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大明妖孽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懒人练功

第三百二十八章 懒人练功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天亮之前,篝火先行熄灭,九十多名异人不得不数人共享一间房屋。

    没有早饭,茶水都是凉的,整晚熬夜的胡桂扬只想躺在床上大睡一觉,可这个小小的愿望却很难实现。

    他坐在凳子上,杨十恶守在身边,他躺在床上,杨十恶站在床头,寸步不离,眼神可以说是含情脉脉。

    屋子里还有两名异人,一个是赵阿七,他是一场比武的胜者,坐在桌边喝凉茶,他的“药人”小谭则靠墙坐在地上发呆,像是待宰的牛羊。

    胡桂扬几次闭眼,总是没法入睡,只好向杨十恶道:“求你了,离我远一点,别总盯着我。”

    “好,待会我叫醒你。”

    “我自己会醒,不用你叫。”

    “不行,我得按时叫醒你。”

    “按时?”

    “对,你可以睡一个时辰,然后起来练功,尽快获得全部神力,这很重要。”

    “等我获得全部神力,你就不是我的对手啦。”

    杨十恶大笑,“没关系,我愿意冒这个险,但是我只给你三天时间。”

    胡桂扬打个哈欠,“几天都行,但是现在我必须睡够三个时辰。”

    “不行,最多一个时辰。”

    “睡眠不足,精力不济,我没法练功。”

    “两个时辰,差不多是整个上午,不能再多了。”

    胡桂扬不再争辩,转身睡去。

    杨十恶心情愉悦,也到桌边坐下,拿出金丹把玩,很快收起,目光转向墙角的小谭,微笑道:“放松些,你应该学学胡校尉的气度,愿赌服输,说献功就献功,没有半句废话。”

    小谭目光呆滞,像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江东侠的‘药人’一点事没有,自己走出赵宅,你也可以,只是再当凡人而已,又不是没经历过。”杨十恶继续劝道。

    小谭终于听明白,开口道:“你干嘛要多管闲事?你挑了一个最弱的对手,功力未必比我强,不信咱们较量一下。”

    杨十恶可不会冒这种险,摇头笑道:“用不着,我的运气比较好,你也可以挑选对手。”

    小谭低低地呜咽一声,他当时的确想挑对手,可是许多人向他涌来,惊慌之中自然而然地迎向熟人赵阿七,以为能够得到帮助,结果得到的却是一拳,他只好还手,被李刑天视为接招。

    杨十恶大笑两声,又转向隔桌的赵阿七,笑道:“你也很幸运。”

    赵阿七抬起头,冷淡地问:“你看上去挺正常,病症是什么?”

    杨十恶立刻心生警惕,“问这个干嘛?”

    “马上就要去除病症,随便聊聊。”

    “先说你的。”

    赵阿七拍拍自己的一条腿,“瘸了。”

    “这只是表面,如果病症这么简单,你根本不用求治。”

    “我怕热,一热心里就糊涂,分不清过去和现在,有时候连刀剑临身都不知道。”

    “我注意到了,你总是离篝火比较远。”杨十恶点头,相信这的确是真实的病症,于是自己也不再隐瞒,“我怕血。”

    “嗯?”赵阿七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病症,“这不算大问题吧?”

    “不大?它会要我的命,血多的时候我甚至会直接晕倒,任人宰割。”

    “那你怎么杀人?”

    “杀死主人一家五口的时候,我晕了半个晚上,好在没人发现。在那之后,我四处打听不流血的杀人方式——并非我喜欢杀人,可是总得有所防范,对不对?听说内家拳法能够杀人于无形,很少流血,我就去找一位高手拜师。”

    “拜师?”赵阿七冷笑一声,异人的拜师与普通人截然不同,被拜的人通常没有选择的机会。

    杨十恶嘿嘿笑道:“功力如同金钱,高手擅长花钱,而我有的是钱,他收我为徒乃是天作之合。”

    “你的师父未必这么想吧。”

    “他是个老顽固,一见面就认定我杀气太重,不肯收我为徒,当然,最后我还是将他说服了。”杨十恶再次大笑,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床上的胡桂扬腾地坐起来,怒道:“笑这么大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杨十恶一愣,在发怒与妥协之间来回衡量几次,讪讪地说:“我小点声就是。”

    胡桂扬搬腿下床,“睡意都被你打消了,来来,我现在就练功,尽快治好你的臭毛病。”

    换成别人用这种语气说话,尤其是比自己弱得多的人,杨十恶立刻就会出手,这时却笑呵呵地起身迎上去,“练功好,神力提升之后,保你几天不困。”

    胡桂扬指着双脚,“给我穿靴。”

    杨十恶的笑容僵住了。

    “我要献出神力,你连这点小忙也不肯帮吗?而且你从前就是做这个的吧?”

    杨十恶原是家仆,可他不愿意提起这件事,勉强挤出笑容,“其实坐在床上就能练功。”

    “不行,沾床我就想睡觉。”

    杨十恶没办法,只得弯腰给胡桂扬穿靴,“我抱你到凳子上。”

    胡桂扬摇头,“去给我找张椅子来,凳子坐久了不舒服。”

    杨十恶脸色有些难看,嘿嘿两声,“够了,胡桂扬,得罪我对你有什么好处?等你恢复成凡人,需要异人给你做靠山。”

    胡桂扬指向赵阿七,笑道:“你问他。”

    赵阿七淡淡地说:“师兄平生最爱得罪人,对你一点都不过分。”

    杨十恶又愣一会,慢慢道:“我可以给你找张椅子来,但你别耍花招。”

    “所有人都被太子丹、李刑天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居然担心我耍花招?我这个样子能耍什么?”

    杨十恶稍稍放心,向门口走去,突然转身,“所有人都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说是比武分胜弱,其实毫无意义,最后治病的时候还得再比一次,隐藏神力的人完全可以反败为胜,夺取对方的神力。”

    杨十恶大笑,“原来你想的这是个,别人怎样我不知道,对你我非常放心。哈哈。”笑罢出屋去找椅子。

    房门一关,赵阿七立刻道:“太子丹对师兄说过什么?”

    “随便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为何杀人、为何要挑拨异人比武,他说一旦分出强弱,强者自然会支持他,弱者也不敢反抗。”

    “他说得没错,但这不能算‘玩弄’,只要能去除病症,大家都愿意奉他们两人为首,何况他们的功力远远高出众人。”

    “这位呢?也愿意吗?”胡桂扬用下巴指向小谭。

    “有得必有失。”赵阿七淡淡地说,目光不动,反正“有所失”的不是他。

    “唉,我真佩服太子丹,异人本来分成几伙,各不统属,他用一个极简单的主意就将一切打乱,简单地分为强弱两伙,了不起。赵阿七,你不去看看罗氏?”

    “她是胜者,不需要我照顾。”

    “呵呵,可她的‘药人’是个男的,这几天要一直留在她身边……”

    赵阿七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师兄还真是愿意得罪人。”

    “没办法,我就是想得太多,你别学我。”

    赵阿七坐在那里不动,也不吱声。

    杨十恶端着椅子刚一进屋,赵阿七突然站起,向小谭道:“留在这里别出屋。”

    杨十恶惊讶地看着赵阿七离开,将椅子送到床前,“他去干嘛?”

    “他替你看管‘药人’,现在轮到你替他看管了。”

    “嗯?我可没求他。来,坐到椅子上,我助你练功。”

    胡桂扬坐到椅子上,调整一下坐姿,没急着练功,又看向墙角的小谭,“你们两个很像。”

    “哪像?”

    “都在郧阳当过仆人,变成异人之后都杀过主人。”

    杨十恶冷笑一声,“只能说好的主人难得一见。”

    小谭抬起头,“其实跟好坏无关,初变异人的时候,就是想杀人,身边有谁就杀谁,一两个月以后杀心才能慢慢平复。”

    杨十恶轻轻嗯了一声,认可小谭的说法。

    胡桂扬长长地哦了一声,“怪不得我手痒痒,看谁都挺可憎,你将我吵醒的时候,我真想一拳打死你。”

    杨十恶笑呵呵地说:“你很幸运,我们变成异人的时候,周围全是凡人,说杀就杀,你周围却是比你更厉害的异人,你想杀也杀不得。”

    “这叫幸运?憋得难受啊。”

    “顶多三天。”杨十恶有点不耐烦,“开始练功吧,火神诀你肯定会。”

    胡桂扬再找不出偷懒的借口,闭上眼睛小声念诵火神诀,没念几句就停下来,“以前都是没人的时候偷着练,面对你们两个,我沉不下心。”

    杨十恶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盒,打开之后捻取一枚红通通的药丸,“把这个吃了。”

    “什么东西?”

    “能够替代金丹,助你练功。”

    “就这不是乌鹊胡同的满壶春吗?那里的人兑酒喝,前院可能还有酒……”

    “用不着,这不是满壶春,我们叫它‘十日金’,一粒药丸能顶十日,服过之后,连你的腿病也能变好一些。”

    胡桂扬接过药丸,喃喃道:“宫里造出的药丸,应该没问题吧。”

    杨十恶等不及,顺手将药丸推入胡桂扬嘴里,强迫他咽下去。

    胡桂扬没有挣扎,“没什么味道,就是噎得慌,给我点水。”

    杨十恶拿来茶水,胡桂扬喝了一口,交还杯子,再次练功,这回坚持的时间稍长一些,但也没念完一遍火神诀,又睁开眼睛,笑道:“这玩意儿有后劲儿,还能再给我一粒吗?”

    杨十恶面露惊讶,“十日金,十天服食一粒。”

    “因人而异,我觉得自己可以多服一粒。”

    “药丸都是有数的,给你一粒,我就少一粒。”

    “三天之后你就用不到它了。”

    “即使去除病症,我也要用它增强功力……”杨十恶突然灵光一闪,转身向小谭道:“你没机会用到十日金了,对吧?”

    小谭抬起头,呆滞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