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669章:好说话的许佳柠?

第669章:好说话的许佳柠?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许洪天在楼梯上时就好像很不高兴的大喊了一声“看谁敢把他孙女从这里轰出去”的话。

    果不其然,被张齐己纠缠的许佳柠当真就是他的亲孙女。

    说到底,只要是有脑子的人早就猜到了这些,不过现在又从许洪天本人亲口印证了一下。

    张齐己在听到许洪天这句话后,立即明白张天北刚才为什么一上来就骂了自己,看来还真是不长眼的撞了不该撞的枪口。

    而林牧是猜到了眼前的许洪天的身份并非敌人,但却没想到是许佳柠的亲爷爷,还这么拉风的出场。

    此时的林牧心中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初他听朱琳珊提及张天北的时候,给他的“评价”是相当的高,但为什么此时张天北在许佳柠的爷爷面前并没有显示的太过强势呢?

    那结论就是许佳柠的爷爷是个更厉害的人物。

    不过,林牧向来不在意这些,他也懒得管这些,自己要想知道,只管问朱琳珊就好了,没必要听的太多。

    而且既然人家现在有那么牛气哄哄的亲爷爷帮她来撑场面,自己也是任务完成,该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找机会赶紧溜走。

    许洪天在说完那句话后转头看向许佳柠。

    刚才还怒火冲天、盛气凌人的表情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副和蔼可亲、慈眉善目的样子,这脸变得这叫个快。

    “柠柠,不要怕,有爷爷在这谁也欺负不了你。

    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跟爷爷说说。”

    在场所有人听到许洪天此时说话的语气,全部表示难以接受。

    刚才那叫一个霸道、强悍,让人一听就觉得感到震撼无比。

    现在倒好,和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这叫一个柔声细语、慈声温言,要不亲耳听到,人们都怀疑是不是产生了幻听。

    许佳柠听后小嘴一抿,一副小受气包的样子,两股晶莹的泪水一直在眼窝打转,那可怜劲儿就别提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林牧,又瞥了一下张齐己,然后转过身与许洪天慢慢诉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林牧乍一眼看到许佳柠的样子,着实愣了一下。

    这是许佳柠?

    平时虽说自己这大班长总是一副尤人可怜、怯怯羞羞的样子,但也没见过可怜到这种程度过哈。

    但很快林牧便就释然。

    他想起自己班里那些“可爱”的同学们可都是比艺术系表演专业的学生还要厉害的戏精啊,当初篮球赛时自己被坑的多惨现在还历历在目。

    既然他们都能演成那样的程度,作为班长的许佳柠岂不是应该更胜一筹的?

    其实,许佳柠还真不是装成如此可怜的样子,她平时胆子就小,刚才确实被张齐己吓到,爷爷在场,终于可以一下子发泄出来,还是强忍着没真正哭出来。

    因为许佳柠更不想当着林牧的面儿太过“丢人”。

    许洪天整颗心都快碎了,自己这个亲孙女向来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现在看到许佳柠这个样子,他没个不心疼。

    在听着许佳柠诉说刚才的事情时,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阴,一会儿暗,反正就是没一个好脸色。

    同样没有好脸色的当然包括张天北父子,还有一旁的王宗辉。

    王宗辉是没想到自己跟林牧的过节居然惹上了许洪天,张齐己是后悔帮王宗辉出头。

    而张天的心思却是更复杂一些,脸上同样阴晴不定,没有人猜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俗话说有悲伤的,就一定有高兴的人。

    马荣贵父子与周瑞海父子现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全部站在一旁等着一出好戏来看,王天仁倒没有幸灾乐祸的样子,他早已将王宗辉拉到身边,少让他趟这浑水。

    林牧一边听着许佳柠说话,一边朝远处秦格韵等人的方向望了一下,心中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趁着一个空档忽然转身,便要退出圈子。

    “小朋友,你现在哪里也别想去!”

    哎呀!

    林牧心中一凛,暗道自己这么不经意的动作都被人发觉了吗?

    还喊的“小朋友”!不用想,也是许佳柠的爷爷了。

    于是,林牧无奈的放弃“逃走”的念想,转过身来看到许佳柠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

    林牧一笑,并且摇了摇头,意思是说自己会在这老老实实地待着。

    “继续说。”许洪天说道。

    许佳柠两眼盯着林牧,却用手指向张齐己继续说道。

    “我……我确实拍的高了一些,然后他……”

    ……

    许佳柠平时一胆小或者分神就会有结结巴巴的毛病,她现在不想让林牧走,所以看着林牧说话时又开始顿顿搓搓的。

    最终,几分钟就能说明白的事情,整整说了十多分钟才说完。

    而听她全部说完后的许洪天忽然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转身对着林牧说道。

    “那个,林牧小朋友是吧,刚才的事情还真是谢谢你了。”

    林牧当然知道他所说的“谢谢”是什么意思,随即也是恭敬说道。

    “不客气的老人家,许佳柠是我班长,今天只是凑巧我在而已,要是换做其他的同学肯定也会这么做的。”林牧这句话说的很有水平。

    “哈哈,好!年纪轻轻这么会说话,我喜欢!”

    许洪天向来不是个不拖泥带水,在夸奖完林牧之后,转身看向张天北,双眼一眯淡漠说道。

    “天北,我这孙女从来不会说谎,刚才的事情你都听到了,想必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应该有个定数了?”

    听到许洪天的话后张天北满脸复杂的表情,他刚才也是听的清清楚楚,虽然其他三家的孩子也参与了进来,但却是自己儿子张齐己有些太过“仗势欺人”了一些。

    随后,他转过身对着张齐己严厉说道。

    “你还不赶紧和许大小姐道歉?”

    张齐己也是自知理亏,即便不理亏也惹不起眼前的许洪天,于是一下牙走到许佳柠身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躬,貌似极其诚恳地说道。

    “许大小姐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错!”

    许佳柠的脸突然绯红一片,怯怯说道。

    “没……没关系!”

    林牧听到,感觉这自己这大班长还真是个好说话的人,随后想想也是哈,平时自己作业经常最后一个交,许佳柠也从来没有逼迫过。

    看到张齐己道歉还算诚恳的许洪天随口说道。

    “按说,你们小孩子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太多参与,但今天某些人是有些做的不对,这本就是一场公平的拍卖会,难道别人看上的东西还不能买了不成?”

    “许老,实在抱歉,这都是我的失误,让您孙女受惊了。”周瑞海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趁现在来讨好。

    张天北一听,心中愤恨不已,但嘴上却也跟着说道。

    “都是犬子的错,许老您还是消消火吧,回头我让他给您孙女送份大礼。”

    许洪天纵横江湖一辈子,当然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既然张天北父子都这样了,自己也没必要不依不饶的纠缠下去,忽然笑道。

    “大礼倒不需要了,柠柠喜欢的那副字,让她拍下就好了。

    不过我话说在前面,不要因为我在场的关系你们不去跟拍,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林牧听到,心中暗觉好笑,这帮人说话还真是费劲,一个比一个心眼子多,尤其是许洪天最后这句话,现在都到了这个地步,谁还敢和许佳柠跟拍下去?这不是给自己埋坑么!

    “许老,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就这么副字还需要您花钱?

    您孙女要是喜欢,我拍下来送给她就好了。”马荣贵也跟着插了一脚,讨好人的事能少的了他?

    张天北懊悔刚才自己说错了话,同时又暗骂马荣贵不是个东西,竟敢这趁火打劫的事情。

    “不好的吧。”许洪天急忙推脱。

    “有什么不好?您也甭推脱了,这事就这么定了。”马荣贵说完转身对着马永浩喊道。

    “永浩,刚才拍到多少钱了?你赶紧买下来送给许大小姐。”

    马永浩听到便要回复,却不曾想被周瑞海抢在前面。

    “荣贵兄,你看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在这个拍卖场上能让你花了钱?

    别忘了,今天的活动是我组织的,这幅字的最终解释权当然我说了算。

    既然许大小姐喜欢,不管多少钱,我送就是了,你就先省省心吧。”

    张天北一把抢过话来。

    “怎么可能,这事……”

    ——这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除了王天仁,四大家族的另外三家现在都开始为了讨好许洪天,互相争来争去。

    林牧越看越热闹,越看越有意思,但心里却还是有些怅惋若失,因为这副字最终肯定是会到了许佳柠手中,那自己还真不好去偷抢了。

    想到这,林牧撇了撇嘴又想逃离,刚要动身又被人一把抓住。

    定眼一看,这次却是许佳柠。

    只见许佳柠满脸通红、羞羞答答,忽然转头对着许洪天说道。

    “爷爷,他还没和我……我同学道歉呢。”

    林牧一听着实愣了一下,不仅感慨。——原来自己这大班长并不是那么好说的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