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大明妖孽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飞升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飞升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城里的吸丹范围又有扩大,将整个知府衙门囊括进来,由于有墙壁阻隔,外围几圈人常有中断,但是一点不乱。

    胡桂扬站在行都司衙门大门口,离最近的吸丹者五十几步,将绳索末端牢牢系在自己腰上,向小草道:“我扯三下绳子,你就将我拽回来。我如果没扯,一刻钟以后你也将我拽回来。”

    “应该我去送还天机丸。”小草知道,携带天机丸靠近丹穴将会非常危险。

    “你的功力大部分还在,能将我拽出来,我可没本事拽你出来。”

    小草嗯了一声,她的功力一部分被天机丸吸走,一部分在扔掉天机丸之后自动消失,仍剩下六七成,比胡桂扬深厚得多。

    “一刻钟大概是多久?”小草只剩一个疑问。

    “樊老道,你计数时间,大概就好,别太晚。”

    “你放心吧。”樊大坚正想找点事情做,“万一你出不来,我们怎么办?”

    “你们有办法救我吗?”

    樊大坚马上摇头,小草犹豫着摇头。

    “那不就得了,赶快跑吧,能跑多远跑多远。”

    小草没吱声,樊大坚却叹息一声,这原本就是他们的计划,若不是在坟墓里遇见小草,早就跑远了。

    胡桂扬再没话说,迈步向丹穴走去,快接近人群时,他掏出天机丸,一手一个,身后的绳索越放越长,那是他们从好几处地方收集到的绳子,彼此系在一起。

    那种脚踩流沙般的感觉再度出现。

    胡桂扬这回不再抗拒,侧身从肩并肩的吸丹者中间硬挤过去,怀揣天机丸这一小段时间里所产生的功力快速流失,他感到遗憾,一度试图强行留住这些宝贵的功力,结果只是徒劳。

    最大的困难不是功力流失,而是脚下的“流沙”突然变成了及腰深的“烂泥塘”,丹穴给每一位新来者在最外一圈安排好了位置,胡桂扬越往里圈行走,受到的阻力越大,那些吸丹者紧紧靠在一起,不愿分开让路。

    胡桂扬能挤则挤,不能挤就弯腰钻过去,或者撑着别人的肩膀翻跃,对他来说,前方就是一堵堵墙壁,每一堵都提醒他往外走,而不是往里进。

    功力消失殆尽,胡桂扬反而轻松许多,前进得更快,终于,来到丹穴附近,与它直接面对面,中间再没有人墙相隔。

    他感到已过去许久,可身上的绳子并没有后拽之力,说明还不到一刻钟。

    如果丹穴是个人,胡桂扬真想说点什么,可那就是一个深坑,喷出高耸的红色光柱,顶端亮得刺眼,周围却黑得如漆如墨,纵有千言万语无从诉说。

    在天机船看来,这就是偏离位置的一只小小蚂蚁吧,胡桂扬如是猜想,从怀里取出两枚红球,抬头看向十几丈高的丹穴,发现一个不小的问题,丹穴这些天里生长得太高,像一根拔地而起的烟囱,以他的功力,未必能将天机丸抛上去。

    或许可以一路爬上去,可“烟囱”表面陡峭,几乎没有可供攀援的坑洼。

    胡桂扬犹豫不决,心思渐渐转到更加不可思议的计划上去。

    “胡桂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穿透蝉鸣一般的诵诀声,用力敲打他的耳朵。

    胡桂扬猛然醒来,发现自己其实是在想方设法留住天机丸。

    办法不请自来,胡桂扬连想都没想,用尽全力扑向丹穴,两拳齐出,震得骨头生疼,心中也因此更加清醒,于是继续用力,片刻之后,双拳刺透薄壁,进入到“烟囱”里面。

    仿佛最热的夏天跳进树阴遮蔽的池塘,胡桂扬全身舒畅,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过了一会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真的“腾空”了。

    腰上的绳索将他的身体拽得横直,正与光柱争夺。

    胡桂扬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放下天机丸,而麻木顺着手臂漫延,就快要到肩膀了。

    绳索的力量更强一些,胡桂扬的双手脱离穴壁,整个人往地面坠去,即将着地的一刹那,他又飞了起来。

    越飞越高。

    胡桂扬惊讶至极,想不到小草剩下的功力竟然如此之强,很快他发现,这与小草无关,绳子仍然往后拽他,而托他飞升的力量来自别处。

    丹穴里的光柱好像倒滚的瀑布,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附近的土地正在快速鼓起成为一座圆丘,正在吸丹的人群从里到外一圈圈地飞起。

    胡桂扬升得最高,俯视下方,那种感觉难以言喻,他突然放声大笑,“小草!老道!快看,我飞起来啦!”

    “天机丸!”又是那个声音发出提醒,清晰得刺耳。

    胡桂扬左手空无一物,右手还握着一枚天机丸。

    他正在远离丹穴,但是高度却已超过“烟囱”,能够看到**火焰一般的红光。

    胡桂扬的手掌依然麻木,手臂则已恢复知觉,他奋力一抛,天机丸脱手而出,像一片早早凋谢的红色花瓣,缓缓降落,它的重量虽轻,却能抗拒那股飞升之力。

    只是准头差了一些,胡桂扬眼睁睁看着它落向丹穴旁边。

    “糟糕。”胡桂扬无法挽救,即使小草不在后面拖拽绳索,他也没法降落回到地面。

    托举之力柔和而坚定,所有人都在缓缓上升。

    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飞升者的脚下蹿出来,接住从空中飘落的天机丸,身形丝毫不停,像是大将军炮射出的弹丸,直接撞破“烟囱”,连人带丸冲了进去。

    那是一名侏儒,胡桂扬看不清是谁。

    一进到光柱里,必然全身麻木,侏儒肯定出不来。

    胡桂扬更加惊讶,“笨蛋,身上不知道系条绳子嘛?”

    丹穴鼓起得更快、更广,上万名吸丹者全都升到半空中,高低各不相同,保持井然有序,里圈人少,升得更高一些,依次降低,最外一圈离地两三尺而已,所有人都没清醒,仍在吸丹——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将之前吸取的功力全还回去,还要加上一点利息。

    胡桂扬还是最高,慢慢向圈外飞去,他心里一点都不怕,反而觉得有趣,甚至想让小草拽得慢一些。

    “胡桂扬,这招有用吗?”还是那个声音。

    胡桂扬循声望去,远处有一小块亮光,与丹穴光柱相比,如同一只萤火虫,看位置,那绝不是小草和樊大坚。

    “谷中仙?”

    “是我。你这招若是无效,闻空寿可就白白献身了。”谷中仙回道。

    “非得现在说话吗?”胡桂扬有点厌倦飘在空中,下有托举,里有丹穴的吸引,外有绳索的拖拽,全然没有飞鸟的自由,甚至不如一只风筝。

    对小草来说,胡桂扬就是一只风筝,而且是一只不听话的风筝,“谷中仙,快过来帮忙!”小草喊道,她感到越来越吃力,虽有樊大坚一块拽绳子,助力却极其微弱。

    “你往后退一退,我才敢过去。”谷中仙受金丹影响太深,不敢靠近丹穴,只能远远观望。

    小草连拽回绳子都十分困难,哪有余力后退?心中又怒又急,咬着牙继续用力。

    樊大坚站在小草身后,也在用力拽绳,只是他的力量太弱,这点帮助聊胜于无,“立功、立功,哪有功劳可立?不惹麻烦就不错了……”老道不停地唠叨。

    绳子突然变得轻松一些,小草大喜,双手不停倒换,将绳子一点点收回来。

    胡桂扬平生第一次飞升就此结束,这是一场奇特的经历,唯有结局不太完美,他飞过最后一道人墙,也是丹穴鼓起的边缘,离地面还有七八丈距离,身下托力骤消,整个人重重地摔下来。

    危急之中,他只来得及转个身,让后背着地。

    砰的一声,胡桂扬觉得骨头全碎了,疼得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小草还在用力,将他一路拖到身前。

    “胡大哥……”小草抛下绳索要来搀扶。

    “别动,让我躺会儿。”胡桂扬哑声阻止,看到小草和樊大坚,还有几颗皱巴巴的脑袋,“你们怎么来了?”

    小草这才注意到原来身后有人帮忙,“阿寅!谢谢你们。”

    四名侏儒对丹穴的抵抗力比谷中仙稍强一些,围着胡桂扬,也不吱声,突然同时动手,抬起胡桂扬就往后方跑去,小草与樊大坚紧紧跟随。

    这是第二次被侏儒抬行,胡桂扬觉得比上一次更痛苦,“慢点,我的腰,我的肩,我的腿……”

    侏儒止住脚步,胡桂扬上方出现谷中仙、闻不华等人的面孔。

    “丹穴的力量更强,你的招术好像没什么用。”谷中仙显得有些担忧,为了将最后一枚天机丸送入丹穴,闻空寿奋不顾身,如果无效,就是一次大错。

    “就是让它更强。”胡桂扬慢慢站起来,又慢慢转身,看向丹穴,只见光柱颜色极深,圆丘最高处差不多有三十几丈,远远高于城里的一切房屋与城墙。

    “李孜省说过,他要利用北方山谷里的活人炼药,汪直则希望得到数千名精兵强将,所以他们故意将那里让给山民,使得丹穴不平衡,引祸过去。”

    “现在看来,那都是天机船有意散布的说法,全不可信,没准山谷人少才是平衡。”

    胡桂扬点点头,“天机船想要平衡,咱们就制造一点不平衡,至于效果,看看再说吧。”

    众人一块抬头望去,空中依然层云翻滚,偶尔露出一块更深的黑色。

    天机船看上去还很稳定,谷中仙喃喃道:“只有登上船,才知道究竟有没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