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绣色生香 > 230 将计

230 将计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百人的哭声,震天动地,让听者心头寒凉悲恸。

    “儿啊。”城门上,有老妇人在喊,声嘶力竭,“娘不期望你大富大贵,娘只想让你堂堂正正的活着,顶天立地,死后能有脸去见祖宗。”

    “爹爹。”小孩子的声音,稚气未脱,“爹爹,我好想你啊。”

    “夫君!”女子的声音,透着期盼和思念,“夫君,你快回来吧,难道要与我们隔城相见,成为仇敌吗。夫君!”

    一声声的传来,引得后宋军中响起低低切切的哭声,不敢乱动可心却跑到了城内。

    “娘!”不知道是谁回了一声,“娘,儿子还活着,儿子没死!”

    沈湛放了笔,从军帐中出来,周奉迎过来低声回道:“侯爷,是对面的人将咱们这边将士的家人找来了,他们这是打算用亲情来瓦解我们军心啊。”

    沈湛微微颔首,站在篱笆墙内看着对面,两地相隔不到千步,听的不算真切,看了一刻又转眸往自己军中去看,就看到篱笆墙边密密麻麻站了许多人,眼巴巴的看着对面。

    似乎想要去,却又不敢。

    “侯爷,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对我们不利啊。”周奉低声道:“对面虽只找了五六十人的家属,可那六万人感同身受,都在偷偷抹眼泪呢。”

    本就是俘虏而来,虽也曾跟过沈湛,但毕竟局势有异,想让大家一条心,这是很难做到的。

    “无妨!”沈湛道:“告诉他们,谁想过去就过去,这里不强留任何人。”

    周奉一怔,担忧的道:“要是……”人过去了就是兵力啊,不是他们的人那就是敌人,是敌人就不能留,“要不,谁过去半道上就射杀了?”

    沈湛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没事。婉婉说路都是人选的,脚在他们身上,他们有这个支配权。”

    周奉想了想这句话,顿了一刻跟着沈湛重新进军营,“那……属下去告诉大家?”

    “去吧。”沈湛道:“谁要走,这个月的军饷提前发,让他们带过去跟着家人好好团圆。”

    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仁慈了,周奉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说。

    对面城楼上,孔江拿过千里眼对着这边看,笑了笑,道:“有效果,对面的篱笆墙站了那么多人,这一喊对面八万人就有八万条心了。”

    “这打仗心不在一处,还打个屁啊。”孔江放了千里眼,和城楼上的家属道:“接着喊,将你家儿子,男人,父亲喊回来了,老子赏五两银子一个人。”

    “谢谢军爷。”那些妇人孩子也不懂,一听无两银子就更加卖力的喊了起来,爹,儿子的不停的吆喝着。

    难受是真的难受,思念也是真的,所以喊出来的感情并没有作假。

    忽然,有人喊道:“大人,您快看。”

    孔江一转头,就看到有人翻过了篱笆墙,一步三回头的往这边来,不停的回头看着,似乎很害怕的样子的。

    “认出没有,是谁家的。”孔江眼睛一亮,随即有个女人兴奋的道:“是我男人,是我男人。”

    孔江道:“喊!”

    “孩子她爹。”那女人挥着手,跳着喊道:“我在这里,我和儿子都在这里。”

    男人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和孩子,迫不及待的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去看,身后是后宋的军营,昔日同生共死的手足,他再走几步,就会变成敌人,下一次见面,大家就要刀兵相见不死不休了。

    “对不住。”男人行了礼,掉头就冲着泽州城里跑,身后有人喊道:“叛徒,杀了那个叛徒。”

    嗡嗡的闹腾起来,忽然有人打断话头,回道:“他媳妇孩子都在城楼上,谁他妈是叛徒,他不是。”

    “我……我也过去。”随即有人喊道:“我……我也去。”

    紧接着又有两个人爬出了篱笆院,朝着那边跑,裘戎举起弓拉开,正要射箭,却被周奉一把拦住,道:“侯爷说让他们过去。”

    “先生。”裘戎道:“这个头不能开,否则就如开闸的水,收不回了。”

    周奉点头,“我也是这么劝侯爷的,但是侯爷说人心不在留不住,就随他们的意。”

    裘戎收了弓箭,气的摔在地上,怒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真不得一箭穿心钉在墙上晒成肉干。”

    “他们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人。”周奉道:“现在过去,也是情理之中。”

    裘戎气的踢了一脚篱笆,怒道:“我去找八哥。”说着转身就走,周奉摇了摇头跟在后面去找沈湛。

    对面,孔江很高兴,喊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城门吱吱嘎嘎开了一条缝,跑过来的三个人钻了进去,城内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孔江很高兴,喝道:“继续喊,要将咱们的兄弟都喊过来。”

    “要让沈湛自取灭亡。”孔江兴奋的来回走,下了城楼,拍了拍回来的三个人的肩膀,道:“好兄弟,你们被逼无奈我们理解,现在回来了,大家依旧是兄弟。”

    那三个人跪地行礼,道:“多谢将军收留,我们兄弟一定肝脑涂地,为大周效力。”

    “好。”孔江哈哈大笑,道:“来人,一人赏五两银子,给一天的假。”

    三个人磕头,城楼上的家属下来,三家人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孔江回自己的房间,铺纸写奏疏,将今天的情况悉数禀奏赵之昂,信三日后送到燕京,赵之昂看后心情好了很多,哈哈笑着和杜公公道:“不是自己人就不是自己人,还想用老子的兵打老子,他沈湛算个什么东西。”

    “圣上英明。”杜公公笑着道:“有您坐镇,后宋军支撑不了多久。”

    赵之昂微微颔首,正要说话,水公公在门外露了个脸,赵之昂道:“鬼鬼祟祟做什么,有什么事进来说。”

    “是。”水公公进来,行了礼,道:“太孙殿下在殿外候着求见。”

    赵之昂脸一沉,怒道:“让他滚,老子现在不想见他,这个蠢货。”

    “是。”水公公忙垂头应是出了门来,抱歉的和赵治庭道:“殿下……圣上他正忙着,要不,您明儿再来?”

    赵治庭当然听到了赵治庭的那个滚字,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垮着肩膀回走,迎面便碰到了赵峻,两人互相见了礼,赵峻道:“今日可有空,去我府中喝一杯?”

    “五叔,近日无心吃酒,改日我做东请五叔。”赵治庭说着,拱了拱手,绕开赵峻走了。

    赵峻颔首,回头看着对方的背影,眼底划过得意。

    蠢货!和你老子一样蠢。

    赵治庭往凤梧宫去,门口守着的女官见着他,尴尬的道:“殿下,娘娘说了,这几日让您在家里好好歇着,也不要常来宫里走动,她身子好不用时时来请安。”

    这就是不想见到他了,赵治庭不甘心的朝殿内看了一眼,喊道:“祖母!”

    “娘娘。”刘嬷嬷给皇后捏着肩膀,低声劝道:“殿下心里也难过,要不,您见见他?一家人,说开了就行了。”

    皇后摆手,“让他自己想几天,否则他一辈子都没长进。”说着想起了赵标,“可怜我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去了。”

    刘嬷嬷听着叹了口气,喃喃的道:“太孙殿下也是,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偏偏他迷住了。害的太子殿下……唉……”

    “所以我生气,纵然他也是我骨肉,可我心里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皇后气的摔了茶盅,道:“当初让他不要这个女人,他偏偏不听,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好了,娶了个仇人祸害,害死了自己老子,这个蠢货。”

    刘嬷嬷也无话可说,朝外头看了看,赵治庭已经走了。

    回了太子府,太子妃病倒在床上,他换了衣衫进了卧室,太子妃见他进来,就翻身朝里面睡着,赵治庭喊了一声,“母亲。”

    “你不要喊我。”太子妃道:“你让我冷静几天,免得我见着你,会说出恶毒的话来。”

    赵治庭也生气,“你们一个两个,凭什么这么对我,我要是知道她的身份,我怎么可能娶她。我也是无辜的。”

    “你无辜的话你父亲怎么办,你让他九泉之下情何以堪。”太子妃坐起来,哭着道:“你这个不孝子,你害死了你父亲。”

    赵治庭双眸血红,气的道:“我没有,您不能这么说我,我也不想。”

    “就是你害了你父亲。”太子妃憋着一口气,没头没脑的打着赵治庭,“你这个孽障,孽障!”

    赵治庭痛苦的推开太子妃,甩袖就走,“是,是我的错,我去死行了吧。”说着就负气出了门,在街面上走了一圈,发现无处可去,便一转头去了醉春楼。

    里面的老鸨自然是认得他的,一见到他就扑了过来,“赵公子,今儿可是来找昭儿姑娘,是喝酒还是听曲儿,过夜是也是可以的。”

    “喝酒。”赵治庭说着上了楼,那位昭儿姑娘已经迎在了楼梯口,笑盈盈的上前来行了礼,道:“赵公子。”

    赵治庭打量着对方,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嘴角两个酒窝,眉宇间透着一股子娇蛮的劲儿,他看着就有种熟悉感,欢喜的很,“走,陪我喝酒去。”

    “奴家今儿不喝酒。”昭儿姑娘道:“奴家的花还没绣好呢,要不,您喝酒我在一边陪着您?”

    绣花?赵治庭眉梢微扬,点头道:“好,你绣花。”说着就进了房里,丫头摆好了酒菜,他自斟自饮,昭儿姑娘就坐在靠窗的绣架前绣花,垂着头两条麻花辫垂着肩膀上,黑黝黝的,时不时抬头冲着他一笑,他心头顿时酥了一半。

    “公子喜欢我吗。”昭儿姑娘问道:“我是不是很好看。”

    这话似曾相识,赵治庭点了点头,道:“喜欢。”

    昭儿姑娘掩面一笑,眉眼都弯了起来,啥事可爱。

    燕京的事孔江不知道,赵之昂的口谕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是六天后了,此刻,已经有一百十三人翻过了篱笆墙进了泽州城,再接再厉,人一定会越来越多。

    “大人。”他的副将问道:“圣上怎么说?”

    孔江就道:“圣上当然是高兴,夸奖了我们办事有力。”

    “等咱们的人都过来了,咱们就出城去,弄死外面那些人。”

    大家心情很高,泽州城内军情激昂。

    “大人,大人。”忽然有人冲了过来,“对面打起来了,似乎有人要过来,裘戎不让,两边打起来了。”

    孔江眼睛一亮,激动的道:“走,去看看。”

    他们上了城楼,属下递过来千里眼,果然就看到对面军营里闹哄哄的,孔江在人群里一眼找到了沈湛,“那是沈湛!”

    就看到,沈湛正拉着裘戎,和众人喝道:“都给老子住手,谁想过去就赶紧滚。”

    “侯爷,是您说的,要是我们过去了,您不准背后出手杀我们兄弟。”有人不怕死的吼道。

    沈湛一摆手,道:“滚!”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鼓励的点点头,一鼓作气的喊道:“不想留的,跟我走。”

    一瞬间,附和声四起,“我!”

    孔江激动不已,哈哈笑道:“对了,就是这样,这一次至少有五六百人。”

    “大人,人……是不是多了点?”他身边的副将犹豫的道。

    孔江微微颔首,道:“无妨,进来后派人先看着几日,确定无事了再放出来。”人不算多,孔江觉得没什么事。

    “好。”副将点头,让城楼上的兵士挥着手,喊道:“兄弟们,快过来!”

    这边一大队人马开始翻篱笆墙,有人直接从军营门口出来,孔江拿着千里眼盯着沈湛,就见对方黑着脸杀气腾腾压着怒火的样子,他哈哈大笑,道:“沈湛憋屈的样子,太解气了。”

    楼上的人也跟着高兴。

    “王八蛋龟儿子的。”裘戎一脚踹倒了篱笆墙,孔江看见了更高兴,道:“军心散了,下午咱们出城打的他们找不到爹娘。”

    一共六百二十人,加上前面过来的一百多人,这七八天的功夫就来了七百多人了,孔江觉得只要他们再加把火,就一定还会有收获。

    下午,城中战鼓擂响,孔江亲自带兵打了出来。

    这边裘戎带兵迎战。

    大周的兵,情绪高昂,打了两个时辰裘戎落败,撤兵。

    孔江哈哈大笑,领兵回了城中,晚上办了庆功宴,众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唱着军歌,嘹亮的号子从城内传出来……

    孔江难得多喝了几杯,有些微醺的上城楼巡视了一通,吩咐了大家好好守城,又去看了今天进城的几百人,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就又上城楼,在班房里睡觉。

    觉睡到半夜他忽然惊醒,就听到隐隐约约外面传来打斗声,他惊的坐起来,直接冲了出去,随即大惊。

    城墙下,万千的人密密匝匝的立着,后宋的军旗和一个硕大的沈字高扬,随风猎猎舞动,他大喝一声,抓了千里眼,当头就看到了沈湛坐在马背上,停在最前面。

    千里眼狭小的视线里,沈湛唇角一勾,笑容讥讽。

    “不好。”孔江心头一跳,大喝道:“来人。”

    他话落,城楼下再次传来打斗声,乒乒乓乓的打斗着,随即城外,沈湛喝道:“攻城,今夜拿下泽州!”

    哪有什么军心溃散,哪有什么退缩不敢打,哪有今天下午的畏首畏尾,百千人齐声高呼,声音雷动,轰隆隆的砸在对方的耳朵里。

    “冲啊。”云梯,长弓,连弩,人墙,一瞬间准备妥当,直奔城墙下,城楼上孔江的兵应战,投石器,弓弩,长矛自然都是准备的充足,两边瞬间战开,有人从云梯上被长矛捅了下去,有人被投石器砸中倒在地上,有人中箭倒在马蹄边,也有人翻过城墙瞬间被戳成了蜂窝丢下城墙。

    但只是一瞬间,不过几个人的伤亡,随即有人喊道:“城门……城门开了。”

    “快下城。”孔江喊着自己冲了下去,随即又听到身后有人喊道:“他们上来了,快杀!”

    像是一条拦着汹涌河水的堤坝,忽然溃了一个缺口,然后,发现四周出现了无数个孔眼,缺口开始漏水,孔江补了脚下,手边又溃了,补了身后,身前却撕裂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进城!”沈湛大喝一声,骑着马冒着箭雨,带人冲进了城内,城门口都是人,乒乒乓乓的打斗,有人喊道:“侯爷,小的们幸不辱命!”

    沈湛喝道:“好样的,有种!”

    沈湛起身,离马纵身一跃,踏在人头上、肩膀上,手中的长刀一路划过去,有人开了膛有人断了膀子,一片哀嚎声中,城门彻底大开。

    “孔江何处。”沈湛大喝一声,话落立刻就有人回道:“爷,在那边!”

    沈湛顺着人指的方便,就看到人群里有人掉头往后跑,沈湛冷笑一声,道:“孬种!”

    ------题外话------

    晚上十点还有一章!

绣色生香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pinshu.cc/book_5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