

    “哎哟我去,受不了哟,你这疼某人还真是疼的要命啊,吃饭不能打扰,休息不能打扰。

    我看呀,真男人这代号以后就别叫了,改为‘圣人贤妻’更恰当一些。”张凡嘴里这叫一个酸。

    史文依然对张凡都不理睬一下,只对着江思甜说道。

    “对了,刚才电话里没说清,你究竟在目标人被杀的房间内看到什么?”

    听到史文的话,江思甜的记忆又回到了两个小时前透过酒店窗户看到的情景,嘴里默默说道。

    “一个似乎见过的背影。

    还有……”

    “还有什么?”史文追问。“鬼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