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一任群芳妒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国公府,扶摇院。

    亦芝端了盆月季花铺满的热水进屋,就看见自家主子穿了身石榴红蝴蝶穿花薄纱寝衣,青丝垂腰,坐在花梨木九屉梳妆台前用和香粉轻轻敷脸。

    她家主子是金陵高家的嫡长女,十五岁时嫁给了当时卫国公府的世子孙立言,如今老卫国公去了,高氏便成了尊贵的卫国公夫人,亦芝作为高氏的贴身丫鬟,在国公府从来都是横着走的。

    “夫人,你要的水准备好了。”

    高氏淡淡地“嗯”了声。她虽年近三十,但保养得宜,生养过三个孩子后身材更见丰润有致。细细的腰肢鼓鼓的胸脯,下边不忘翘起的屁股墩——是个让男人眼馋的葫芦身材。不过她不让别的男人馋,只要馋得住她的丈夫卫国公孙立言便可。

    刚把一双嫩如青葱的手指泡进热水里,孙立行便推门进来了。他今日提着新得的一只金刚鹦鹉,到他的纨绔圈儿里炫耀了番。他这纨绔圈儿大抵是从儿时就相识的公子哥儿,和他一般或袭了爵位,或在六部随便哪一部挂了个虚名,成日聚在一起,不是打马赏花,便是赌牌喝酒,把青春挥霍完了,又来消磨中年。

    今日他凭着鹦鹉很得了风头,因此心情颇佳,晚间喝了两壶热酒,回来就抱着高氏要求欢。

    “滚去洗澡。”高氏闻着酒味儿,心里不悦道。

    孙立言知道妻子的脾气,不敢违拗,但在真滚去洗澡之前,又不甘心地狠捏了把高氏的肥/胸/脯。高氏嗔了他一句,人却早溜进净室,脱/衣沐浴了。

    净室里亦芝在伺候孙立言沐浴。红着脸给他搓了澡擦了身子,亦芝暗自庆幸水雾弥漫,叫人看不清她飞红的脸颊。卫国公虽年过三十,但因为常年闲散,只知吃喝玩乐,不用忧愁生计,面容瞧着仍像二十岁的少年郎。她隔着薄薄的帕子感受孙立言魁梧的后背,健壮的大腿,精瘦的窄腰,以及硕大的……

    水雾中亦芝闻着孙立言呼吸中淡淡的酒气,心里羡慕自家主子,也羡慕亦兰。亦兰是高氏带来的,早早就做了孙立言的通房,而亦芝娘是国公府的管事妈妈,亦芝算是家生子,近些年才来伺候高氏。她娘不想让她做妾室,还打算明年满了十八岁让她嫁个正经人家做正室。

    她总说她娘傻,放着金尊玉贵的国公爷不要,非要把她送去穷儒薄宦家,何况国公爷又长得这般俊美。

    亦芝还在害羞脸红,孙立言却穿上中衣便往高氏床上扑。高氏侧身在楠木垂花柱式拔步床上躺着,突然被一个滚烫的身子贴住,虽然知道是丈夫,心里不免吓了一跳。

    两人云雨起来,亦芝听到动静后脸更红了,自觉地退出去守在廊上。等了一两个时辰,屋里的声响断断续续,终于停了,高氏唤她进去,要了水,孙立言和她洗净身子后才重躺回床上。

    “你说,母亲为什么一定要把那小丫头接来?”高氏问孙立言,那边却睡意缠绵,含糊道:“母亲一向疼爱小辈。”

    “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梦,梦里的小姑娘真的和玉武画像上的女孩儿一模一样。”

    “嗯,一样……”

    “立言,你说……”

    高氏话未说完,那边却传来轻微的鼾声。

    看着酣睡过去的孙立言,高氏心里很不是味儿。这个明明比她长几岁的丈夫,偏偏总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喂饱了就睡,毫无心事。年轻时姊妹们得知她要嫁的是卫国公世子,无人不羡慕,忽忽数年,当初嫁的远不如她的,因为丈夫勤勉务事,也能封了诰命和她比肩,而自己这个丈夫,空有爵位没有实权,简直就是绣花枕头一草包,白生了副好皮囊。

    公公前卫国公丧仪那段时日,她一睡下便会做同样的噩梦。梦中她的长子孙怀缜身染重病,缠绵病榻,她端药回来,却见一个小姑娘背对着她,手里握着匕首就往长子身上扎。血染红了被子,小姑娘转过身来,一双桃花眼寒气逼人。

    高氏醒来后惊魂不定,本来她还以为是家中有丧事,被邪祟缠身才梦魇了,请了道士作法,这个梦还是跟了她几日。直到她把梦里女子的模样记熟了,却发现外甥陆玉武送给老太太的一张画像,说画中人是姜承钰,她在旁一看,惊觉梦中人和画中人竟相差无二,尤其那双眼睛,像极了嫁到泉州的小姑子。

    要知道长子孙怀缜虽只十四岁,但已是族学中众人看好的苗子,明年参加秋闱,已有老先生断言解元郎非他莫属。在京城贵妇圈儿里,丈夫拿不出手,儿子却给了她骄傲的底子。这个长子在她心中的分量可想而知。

    高氏一向不信鬼神,但这个梦触及了她的底线,人还未见,姜承钰已经成了她的肉中刺。丧仪一过,老太太便派了老三去泉州接小丫头,高氏正好安插了她的心腹丫鬟亦兰,想办法帮她把这根刺扔在江里边,让她永无机会到国公府,见到她的长子。

    百般思量,高氏在床上翻了几回身,但终究刚历了几番云雨,身子酸软,渐渐睡了过去。

    ——

    画舫行了一半行程,到第五日行至峡谷,此时云开雾散,天清气朗,太阳被两岸青山翠树遮蔽,江面上颇为凉爽。

    承钰自落水后病情一直不见好,陆玉武照顾了她一晚后,明明看着烧退了,中午却又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站起身也是如踩在棉花上,飘飘忽忽,使不得劲儿。

    大夫一日十次地看,只会说明明服了药,为什么像没服过一般,总不见效,然后开始怀疑船上备的是不是假药材。孙立行对人从来恭敬,此时却想把大夫的骨头捏碎,扔江里喂鱼。

    喝药不行,陆玉武就搜肠刮肚地想其他法子。巾子沾了酒搭在额头上,让平彤用浸了酒的帕子给承钰擦身子,给承钰泡温水澡,不停喂承钰喝热水……不眠不休地看了她三天,到今日承钰的额头摸着才不烫了,并且睁眼要了一碗红豆莲子粥喝。

    一场病熬下来,她冬天刚养的一点肉全又耗没了,一张小脸巴掌大,眼睛更显得大而水灵,看得陆玉武心疼。承钰捧着碗吃得香,把陆玉武也看饿了,问平彤要了一碗,陪她吃起来。

    吃饱粥,承钰才发现她风雅清俊的玉武哥哥,不知怎的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连胡子也没刮,下巴和人中处冒出了青黑色的一茬。

    难道这几日玉武哥哥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

    “玉武哥哥,承钰觉得好多了。你照顾承钰是不是很累了,快回屋休息吧。”

    “是啊,世孙,您守了这么久,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姑娘。”论对姜承钰的关心,平彤这个自小伺候姜承钰的也自愧不如,她犯瞌睡的时候还看见陆玉武睁着眼坐在床边,坚持给承钰换布巾。

    “你真的没事了?”陆玉武摸了摸承钰的额头。

    承钰摇摇头,“真的没事了,你快回去睡一觉。”

    又摸摸自己的额头,陆玉武确认没什么差别,才安心离开。他几日未眠,实在疲乏了,回屋一头栽到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孙立行一日也有大半日守在承钰屋里,不过发现外甥把除了给承钰换衣洗澡的事做得差不多了,他觉得自己待在一边反而多余。

    因为之前担心延误了病情,孙立行让人加快船速,到第八日船便抵达了金陵。此时承钰恢复了大半,只是身子还有些虚。遥遥望见码头,陆玉武看着瘦瘦弱弱的小表妹,心里突然有个想法,想把承钰抢回自己府上,然后让厨房做好多好吃的,一定要把她喂得白白胖胖!

    可是一下船,便有国公府翠盖朱缨的华车来接,而陆玉武的二叔陆平里也骑着马在等他。陆玉武来回泉州耽误了大半个月,落下了不少功课,这是对他一向严厉的二叔所不能忍的。恋恋不舍地把承钰扶上马车后,他简直是被陆平里揪着耳朵跨上马的。

    承钰坐上马车后,本想静静地闭目养神,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外祖母,又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找平彤说话。平彤则不时掀开车上的布帘往外瞧,嘴里不住惊叹京城的繁华富庶。

    在闹市行了半晌,车拐入一个胡同,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不多会儿停在了一户庄严恢弘的朱漆大门前。孙立行下马从正门进去了,承钰则上了备在角门的一顶软轿。

    软轿抬到垂花门前停了下来,旁边的婆子又引着她进去。虽然前世她在这国公府待了两年便嫁去了孙家,但对这儿的一草一木,一厅一堂还是熟悉的。

    穿过穿堂,过了正厅,便走到正房,中间游廊上许多绫罗遍身的丫鬟,或端着摆盘,或拿着器皿,来来往往没有半点响动,连平彤也不禁敛气屏息起来。正房的廊外摆了应时节的花草,挂了色彩不一的鸟儿,几个丫鬟立在门边,一看到承钰便笑嘻嘻地赶着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