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姜沫墨景天 > 第213章 一生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

第213章 一生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

作者:默默此情相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环星大厦的办公楼不仅贵的要死,关键是,整座大厦基本上每一层都租出去了,就算是你有钱,也不一定能将公司搬过去,可是,天娱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准确吗?”周涵皱眉问道。

    “天娱公布出来的。”

    周涵咬着下唇,扣着手指,方才的笑容越发牵强,“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办公地点,说明不了什么!”

    “而且,我针对的姜沫,又不是天娱,我已经明确表示过了,只要天娱开了姜沫,那飞娱也不会狙击天娱!”

    周涵方才微微有些紧张的情绪立刻放松了下来,“之前他们在安城,我做什么都很不方便,现在他们到了京城,这可是我们的地盘,我会让他们知道,公司留下这么一个扫把星的悲催后果!”

    她眸间闪过一道戾气,“我会让天娱自己放弃姜沫这个大麻烦!”

    宁远双眼微沉,觉得有些不安。

    商场上的多年经验,让他有着近乎敏锐的直觉,飞娱狙击了天娱这么多次,一开始飞娱都是占据有利地位,好型随时都有可能碾压天娱。

    但是,每次结果都以飞娱失败告终。

    姜沫总能从中收获一些东西。

    然后一点一点进步,一步一步向上爬。

    从关云羽的专辑,到山河令的主题曲和绣娘的客串,每一次,姜沫看上去都非常凶险,但同样,每一次她都可以转危为安,甚至可以借着这件事情,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他担心,这次也不例外。

    “得罪一个导演,也有往姜沫身上泼脏水,值得吗?”宁远离开之前,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

    周涵微微一笑,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自然值得。”

    宁远没再继续劝说,走出总经理办公室,他不禁思考,是不是可以考虑跳个槽?

    飞娱这艘巨轮,虽然谈不上风雨飘摇,但是,却有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危险。

    他游泳不太好,不想被淹死。

    医院里。

    墨景天将工作搬到了姜沫的病房。

    东雷将想要他处理的紧急文件带过来,等到他处理好之后,东雷再拿回公司。

    老板娘身体虚弱,需要照顾,东雷和韩立半点意见都没有,每个人的工作量直线上升,他么不是没有脾气,不过,脾气全都转移到了飞娱,周涵,周昊,姜家人的身上。

    对老板和老板娘,那都是笑的如春风般和煦。

    只是,大老板的表情太难看,周身散发着冰冷骇人的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虽然墨景天一直压抑着的,但是那股暴戾因子,还是不住地向外渗透着。

    弄得东雷和韩立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个处理不好,就被迁怒了。

    事实上,墨景天这回特别能忍。

    即便是工作上有几处失误,他也只是冷气放得更多,并没有发火。

    这一切持续到谢菲过来汇报工作的时候。

    宽敞的高级个人病房,几个人围坐在茶几边,听过谢菲汇报网络上的近况,墨景天还没怎么样,东雷就先怒了。

    “周涵这是不想好了,污蔑姜沫污蔑上瘾了说吧?老四,你说怎么做?我第一个支持!”

    “做个人不好吗?周涵这么能闹腾,不知道周氏集团还能支撑多久?我现在真的是非常期待,周涵进集团公司之后的情况了!”

    韩立笑的浅淡,眸中闪烁着兴趣盎然。

    “既然她喜欢耍存在感,自导自演的这么欢,我们也不能辜负人家这一番努力。”墨景天勾着才唇角,笑的温和。

    但是莫名的,几人就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袭来,只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东雷兴致上来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老四,要不要端了飞娱?不过就是一个娱乐公司的总经理,蹦跶那么欢!”

    “不,”墨景天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姜沫,唇角不自居上翘,笑的温柔宠溺。

    “不是吧?老四,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放任她蹦跶,这不是你性格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你不用担心周氏集团发难,他们不敢的。”

    东雷对墨景天的反应很是疑惑。

    “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忙的脑子都生锈了,”韩立瞅了他一眼,笑呵呵的调侃道,“大老板是怎么人,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吗?他跟善良能搭上边吗?”

    东雷挑眉,“所以?”

    “这种事情交给沫沫亲手做比较好,她应该更喜欢自己亲自报复回去,这样才更有成就感。”墨景天笑的温和。

    东雷皱眉,“你就对你家小娇妻这么有信心?万一她对付不了飞娱呢?再怎么说,那也是业界大三娱乐公司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娱现在还只能算是正在发展中的小狗,连马都不是。”

    墨景天扫了他一眼,好像是看傻子一样,“我觉得韩立说的没错,你的脑子可能真的有些问题。”

    “什么意思?”东雷看了看韩立,又看了看墨景天,只觉得一脸懵逼。

    “意思就是,你太蠢了!姜沫处理不了,不是还有大老板吗?你当大老板是摆设?”韩立解释道。

    东雷眼角直抽,不服气的嘀咕,“刚刚不是你说的你不亲自动手,要留给姜沫自己处理,现在又说要帮忙,你能不能坚定一下自己的想法,不要那么善变?”

    韩立一手勾过东雷的肩膀,轻笑感慨,“大老板的心思你不会懂的。”

    东雷很是无语,白了他一眼,“我知道我没他智商高。”

    “不,这个跟智商没关系。”墨景天说道。

    东雷和韩立抬头看向他。

    “主要还是因为你没有老婆。”墨景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东雷:“靠!单身狗就没人权了吗?”

    韩立看着他跳脚的模样,满脸笑意。

    东雷疑惑看他,“你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被这么嘲讽你都忍得了?单身狗就得被拉出来被嘲讽吗?”

    韩立向后倚着沙发,“我又不是单身狗,为什么要有反应?”

    东雷:“”

    不是说好了,一生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吗?

    为什么明明都是单身,你们就悄悄脱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