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都市无敌神医 > 第两千二百八十章 话说,你到底是男是女?

第两千二百八十章 话说,你到底是男是女?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都市无敌神医 !

    黑袍半圣见到阴柔男人亲自出手,眼角闪烁寒光,心中暗骂:“可恶的狗腿子,最好被干死。”

    天空中。

    阴柔男人刚出战舰,唐沐阳就问道一股子血腥味,还夹杂着一种莫名的臭味。

    这个男人,有问题。

    这是唐沐阳的第一感觉。

    这股恶心的味道,不是身躯上异味,是灵魂上的肮脏,那种深入骨髓的肮脏。

    阴柔男人迈着似公鸭嗓子叫嚣道:“大夏族的小子,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投降,我可以饶你不死。”

    阴柔男人的嗓音属实难听,唐沐阳忍不住捂住一只耳朵。

    “你是个阴阳人吗?”

    “说话的嗓音不男不女。”

    阴柔男人的脸顿时成了酱色,嘶吼一声。

    “小子,你是自寻死路!”

    阴柔男人双手放置在身边两侧,呈利爪状,污秽血气凝聚在利爪上。

    周围芜湖的血腥越来越重,唐沐阳内心既然有想吐的感觉。

    到达皇境五感超群,但也可封闭五感,就算是封闭了五感,也阻止不了心中的恶心。

    阴柔男人双手向前挥动,大吼一声。

    “幽冥血爪!”

    两个腥风利爪伴随这鬼啸,凭空出现。

    随着离唐沐阳越来越进,那腥风利爪也越来越大,逐渐达到千丈,遮天蔽日的。

    唐沐阳强忍着恶心,向前挥拳。

    八木龙庭!吼虚空中,龙吟声不断响起,八条青色巨龙,纵横在幽暗的深空中,道道恐怖的威压,犹如潮水般扩散开来,撞向腥风利爪。

    砰砰砰很快,爆炸声响起。

    一朵朵蘑菇云,在空中绽放,掀起的滔天气浪,绵延数百万里,血魔教的舰队,遭遇两股能量的余波,波及的向后退了数百米。

    阴柔男人用袍子遮挡能量余波产生的烟雾。

    烟雾消散后,见到唐沐阳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略感惊讶,随即说道:“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能够接住我的幽冥血爪。”

    “要知道,有不皇境巅峰的强者死在我这招之下。”

    唐沐阳不屑的撇嘴,这两张利爪看着血雨腥风,充满了恐怖的威压,但实际的威力在唐沐阳看来,完全就是软趴趴的,仿佛纸糊的洋娃娃,一戳就破。

    “你这两掌娇弱的似女人,还是说你就是女人?”

    “看你也不像啊,但看起来也不是男人。”

    “话说,你到底是男是女?”

    “或者你两者都不是?”

    这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也触及到了阴柔男人心底的禁忌。

    恼羞成怒的嘶叫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的嘴还是不是那么硬。”

    话落,阴柔男人双手重合,不断的掐着印记。

    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快,周围也逐渐出现异象。

    血色的雾气弥漫,哪怕是在夜晚有清晰可见。

    阴森的鬼啸声越来越多,最后连成一片。

    一个由血雾组成的骷髅鬼首汇集在天空,观其面积,横跨万丈,遮天蔽日。

    玄武王庭的大厅。

    虬髯大汉像是卖弄得意玩具的小孩,嚣张的说道:“大人身为教主的亲信,深受教主真传,一身修为直至血之大道。”

    “这‘亡灵血骷’乃是大人的拿手绝技,曾经大人使用这招,斩杀过半圣境界的强者。”

    “在这招面前,唐沐阳就像是挡车的螳螂,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刀疤脸汉子心提到了嗓子眼,不安的说道:“赵老,你说前辈能应付吗?”

    赵老抚摸花白的胡须,双眼紧紧的盯着战场。

    “战况瞬息万变,老夫也难以分辨了。”

    嘴是这样说,但是他眼底的担忧是掩盖不住的,显然他也不看好唐沐阳。

    唯有玄武王,闭目稳坐的调理气息,一副不关系战况的样子。

    光头汉子在远处见到玄武王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牙齿咬的嘎嘎作响。

    要不是玄武王修为比自己高,他非得把其教训一顿。

    天空中。

    亡灵血骷!随着阴柔男人的嘶吼,巨大的血色骷髅头,伴随着阴森的鬼啸向唐沐阳袭击而来。

    唐沐阳忍不住后退几步,倒不是他惧怕血色骷髅头,而是伴随着骷髅头的靠近,腥臭味越来越重。

    而唐沐阳也识别出来了这腥臭味道,此前在虬髯大汉与赤发美妇的身上也隐约闻到过。

    这血魔教实力越高深,身上的腥臭味道越重?

    这真是亘古奇闻。

    唐沐阳实在不能忍受这巨大的腥臭味道,激发元气,挥动衣袖,一道元气飓风形成。

    随着唐沐阳衣袖频率挥动的越快,飓风逐渐转变成龙卷风,迎上了血色骷髅头。

    就像是扇走烟雾那么简单,血色骷髅头迎上元气龙卷风的瞬间,被席卷成血色雾气,向舰队飘荡。

    不可闻的恶心腥臭味道,在舰队弥漫,士兵们纷纷掩盖口鼻,不少的士兵忍受不住恶心,呕吐起来。

    黑袍半圣皱眉,强忍着不吐出来,心中暗骂更频繁了。

    “这该死的狗腿子,杂粹,恶心的死蝙蝠。”

    阴柔男人的脸色阴沉似黑墨,倒不是攻击被击散感到愤怒。

    实在是连手下的士兵都嫌弃自己,这让他的自尊心严重受损。

    唐沐阳掩盖口鼻,皱眉鄙视的说道:“你们血魔教的高手,都是像你这样的臭虫吗?”

    这句话似一把利剑,刺中了阴柔男人的心脏,面目狰狞的嘶吼道:“你懂什么!”

    “看我撕碎你!”

    唐沐阳看见阴柔男人又要攻击的架势,嫌弃的说道:“我受不了你了,像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一秒,就是对这个美好世界的侮辱。”

    唐沐阳掏出一把剑形法宝,对着阴柔男人一挥。

    神魂湮剑!青色的剑气回荡在空中,破碎空气的铮铮声撕裂着耳鼓膜。

    咔擦!剑气在高速的移动扯破了虚空,裸漏出大片的漆黑空洞,牵引着周围的树木吸入。

    阴柔男人丝毫没有反应的余地,顷刻间被撕破了身躯。

    不光如此,在剑气的余波下,残躯被彻底湮灭,化作腥臭的血雾,游荡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