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大明妖孽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去而复返

第二百一十八章 去而复返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祝大家中秋快乐。感谢读者“heathers”的飘红打赏。)

    小草显得虚弱不堪,脚下一软,向前摔倒,手里仍然紧紧握着红球。

    胡桂扬伸手搀住,扶着她慢慢坐下,“怎么回事?”

    小草全身都在发抖,搂着胡桂扬的胳膊不肯放开,手里还是握着红球,“它们想要……杀死我。”

    “慢慢说。”

    樊大坚去将马匹牵来,看着它们吃草,同时也在暗自戒备,如果情况不对——他悲哀地发现,无论多快的马,大概也逃不过小草神出鬼没的一击。

    “我、我去了小龟岛。”小草浑身一抖,“刚一靠近人群,就好像……好像……”

    “好像踩在流沙上,身不由己地往里滑行。”

    小草点点头,“我努力挣脱了,可是这两个东西,它们……它们原本一直向我输入功力,突然间要将我的功力全都夺走,离丹穴近的时候比较快,现在稍慢一点。”

    胡桂扬看着那两枚天机丸,平静地说:“那就将功力还给它们吧。”

    小草也看向手中的红球,“可是……”

    “这本来就不是你的东西,你已经报仇,还要这些功力干嘛?你是高家村的小草、神枪无敌高含英的妹妹,从小自强自立,无需借助外力。”

    小草咬着嘴唇想了一会,“我想扔,可是扔不掉。”

    胡桂扬亲身体验过天机丸的好处与吸引,能够想象出来对于小草来说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鼓励道:“不用想,这是你的一个决定,照做就是。”

    “你不明白……”

    “我明白。”

    “你不知道……”

    “我知道。”

    小草突然甩开胡桂扬的胳膊,腾的站起身,将远处观望的樊大坚吓得差点要翻身上马,她没有动手,只是神情骤变,由犹豫不决变得冷酷无情,“你想骗我丢掉红球?以为我是几岁小孩子吗?”

    胡桂扬抬头笑道:“没错,我想要你的红球,我想天下无敌,从此不再依仗任何人,也不再相信任何人,谁敢拦我的路,一招杀之,谁敢骗我的红球,碎尸万段,谁敢自称比我更强,追到天涯海角也要与之一战。从此唯我独尊,我不要朋友、不要亲人,连跟班都不要,一切尽在我手中,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红球给我一切,我将一切献与红球。”

    小草又在发抖,胡桂扬所描述的生活正是她的追求,不久前还显得理所应当,现在仅仅是听上去就有些古怪。

    “我……是……高家村的……小草。”

    “还记得你为什么得到红球吗?”

    “因为……红球能暂时延续我的性命。”

    “还记得你当初为什么非要来郧阳府吗?”

    “因为……我想看看,闻家庄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大铁锤和杨老怪随随便便屠杀村民。”

    “现在你看到了,闻家庄是贪念的产物,声名所至,引发的也全是贪念,大铁锤那一伙人因此屠村,而你因此舍不得丢掉红球。”

    “我知道了,别催我。”小草怒道,她承认胡桂扬说得有道理,却无法压抑心中的怒意。

    胡桂扬揪起一根草棍,将它一遍遍对折,直到再也没法着力。

    小草还是没有扔掉天机丸,而是慢慢坐下,轻声问道:“胡大哥,我没去救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嗯。”

    小草低下头,过了一会扭头又问道:“特别生气?”

    “气到我不想留在这里,气到我当你已经死了。”

    小草的头垂得更低,良久之后,突然起身,奋力将左手的红球扔出去,要扔右手红球的时候,她犹豫一下,“或许……”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现在仍然在生气?”胡桂扬冷淡地说。

    小草立刻抛掉最后一枚红球,顿觉全身轻松无比,与此同时,强烈的失落感从心底油然而升,眼看着红球一前一后往下滚动,红光在草丛中乍隐乍现,她真想不顾一切地追上去。

    可胡大哥还冷着脸,看上去仍然在生气。

    “我已经扔掉了。”小草低声道。

    “功力还在流失?”

    “嗯,慢多了,但我还是留不住。”

    “当然,不是自己辛苦修炼出来的功力,来得快,去得也快。”胡桂扬站起身,“天机丸只是续命之物,你体内的隐患还是没有解除,得想个办法。”

    “只要胡大哥别生气,我不在乎还能活几天。”

    胡桂扬微微一笑,“能活下去总是好的,走。”

    “去哪?”

    “进城,我有一个计划。”胡桂扬向樊大坚招手,“把马牵过来。”

    樊大坚不太情愿地慢慢走来,“不是说好什么人都不救,逃得越远越好吗?”

    “死人不救,活人要救。没办法不求,有办法当然要试一试。”

    “什么办法?”樊大坚扭头看一眼高空中的天机船,天边泛亮,巨船已然显露多半,躲在厚重的云层后面,更显狰狞无情。

    “这个办法不仅能救小草,或许还能救出袁茂,救出皇帝、汪直等等一大批人,功劳前所未有,回京之后没准能够封侯,你愿意再冒次险吗?”

    樊大坚张大嘴巴,“那也是你封侯……”

    胡桂扬不回答,让老道自己想清楚。

    “好吧,我这是去救袁茂,不为功劳。”樊大坚终于下定决心。

    胡桂扬笑了笑,“你们两个上马先走,给我留一匹马。”

    “你要……”樊大坚和小草同时猜到了他的目的。

    “嗯,我得将红球找回来,我的办法全要依赖它们。”

    小草脸上又露出猜疑之色,胡桂扬的所作所为与她之前的猜测似乎一样,要用天机丸救出小龟岛里的何三姐儿,但这神情转瞬即逝,她第一个跳上马背,“我去城里等你。”

    “去南城的住处,不要靠近丹穴。”胡桂扬叮嘱道。

    小草点点头,催马前行,樊大坚跳上另一匹马,小声道:“跟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帮帮忙,对我说句实话,你是为情,还是为利?若是为情,我佩服你,但是就不跟着去了,今后我在江湖上给你扬名。若是为利,我鄙视你,但是愿意帮忙,只要你肯分一杯羹给我。”

    “总之有你的利,代价是咱们可能死在城里。”

    樊大坚寻思再三,叹了口气,拍马去追小草,将另外两匹马全都留下。

    胡桂扬将两匹马背上的口袋全解下来,对它们说:“你走运,不用去冒险,你倒霉,驮我跑一趟吧。”

    胡桂扬牵马往下去,天机丸散发红光,很快就被他找到。

    天机丸入手的一刹那,胡桂扬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颤栗瞬间传遍全身,一下子明白小草为什么要找自己帮忙,同时也明白了抛掉天机丸对她来说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

    现在的天机丸已不复是早先慷慨大度的给予者,更像是两名手段严厉、说一不二的父母,在自己家中看管子女,提供保护的同时,不许子女迈出家门一步,他们似乎要将子女抚育成才,又像是要将子女当成未来的食物……

    想要抛掉它们,需要的不只是坚定的意志,还有超出常人的勇气。

    颤栗转瞬消失。

    胡桂扬曾经得到过功力,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天机丸无从吸取,片刻之后,它们决定给予。

    胡桂扬能感到自己的功力正在增强,速度比前两次更快。

    “钓鱼呐。”胡桂扬拍拍怀中的天机丸,表示已经看破它们的诡计。

    正如胡桂扬昨晚的预料,天亮不久,太阳就被巨大的天机船和层层翻涌的厚云所遮蔽,天地重归黑暗,只有微弱的光线能够到达地面。

    天机船即将完全成形。

    胡桂扬催马疾驰,没有直奔郧阳城,而是前往小龟岛。

    连通天地的光柱瑰丽奇伟,上万人的诵诀声汇聚成为一道道声浪,远远地扑面而来。

    小龟岛周围只有水上无人,一圈圈的吸丹者漫延到江对岸。

    胡桂扬不敢靠近,大声喊道:“何五疯子!”

    连喊三声之后,一道人影从草丛中跳出来,激动地说:“你终于回来了,我就说你会回来救三姐。”

    “别废话,其他人呢?”

    “走了,不知去哪,他们没说,我也没问。”

    “把闻不华找来。”

    “啊?”

    “闻不华进过这里的丹穴,知道另一个入口在哪,你知道吗?”

    何五疯子明白过来,“然后呢?咱们一块进去救人吗?”

    “在这儿等我回来。”

    胡桂扬调头要走,何五疯子紧跑几步,拦在前方,“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三姐绝非无情无义之人,她让谷中仙和闻不华救你,不是为了……”

    “不必多说,我不是为了这个回来的。”

    何五疯子还要再说,胡桂扬已经拍马向前,他只好让开。

    进入天机船正下方,天色更黑,抬头只见乌云,不见船体,胡桂扬隐约认得道路,奔往郧阳城。

    城门大开,城墙上下没有任何守卫,差点将胡桂扬吊死的绳索仍在城门上方晃悠。

    胡桂扬马不停蹄冲进城内,眼前更黑,他像是闯进了一座鬼怪寄居的荒城。

    前方出现一个小光点,那是樊大坚与小草,两人站在街上手举蜡烛,给他引路。

    胡桂扬跳下马,向两人道:“没有天机丸,我什么也做不了,有了天机丸,我要弄点大动静,你们准备好了吗?我可不许诺任何生路。”

    小草立刻点头,樊大坚面无表情,“生路?你什么时候许诺过生路?该怎么办,你就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