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大明妖孽 > 第四百一十章 神判

第四百一十章 神判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屋中椅凳不少,只有胡桂扬和袁茂两人坐着,其他人宁愿站立,围成一圈,小声议论。

    胡桂扬探身过来,“你没事吧?”

    袁茂笑道:“比你好得多,你怎么……左百户怎么跟你走到一块了?”

    “说来话长。”

    邓海升等人也将目光投过来,胡桂扬笑道:“都听听吧。说来话长,但也简单,几年前,你们五行教为了得到神力曾经犯过的愚蠢错误,如今又被左预重演一遍,而且他陷得更深,宁愿舍弃官职、朋友与父母亲人。”

    袁茂小声咳嗽,提醒胡桂扬注意言辞,不要用“愚蠢错误”这种说法。

    胡桂扬全当没听见,扫视五行教长老,“这回呢?你们准备为了神玉打算付出多大代价?至少要比左预多一些吧?或许可以死掉几千人,反正神玉只有一枚,人多不好分……”

    “闭嘴!”原太白教长老郝百英脾气暴烈,听不得讥讽,“五行教想要神玉,但是取之有道,不会做出你说的那种事!”

    “不会吗?江耘是怎么死的?”

    长老们沉默。

    胡桂扬冷笑道:“五行教、非常道成立各有百余年,分居南北,互不统属,即使同在京城,五教也是自成一派,怎么突然间说合一就合一?合一当然是好事,可江耘去找陈逊的时候,可曾通知诸位?这个时候他怎么又要当独行客了?”

    袁茂又轻咳两声,胡桂扬仍当没听见,继续激怒对方,“如果你们肯稍稍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左预与江耘的做法一模一样:查找神玉下落的时候借助别人的力量,夺取神玉的时候却一定要自己动手。此时此刻,你们也都在想着如何抛掉同伙,独吞神玉吧?”

    五位长老同时摇头,邓海升上前道:“江耘之死就是教训,五行教不会再度分裂。”

    胡桂扬笑着点头,“不会分裂就好。哦,对了,那个陈逊,他没有同伙,独自一人将江耘杀死。说来有趣,陈逊就是一名普通书吏,活了四五十年,虽在锦衣卫任职,很可能从来没学过武功,没碰过刀剑,接触神玉最多不过十几天,就能凭一己之力将‘南京白孟尝’打成‘北京死孟尝’。啧啧,神玉之名果然不虚,称得上神乎其神。照这样下去,再过几天,陈逊就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横扫……”

    “别说啦!”郝百英又是第一个没忍住,两步走到胡桂扬面前,“你想说什么?五行教不配拥有神玉?还是想挑拨离间,让我们现在就动手?”

    胡桂扬微笑道:“恰恰相反,我觉得你们还有救,这些天以来,你是第一个声称‘想要’神玉,而不是‘夺回’神玉的人。”

    郝百英一愣,“神玉原非本教之物,我当然不会说夺回。”

    长老戴德插口道:“也不能这么说,神玉原本无主,若论渊源,本教的真火令牌极可能来自天机船,与神玉同宗……”

    胡桂扬一拍大腿,“这才对嘛,想要神玉,就得跟这位戴长老一样,先确立神玉原属于我的信念,然后才能无所不用其极,与各方势力一较高下。”

    郝百英看向戴德,“神玉的确无主,所谓渊源深浅全无意义,五行教想要神玉,用不着特别的理由。”

    戴德摇头,“非也,咱们又不是强盗,拥有神玉必须名正言顺,否则的话何以服众?何以取得朝廷认可?”

    郝百英冷笑,“不用多,教内只需尽快出现两三位绝顶高手,自能服众,也能取得认可。”

    长老丘连华曾有一位异人弟弟,这时开口道:“只靠武功不行,若论渊源,本教也比不过他人。依我之见,关键还在闻家庄,闻家人尽入本教,这才是夺取神玉的最重要理由……”

    “一派胡言,难道五行教接纳闻家人反而有错,竟要屈居人下?”另一位长老白笙身躯高大,不怒自威,脾气也不小,“要我说,对闻家人以防为主,绝不能让他们接触到神玉。”

    神玉还没影儿,几位长老先争吵起来。

    胡桂扬笑着看向邓海升。

    邓海升没参与争吵,轻叹一声,示意胡桂扬到一边说话。

    两人走到角落里,邓海升小声道:“胡校尉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你不想让五行教参与夺玉。”

    胡桂扬笑道:“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人会与左预一样发疯。”

    邓海升一愣。

    “总之你们都挺正常,怒归怒,没有发疯。去夺玉吧,陈逊第一次杀人,必然惊恐,不会再走水路,没准你们真能抢在锦衣卫前头将人拦下。至于我,你们认我当教主,我就勉为其难当一阵,不认,我也没辙,世上出尔反尔的人多了,我不能对你们要求太高。”

    邓海升笑了笑,“胡校尉不用说了,请你稍等。”

    邓海升走回几位长老身边,等他们互相怒视、僵持不下的时候,开口道:“神玉之事毕竟遥远,今日相聚,是要商议一件重要的事情。”

    长老们之前已经了解大概情况,这时又都看向角落里的胡桂扬。

    郝百英又是第一个开口,“他当教主?我不认。”

    戴德道:“这不是认不认的问题,首先得弄清他究竟是不是曾加入火神教,如果他是本教中人,那咱们发过誓,谁也不能反悔,对不对?”

    “五神之誓绝不可悔。”丘连华摇摇头,“我觉得胡桂扬不能算是本教中人,他当年没拜过祖师和火神,也没参加过任何仪式,突然间就成为教徒,还要当教主,这个……如此儿戏之举,传扬出去,五行教何以立足?”

    其他三位长老纷纷点头,只有邓海升沉吟不语。

    郝百英的火气一直没降下来,怒冲冲地说:“你们火神教为了推出一位教主,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啊。”

    邓海升正色道:“现在只有五行教,没有火神教,当初我们认胡桂扬为‘火神之子’时,没见人反对,真火令牌一直放在他手中,也没见人去夺回来。认不认他为本教中人,可以商议,若说我们有私心,我不能认。”

    郝百英脸上一红,拱手道:“抱歉,是我嘴上没有把门的,胡说八道。可是……可是……”

    五位长老你看我、我看你,都说不出话来,胡桂扬的确接触过神玉,也的确被当作“火神之子”,这么论起来,还真有当教主的资格。

    戴德试探道:“就算胡桂扬当初曾加入本教,但是这几年游离在外,就算是退教了,对不对?”

    有人点头,有人不语,觉得这个反对理由有些牵强。

    胡桂扬上前,“不如这样,当初是种火老母将我认作‘火神之子’,再将她找来,如果她还认我,我就是教主,如果她不认我,我也不勉强,乖乖告辞,滚回城里继续当校尉,从此不提五行教是非。”

    五位长老互相看看,邓海升道:“我觉得这的确是个办法,种火老母的判断,大家总该相信吧。”

    种火老母原先只是火神教的神婆,极受尊崇,并入五行教之后地位不减,虽不参与教中事务,遇有仪典,必然请她出面。

    “好,这事本来就有些古怪,那就干脆听凭神意。”在郝百英也表示赞同之后,其他人再不反对。

    “请胡校尉、袁校尉在此稍等。”邓海升要去请种火老母。

    “这位是袁百户。”胡桂扬纠正道。

    “袁百户,多有得罪。”邓海升等人退出房间。

    “你真想当教主?”袁茂马上问道。

    “没办法,走到这一步了,只能继续走下去。而且——当教主应该有点好处吧?校尉的月俸可不高。”

    “呵呵,我与五行教只有泛泛之交,不太了解他们的规矩。”

    “嗯,当上教主自然知道,不当教主我也不关心。不知道锦衣卫抓到陈逊没有?”

    “我好像见过陈逊,是那个身形中等,腰背微驼,总是一脸严肃的书吏吗?”

    胡桂扬想了一会,“书吏好像都是这个样子,陈逊倒是有个特征,下巴上有个长毛痣……”

    “没错,我见过他,那是一个极普通的人,真能杀死江耘?据我所知,江耘并非只靠舍钱成名,他的武功不错,至少年轻时曾在江南打败过不少高手。”

    “我也只是一猜,当然,我最近猜错的时候比较多。”

    两人一直闲聊,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子夜已过,房门再次打开,几名长老簇拥着一名老妇进来。

    闻不语也在长老之中,显然是要第一时间得到答案,站在门口,冷冷地打量胡桂扬。

    五位长老一字排开,站在老妇身后。

    袁茂急忙起身,拱手致意,没敢开口。

    胡桂扬也站起身,拱手笑道:“你比我记忆中矮多啦。”

    老妇背负双手,弯腰抬头,勉强能到胡桂扬胸口,“嗯,火神镜将我放大不少,可惜,镜子没了。”

    “那些有颜色的火还在吗?”

    “在,你想尝尝?”

    “不想。呃,需要我做什么?”

    老妇摇摇头,“弯下腰来,让我仔细看看。”

    胡桂扬弯腰,老妇拨拨眼皮、看看牙齿、捏捏脸颊,很快完成检查,“行了。”

    胡桂扬直起身,笑道:“我是不是‘火神之子’?”

    “只要你还是你爹娘的亲生儿子,就是‘火神之子’,改不了。”

    “我是被抱养的,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

    “但是总有爹娘吧?”

    “当然。”

    “那你就是‘火神之子’,也是本教教主。唉,好好的火神教,非要并入五行趣,无趣。”老妇摇头,转身要走。

    戴德急忙拦住,“种火老母,兹事体大,不可如此草率……”

    老妇一瞪眼,“不相信我的判断,还找我干嘛?你们是肉眼凡胎,看不透本相,难道我也跟你们一样迷迷糊糊?”

    戴德一时语塞,看向其他人,希望有人能拦住种火老母。

    开口的人却是胡桂扬,“种火老母,既然我是教主,为什么你不向我跪拜?”

    “教主是凡人,神婆是半仙,我当然不用跪拜,以后你还得去拜我呢。”种火老母推门出去。

    五位长老与闻不语都没跪下。

    胡桂扬笑道:“不好意思,我是教主,第一道命令……”

    “不管谁当教主,我们一定要夺回神玉。”闻不语生硬地说。

    “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没错,这就是我的第一道命令。”胡桂扬又让众人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