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1077章:不顾一切

第1077章:不顾一切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臭屁,你在和谁打电话呢?咱们该走了。”

    秦格韵一边说着,一边将胳膊跨进了林牧的臂弯。

    马上就要出行了,秦格韵的心情非常高兴,甚至迫不及待地快点到达能与林牧游玩的江宁市。

    但是,当她见到林牧迟迟没有回应自己,却始手拿电话望着学校门口的时候,心中顿觉迷惑不解,疑虑道。

    “臭屁,你看什么这么出神?怎么都不理我了?”

    ——依然是毫无回应。

    这让秦格韵不免有些更加困惑,伸出手就要去拿林牧手中的电话,想明白他到底因为什么才这样对自己不理不睬的。

    然而,就在秦格韵的手触动到林牧手中电话的一瞬间。

    林牧整个人像受到几万伏的电击一样,整个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一把将手机拽了回来,并且快速挂断。

    细雨微亮的天气,头顶却不停的冒出汗来,嘴角微微颤抖,像是受到某种惊吓而抽搐着。

    这一下,让秦格韵更糊涂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满目惊骇地问了一句。

    “臭屁,你……”

    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林牧只痴痴地望着不远处的学校门口。

    秦格韵从来没有见过林牧有过如此不安的表现,不仅电话不让自己碰,还持续的不理不睬。

    此时秦格韵感觉自己的心在伴随林牧这样的状态下,也跟着呯呯地的跳个不停,七上八下,刚才还满怀欣喜的情绪瞬间消失殆尽,心里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静。

    在潜意识的支配下,秦格韵也顺着林牧一直眺望的方向看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学校大门口的方位,一个身材高挑、步履轻盈的女子正在慢慢朝这边走来。

    但看不清相貌,因为雨伞遮住了胸部以上所有位置。

    霎那之间,秦格韵突然感觉自己的嗓子里像是卡住了一块硬东西,骨鲠在喉。

    致使呼吸困难,心乱如麻。

    挽住林牧臂弯的手比林牧颤抖的嘴角更加剧烈。

    ……

    ——我想你现在就回来……

    林牧就算做梦也不敢梦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居然会“梦想成真”。

    原本以为还身在国外的江思甜,而此时此刻真真正正地出现在了眼前。

    而且也正在“不顾一切”得朝着这边走来。

    ——你想我现在就回来,我就回来了!这就是我一直想给你的‘惊喜’!

    可这是惊喜吗?

    这完全是比惊恐还要恐怖一万倍的事情。

    眼前就是所有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朋友,这种情况下要是暴露了自己与江思甜的关系。

    迟迟早早也会让秦格韵知道。

    对。

    幸好格韵有事,目前不在人群之中。

    赶紧趁机让江思甜离开,或者就算取消江宁府之行,自己跟着江思甜回去也行。

    此刻,心意已定的林牧就要准备去“迎接”江思甜。

    身体刚要动,却发觉胳膊被什么“物体”牢牢拽住。

    疑惑之下,条件反射的回看了一眼。

    这一眼不要紧,使得林牧整个人就差点窒息而亡在当场。

    原来刚才自己在只盯着江思甜“胡思乱想”之际,不知道秦格韵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身旁。

    而且,此时也正在满脸惊异和迷惑地看着自己。

    林牧开始慌了,甚至已经慌的不行。

    前面就是江思甜,正在向这边走来。

    身边就是秦格韵,而且还这般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

    那接下来。

    不管是谁看到谁。

    之前所有瞒住的事情,就会彻底曝光。

    但此时此景,这些都并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事情,是江思甜在知道所有之后,会不会“不顾一切”。

    林牧想逃,却知道此时已经是无路可逃。

    ……

    江思甜现在感觉完全支配不了自己这双朝前面林牧所在位置,步履蹒跚前进的脚。

    刚才看到的那名女生挽住林牧胳膊的一幕,已经让她整个心都乱了。

    ——明明不是只有自己才允许和有这般亲昵的行为么?

    却为什么眼前的女生这般自然而然的代替自己就做了?

    难道这就是……

    江思甜忽然的感觉自己这颗心在慌乱之中越发的疼痛起来。

    这种疼痛是前所未有经历过的,是那种钻心的疼,疼到每走一步都沉重无比。每靠近一点就疼痛疼痛难忍。

    很想停下来。

    可双脚就是不停使唤,好像有了“意识”一样,驱使着自己毅然决然地朝着林牧的方向行进。

    终于,江思甜不敢再去看了。

    也不能再去看了。

    因为再看下去的话,心脏迟早会因为这钻心的疼痛而停止。

    于是将伞压得越来越低,遮住了视线,遮住了已经有些扭曲的脸。

    却依然无法停住双脚,任凭它自己的“意识”慢慢步履蹒跚。

    ……

    慌乱之下,林牧很想挣脱秦格韵挽住自己的胳膊,以此掩饰“清白之身”。

    但这种情境下,除非江思甜是傻子,才会想相信“清白”这种蠢事。

    而且,如果这样做的话,又置秦格韵与何地?

    终于到了什么都掩饰不住,一切揭晓的时刻了么?

    也终于到了面临抉择的时候了吗?

    可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过突然,太过戏剧般了一些?

    ……

    就在林牧不知怎么样才好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一股令他感到冰冷的气息。

    这气息远比空气中的凉风冰冷得多的多,就算是林牧也不觉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但很快,这种渗人心神的冰冷气息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耳边传来的是秦格韵带着焦虑和担忧的疑问。

    “臭屁,你看的那个人是谁?”

    ——是谁?

    林牧已经没有能力去编造江思甜的身份了,而且人已经马上到了,根本编造不了。

    只见他痴痴地望着江思甜,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

    “她是……”

    “是表姐来了啊。”

    ——传来的是季林乔的声音。

    原来她也已经认出了打伞的江思甜。

    之后,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林牧的肩膀,淡定如斯地说道。

    “小牧,你不用再确认了,打着伞的人的确是表姐。”

    ——对呀,是表姐。

    上次张岚心让自己叫“保证人”的时候,江思甜确实以“表姐”的身份而来。

    但是,江思甜的身份可以“安排”,秦格韵的身份呢?

    ——表妹?

    哈哈,鬼都不可能相信,江思甜又怎么可能相信。

    “我去迎一下表姐,小牧你在这等我。”

    季林乔说完后趁着所有人不注意,“不顾一切”地朝着已经快抵达的江思甜跑去。

    林牧见到,心中无限感激。

    ——关键的时候还是季林乔拯救自己。

    ……

    季林乔可是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江思甜的场景。

    而刚刚秦格韵挽住林牧胳膊的一幕,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当初只是因为自己和林牧单独在一起,就差点发生了“命案”。

    现在这种情况,想必江思甜可能会更加的“不顾一切”做出任何难以估量的事情来。

    所以,心里比任何人都感觉恐怖的季林乔还没有真正抵达江思甜的身边时,就慌乱的说道。

    “思甜,你听我跟你说……”

    但话刚说出口,季林乔就被江思甜浑身散出来的寒气所震慑住,并且听到冷到让人打颤的话。“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自己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