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大明妖孽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金丹与异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金丹与异人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胡桂扬是锦衣卫南司癸房校尉,借调至西厂办事,听说要去东厂,他很惊讶,“你调到东厂了?”

    石桂大摇摇头,“我还在西厂。走吧,最好别闹出太大动静。”

    胡桂扬看着半条街的官兵与锦衣卫,笑道:“好,不闹动静。我跟院里人交待几句。”

    石桂大点下头,“就站在这儿说。”

    众多官兵严阵以待,刀出鞘、枪竖起,还有十多杆点燃绒线的鸟铳,稍远一点,官兵群中站立一伙道士和一伙僧人,像是在做法事,这样的阵势不像抓捕一名犯人,倒像是准备围剿某个谋逆团伙。

    胡桂扬慢慢转身,背对众人,向院内道:“你们两个,把屋子收拾干净,马喂了,不准动大饼一根指头,可以用我的钱去买点酒肉,别的东西不准碰。”

    蒋、郑二人早吓呆了,木然地点点头,大饼聪明,却是条胆小狗,躲在杂物间里一声不吭,露出半颗狗头,前爪护着几个包裹。

    胡桂扬又慢慢转向大街,笑道:“骑马还是步行?”

    “坐轿。”

    “不错,刚回京就能坐轿子。需要我换身新衣服吗?”

    “不用。别耽误时间,走吧。”

    一乘两人小轿从人群中过来,胡桂扬缩起双肩坐上去,一路颠簸起伏,真心觉得坐轿不如骑马舒服。

    官兵撤离,各家各户的人慢慢走出来,很快兴奋地议论纷纷。

    “胡桂扬惹大事啦,怪不得一直不敢回来。”

    “肯定是在郧阳府贪匿财宝。”

    “他刚才在店里说将金银埋藏起来,原来是真的!”

    “和尚、道士又是怎么回事?”

    ……

    胡桂扬听不到这些议论,也回答不了街坊的疑问,他在轿子里睡着了,轿帘掀开的时候也没醒,身子委在角落里,鼾声大作。

    “醒醒。”石桂大推了两下。

    胡桂扬猛然惊醒,恍惚间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举起拳头对准石桂大,好一会才开口:“到了?”

    胡桂扬被引到东厂的一个小房间里,不像客厅,也不像牢房,正中间摆了一只凳子,除此之外别无余物。

    “我算什么人?”

    石桂大是唯一的看守,低声道:“待会你最好实话实说。”

    “当然。”胡桂扬坐在凳子上,看着门口的石桂大,微笑道:“你变化不小。”

    “嗯。”

    “胡子是真的?”

    石桂大冷冷地点下头。

    “呵呵,赵家的又一位百户,照这样下去,你的职位肯定会超过义父。你是不是已经成亲了?”

    石桂大微微一愣,又点下头。

    胡桂扬大笑,“我就说嘛,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顾家的丈夫,不会连孩子都有了吧?”

    石桂大略带愠色,“咱们才半年没见面,我成亲也不过两个月。”

    “抱歉,山里没有日期,我过糊涂了。”

    “你一直在山里?”不等对方回答,石桂大马上补充道:“不用回答,待会再说。”

    房门打开,依次进来两位熟人和两名陌生人,陌生人显然是书吏,支起一张简易小桌,铺纸研墨准备记录,熟人是南司镇抚梁秀和东厂百户左预。

    “嘿,你们没死。”胡桂扬高兴地说,没有起身,“别在意,我没有恶意,刚才话的若是放在几个月以前的郧阳府,就是好话了。”

    不少人死在郧阳府,“没死”在当时的确是庆祝,事隔数月,回到京城却显得十分无礼。

    与郧阳府全然不同,这里没有金丹等外物的引诱,梁秀与左预是纯粹的大明官吏,效忠皇帝,心无旁骛。

    两人互视一眼,还是梁秀开口,“锦衣卫南镇抚司癸房校尉胡桂扬。”

    “正是。”即使到了这种时候,胡桂扬也不肯起身拜见上司。

    梁秀没在这件事上较真儿,瞥一眼书吏,见他们已经准备好,继续道:“今年七月初七之后,你去哪了?”

    “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十二月十三。”

    “怪不得大家都闲着,原来快要过年了,咱们南司年底有什么奖赏吗?”

    梁秀大怒,对这名校尉的坏印象立时全涌上心头,“胡桂扬,这里是东厂,不是你油嘴滑舌的地方。”

    胡桂扬笑道:“好,你问,我答,实话实说,绝无隐瞒。”

    梁秀怒气稍减,“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回队报到?”

    “我去山里转了一圈,没回队报到,因为我本来就没有队,镇抚大人应该记得,当初我一个人前往郧阳府,没有跟随大队人马。”

    胡桂扬带去的那些人都没官府身份,严格来说,他的确是一个人。

    “你去山里做什么?”梁秀只得回避那个问题。

    “还是那点事儿,追捕何百万。”

    “何百万早已被你杀死,谈何追捕?”

    “太好了,我因为一时大意,没有带回人头,无法自证,又有传闻说何百万没死,频繁在山中现身,所以……原来我是白忙一场,如今有镇抚大人的认可,我可以安心了。”

    “我认可什么了?”

    “我杀死了钦犯何百万,总算不负诸位大人所托。”

    梁秀脸一红,双拳不由自主地握紧。

    胡桂扬马上笑道:“梁大人还修炼神功?”

    梁秀立刻松开双手,“胡说八道,哪来的神功。”

    梁秀继续问下去,想知道胡桂扬这几个月究竟去过哪里,尤其是见过什么人。

    胡桂扬却说不清楚,他在山里转来转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平时靠打猎为生,偶尔遇见散落的山民,换些盐和酒,彼此不问姓名。

    说起山中野味他倒是滔滔不绝,别的事情全是一问三不知,而且总弄错时间,以为郧阳城之变过去没几天。

    梁秀越问越恼火,向左预道:“不用麻烦了,直接用刑吧。”

    左预瘦削的脸上不动声色,“只好如此。”

    五人离去,胡桂扬站起身,来回踱步,时不时伸个懒腰,脸上没有一点惊慌之色。

    石桂大返回,靠在门口站了一会,开口道:“东厂用刑,你熬不过去。”

    “我打赌他们不会用刑。”胡桂扬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在山里待得太久,不了解这边的形势。”

    “嘿,有什么可了解的?还是那点事呗,长生、金丹、神仙……我就是在山里转悠十年,出来之后这里也不会有多大变化。”

    石桂大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微笑,“你还是那么聪明。”

    “请我的时候大张旗鼓,连和尚、老道都带去了,再笨的人也能猜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早跟他们说用不着太多人。”

    “可不,我人都回来了,还能大闹京城不成?”

    “事情还是那些事情,但是分工有些变化。”

    “哦?”

    “西厂负责搜寻金丹,东厂和南司寻访异人。”

    “异人是什么东西?”

    “据说郧阳城巨变那天,你是清醒的。”

    “还行吧,起码还知道自己是谁。”

    “那你没看到星辰陨落?”

    胡桂扬摇头,“当时是白天,我被一团黑云砸中,什么也看不见,等到云雾散去,天上什么也没有。”

    “怪不得。”石桂大选择相信,“多人作证,声称当时有数十颗火红的星辰陷落在不同地方,派人寻找时,只见到一些古怪的残骸,一触即碎。后来我们查明,残骸里原本有人,落地之后不知去向。”

    “我知道是什么人。”

    “你知道?”

    “就是闻家人啊,他们当时都在天机船上,肯定是最后一刻又被送回地面。我见过其中一位,就是谷中仙,他跟我说过几句话,后来又去蛊惑山民攻打官兵,听说他打败了,是吗?”

    “对,当时官兵处于混乱之中,后来……很快恢复正常,双方没怎么交战,反贼即退,大都接受招安,一小部分逃入山林,包括你说的谷中仙。”

    “自作自受。”

    石桂大像是闲聊一样,透露一些事情,胡桂扬也说了不少,但是没有一件要紧。

    聊得差不多,石桂大发现自己也问不出什么,只好直接道:“你从东南丹穴里拿走的金丹呢?”

    “连这件事你也知道?”

    “事后一查就知道了。”石桂大平淡地说。

    “呵呵,人多就是好,我保持清醒那么久,知道的事情还没你多。”

    “交出金丹,你就没事了,还能立一大功。”石桂大不想再闲聊下去。

    “交不出来。”

    “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没有,金丹——都被我吃了。”来到东厂之后,胡桂扬第一次撒谎。

    “全都服食?你不是一直拒绝金丹吗?”

    “没办法,在山里缺吃少穿,只靠打猎根本活不下去,金丹服食之后神清气爽,好几天肚子不饿,全靠它,我才能坚持到现在。”

    “一枚没剩?”石桂大不肯相信。

    “你应该明白,那东西不碰则已,一碰就碎,不对,一碰就没法停止。我想留几枚来着,结果没忍住。”

    “那你现在应该是绝顶高手喽?”

    “抓野鸡、野兔的确比从前顺手,遇见大点的猛兽,还是得躲着走。”

    石桂大叹息一声,“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你,你要明白,金丹乃是罕有之物,普天之下,唯有一人可以享用。”

    “可我在山里的时候并不知道啊,还以为金丹跟从前一样常见呢。”

    “东厂找你,是想问出闻家人的下落,看样子你真不知情。”

    “我甚至不明白找那些人干嘛?没有天机船,他们什么都不是。”

    石桂大未做解释,继续道:“至于金丹,我相不相信并不重要,跟我再去一趟西厂,若能说服厂公,你才算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