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后悔无妻:前夫请矜持 > 第132章 交替出招

第132章 交替出招

作者:妲己陪你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觉得你这一切都是猜测,根本都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想象!”

    “就算你拿出这么多东西,你也没有办法能够证明它们是一种证据!我提出申诉,请求进一步调查!”

    傅凉旭只能说出这句话。

    他承认,他已经落入了周游的陷阱之中。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如今这个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傅凉旭又要尽力保护住这边的所有人。

    周倩影有精神病,这样的猜测看起来是毫无根据的,但是实际上只要稍微一思考,就能知道这个猜测能够成立。

    周倩影这个女人,在之前的种种表现中,确实显得十分偏执。

    有些事情她一定要得到,有些事情她一定要完成。

    就比如盗取薛芷夏的设计图,把它们全都变成自己的设计。

    这是她一直坚持了很多年的事儿,除了薛芷夏的设计出众之外……

    好像真的是她本身的问题。

    她心里一直对薛芷夏的设计有一种偏执。

    一直对薛芷夏这个人都有一种偏执。

    以至于这种偏执在她心里根深蒂固,成为了她的习惯,无法抹去。

    正如周游所说,在之前的种种案件之中,特别是工厂绑架案之中,这个人确实是联系的傅凉旭。

    并且对于傅凉旭来说,也正是周倩影才造成了对他的影响。

    傅凉旭不得已说出了刚才那句话,周倩影到底有没有精神疾病。

    这件事情要是调查起来,绝对是一件耗时巨大的问题,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调查出来,那么柳欣瑜就会……

    周游这时候又说话了。

    “现在让我来听一听我的当事人,她对于周倩影这个人的意见。”

    不是她如何无辜,不是她柳欣瑜是无罪的,就只是对于周倩影这个人的意见。

    这也是周游博取观众好感的一种方式,现场果然有人对着柳欣瑜微笑起来,表示很欣赏这个女人。

    柳欣瑜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发懵,现在被周游这么一叫,也完全反应过来了。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演戏,但这恰恰就是她的强项。

    不就是演戏么?她能够把现场所有人的情绪抓住。

    果然,她眼眶已经泛红了,但是极力克制着自己,表现出一种让人心疼的平静来。

    她就这么看着台上的听众,声音有些哽咽。

    但就是这样的声音,让人觉得她无端受了很多委屈。

    “周倩影这个人,是一个想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的人,我也深受她的……迫害和折磨。”

    “开始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我才发现了,原来她也爱着傅凉旭……”

    “她这个人,就是想把别人的一切都抢走。”

    “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虽然也喜欢傅凉旭,但是这个人终究不是属于我的。所以我也不能阻止她对傅凉旭的一种虐夺……”

    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有意无意地飘向薛芷夏。

    意思就是,你的人你却不出来争夺,反倒让自己变成了这样的角色。

    害得她被卷进了各种各样的案件之中,沦落成这样。

    现场的人们都开始议论了起来,人们的意见已经明显分成了两个流派。

    一个是支持薛芷夏的,她出场时候的从容淡定还是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个是支持柳欣瑜的,她的一番话好像真的是发自肺腑的,能够让人对她产生一种无端的相信。

    她这个人,应该是无辜的吧?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已经死去的周倩影干的吧?

    一大部分人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而这恰恰是周游想要的效果。

    所以他满意地勾起了嘴角,觉得胜利已经完全走到了自己这边,开始向自己这一方倾斜。

    他看着一直对着自己的摄像头,红灯一直在闪烁。

    说明这一次的庭审一直在直播,他不知道那个人会怎么样评论,但是那些评论……

    绝对不会差!

    这是他的天下了,已经。

    他在国内打响的第一次战役,就是要这么要完美无缺。

    就连他刚才看好的薛芷夏都让他失望,这个女人基本上已经开始一言不发了,什么都不说,也不回应自己。

    他原本以为这个女人能够跟自己有一场精彩的对抗。

    以至于所有人都看到自己多方面的回应。

    顺便他还能抓住漏洞,把薛芷夏甚至是傅凉旭都拖下水,把情势完全逆转。

    但是他想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人竟然把一切都忍下来了。

    这让他很失望,也觉得这一场战役赢得也太轻松了一点。

    亏他之前还做了那么多准备,早知道就轻松应战了。

    傅凉旭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薛芷夏制止了。

    她知道周游这个人一直在挖坑等待他们跳进去。

    此时此刻的任何回应,都将成为这个人的机会,让他成功救出柳欣瑜。

    但是现在,柳欣瑜的眼神,真的让她觉得很讨厌啊。

    柳欣瑜就这么得意地看着她,好像把全世界都掌握在手中了。

    就这么得意洋洋地向自己炫耀着,快要到手的一切。

    她薛芷夏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既然这边的案件可以推给周倩影,那么之后,在周倩影死亡之后发生的一切,自己可以进行无限放大吧?

    周游甚至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之中。

    薛芷夏申请发言了,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周游更是觉得异常惊喜,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鱼儿就快要上钩了,钓鱼的人怎么能够不感到极度兴奋呢?

    薛芷夏的声音还是很沉稳。

    “我想请被告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医院对医生进行威胁。”

    “并且绑架医生的女儿作为筹码,对未成年人造成二次伤害呢?请被告详细说明一下。”

    周游的脸色就这么阴沉了下来。

    这一场庭审,打的本来就是心理战。

    这个心理战不光是他和薛芷夏之间的。

    更有某种程度上,这场心理战是他和听众之间的心理战。

    因为他也没有一直可以利用的资源,唯一可以通过抢夺得到的资源,就是现场这些人。

    以及网络上那些人的舆论,只要舆论倒向他们这边,那他们就赢了。

    可是薛芷夏现在提出的这个请求,让他看到了一种威胁。

    对于自己已有舆论的一种威胁。

    这个女人果然是不简单的,因为这个要求里面暗藏杀机,让他开始觉得棘手了。

    这个案子,其中蕴含的不确定性实在是太多,因为舆论的倒向极其重要。

    薛芷夏却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情提出来,就是为了让听众看到一个真实的柳欣瑜来。

    而在柳欣瑜的所有罪名之中,这恰恰是他周游不可以反驳的一项。

    这是柳欣瑜确确实实干过的事情。

    甚至他们两个人的通话内容都被完完全全地记录了下来,要人怎么否定。

    难道柳欣瑜只能够说——

    啊我真的绑架了那个孩子,就因为我想以此威胁医生。

    让他成为自己的助力,把傅凉旭的样本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换出来,换上孩子父亲的样本?

    如果这样说,那么柳欣瑜的形象自然就是一落千丈。

    所有人都会看到这样一个为了自己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女人,那么之前对她的所有信任,自然就会完全土崩瓦解。

    周游没有想到,薛芷夏的反应力会这么迅速。

    柳欣瑜也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用一个求助的眼神望向了周游。

    希望他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否则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恰恰就是这一个眼神,让薛芷夏捕捉到了。

    所以她微笑着说。

    “难道被告自己不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非要让自己的律师回答么?这些罪名,难道是律师先生犯下的么?”

    周围的观众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柳欣瑜之前为什么一直依赖着这个律师的发言?

    就算是刚才的情况,也是律师一直在喋喋不休,构建起他们对于柳欣瑜的印象。

    但是柳欣瑜这个人,这个真实的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只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巧舌如簧的律师来说,说得天花乱坠。

    凭什么他们就非得相信周游所说的一切呢?

    人们更愿意相信的还是自己的眼睛啊。

    于是这些人都开始对柳欣瑜转变态度,不再想听周游对于她的形象塑造来。

    柳欣瑜听了这个问题,不由得涨红了脸。

    是的,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但是薛芷夏就这么直接戳破她,这让她觉得恼怒又难堪,于是习惯性地咬了一下嘴唇。

    薛芷夏又看到了这个小动作,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怎么了?被告小姐,是不是觉得非常紧张了?但是要你说出事实真相,就有这么难么?这只不过是法庭上必要的东西啊。”

    为什么法庭上需要的东西你都拿不出来呢?

    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现场的人都听到了这样的信息,对于柳欣瑜的怀疑也就更加明显。

    周游皱起了眉头。

    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薛芷夏抓住了这个空挡,让人拿出了她的证据,展示到了所有人面前。

    “虽然大家都已经在网络上听过这段了,但是我们到现场再听一遍。”

    柳欣瑜的脸色煞白,她知道这是什么,不就是她威胁那个医生时,被他录下的一段话么?

    她凭什么一直抓着自己不放!

    要把自己所有的伤口都暴露在这些人面前。

    现场就开始播放起了这段录音。

    但是神奇的是,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的内容,但是拿到这个特定的场景里面听,竟然觉得柳欣瑜的声音格外刺耳起来,尤其尖利。

    之前的形象已经完全崩塌了,这个女人……

    某种程度上说起来,才更像一个偏执狂。

    周倩影的那种偏执大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是柳欣瑜的偏执和疯狂,倒是千真万确了。

    这就是薛芷夏想出的对策,这个女人所想到的,就是放大柳欣瑜的这种形象。

    她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