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绣色生香 > 237 故人

237 故人

一秒记住【品书网 www.pi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了?”朱珣一回来就看到苏婉如猫着鬼鬼祟祟的贴着门缝,他走过去推了推她,“你看什么呢?”

    苏婉如压着手指,“嘘!”

    “你发烧了啊。”朱珣摸了摸她的头,将她拉在一边门一推,就只看到八月蹲在院子里,二狗子追着鸡,鸡追着鸭子,马在一边甩着蹄子叫,简直跟搭戏台唱戏一样,热闹的很。

    “怎么又多了一只鸭子,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呢,八月,你娘给你买的?”朱珣回头看苏婉如。

    苏婉如白了他一眼,怒道:“我让你进去了吗,就你站着脚,没眼力见!”

    “我又怎么了。”朱珣大怒,瞪着苏婉如,“苏婉如,现在八哥不在,信不信我打你一顿。”

    苏婉如哼哼了两声,叉腰道:“朱正言,你现在能耐了是吧。行,你来动手试试。”

    “好了,好了,别吵了。”八月过来劝架,一只手推着一条腿,“有话好好说。”

    朱珣道:“是你娘不好好说话,一来就骂我。她自己鬼鬼祟祟的在门口趴着,也不说为什么,我怎么知道她想干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说呢。”苏婉如道:“你就推门了,看把你能耐的。”

    朱珣瞪眼,八月也瞪眼看着苏婉如,呵呵笑着道:“娘,你在偷窥我?”

    “什么偷窥,叫关心。”苏婉如敲了儿子的脑袋,笑眯眯的道:“叔叔什么时候给你送鸭子来的呀?”她盯了两天了,终于还是没盯着,鸭子到了,可送鸭子的人她没碰着。

    “就刚刚啊,”八月笑着道:“叔叔说他前两日有事没有来得及,所以今天一来就和我道歉了,将鸭子给我,说过几天等他有空再来看我。”

    “娘,我今天问他姓什么了。”八月道。

    苏婉如眼睛一亮,问道:“姓什么?”

    “他姓野,娘啊,有这个姓吗,好奇怪哦。”八月说着,一看二狗子扑倒了鸭子,忙吓的一跳,道:“二狗子,你不准欺负它。”就跑走了。

    苏婉如若有所思,朱珣就推了推她,“什么叔叔?你背着我八哥找叔叔?”

    “滚!”苏婉如踢了他一脚,又小声道:“是一位很神秘的男人,陪八月玩,还送了一只鸭子来,我守株待兔等了两天,刚刚就去包子铺喝了口水,就被他溜走了。”

    “还有这种事?”朱珣惊讶的道:“会是什么人,别是坏人害着八月了。”

    苏婉如道:“不是,我怀疑……”她小声在朱珣耳边说了一句,朱珣吓了一跳,失态的道:“你确定?”

    “我要确定还在这里蹲守吗。”苏婉如鄙视道:“朱正言,你脑子是丢生下来的时候被伯母丢掉了吗?”

    朱珣伸手过来掐她的脖子,“苏婉如,你眼睛瞎了吗,我脑子好好的顶在我脖子上,你看不到吗。”

    “又打!”八月抱着手臂靠在墙上无奈的看着他们,“我说,你们能好好说话吗?”

    苏婉如将朱珣的手拍掉,走过去看着八月,“叔叔说过几天再来看你?你没有问他住在哪里吗?”

    “娘,叔叔说我和他见面是我和他的秘密,在不经得他的同意下,最好不要和别人分享。”八月一脸严肃的道:“所以,你不可以再套我的话。”

    苏婉如被噎住,咳嗽了一声,道:“可娘不是别人啊,娘是娘唉。”

    “那又怎么样。”八月道:“我是八月,你是娘,我们不是一个人。”说着,拍了拍苏婉如的胳膊,一副你不懂事我很无奈的样子。

    苏婉如气的喘气,朱珣在一边哈哈大笑,道:“终于吃瘪了。”又道:“你不是有脑子吗,你使计谋把那个逼出来啊。”

    “算了。”苏婉如叹了口气,道:“不管他是谁,他既然躲着,就表示并不想见到我们。随他高兴好了。”

    朱珣哼哼了两声,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街上传来一阵锣鼓声,他一愣问道:“谁家办喜事吗?”

    “不是。”苏婉如忙上街开了门,八月也蹬蹬跑了过来,“娘,什么声音啊,好热闹啊。”

    苏婉如抱着八月往主街去,朱珣关门跟在后面,三个人绕过一条巷子,就看到街道上人山人海,三个穿着奇装异服画着花脸的人走在前面,后面则是敲锣打鼓念念有词的百姓跟在后面。

    “送瘟神!”苏婉如笑了起来,道:“我以为要下午呢,这样看还真是热闹。”

    朱珣扬眉,道:“那是不是疫情稳定了?”

    “昨天去城外送饭,已经好了一多半了。”苏婉如笑着亲了亲八月,“就快没事了。”

    八月点着头,“那是不是我能出去玩了?是不是不会有人死去了?”

    “嗯,是的!”苏婉如道:“不会有人再因为疫情而死去了。”

    八月拍着手,高兴的道:“那我可以骑着三狗子出去遛弯儿了。”

    “我去城外看看。”朱珣道:“你带八月回去吧。”

    苏婉如点头,目送朱珣跟着百姓高高兴兴的出了城,她抱着儿子跟在唱跳的百姓后面,八月也跟着吆喝,特别的喜庆高兴。

    “这是准备去哪里呢。”朱珣拉着队伍里的一位大伯说话,大伯笑着道:“去城外大槐树,送到那边就行了。”

    朱珣点头,跟着大家去了大槐树,一会儿仪式结束,就见众人也不急着回去,将“瘟神”的衣服烧了,妆洗了,就又接着敲锣打鼓的往前面的树林去,他也跟着人群过去。

    到了街边,就见众人停下来,整顿衣服,神色严正,他瞧着奇怪,就见众人忽然一起朝林子那边跪了下来,高声呼道:“漳州百姓,叩谢侯爷,侯爷大恩大德,我漳州人没齿难忘。”

    声音又高又齐,百十多人的声音,响彻云霄。

    朱珣一怔,对面的林子里突然安静下来,随即,有人走了出来,沈湛凝眉站在林子外,看着这边。

    “漳州百姓,叩谢侯爷,侯爷大恩大德,我漳州人没齿难忘。”

    “漳州百姓,叩谢侯爷,侯爷大恩大德,我漳州人没齿难忘。”

    喊一声,他们就磕一个头,咚的一声,额头砸在地面,再起再喊。

    抬头看着对面,沈湛就站在人前,他们高呼,满目的敬佩欢喜。

    朱珣看的激动振奋,攥着拳头,心头像是烧着一把火,像是煮开了一锅水,腾腾烧着……

    “侯爷。”忽然,林子里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从凉棚下走出来,从树干后走出来,从河边走过来,四面八方的人,有的被人扶着走的颤颤巍巍,有的撑着树干,走一步歇一歇……

    慢慢走着,走到林子外面,一张张灰白的脸色,在日光下开始透着一丝光芒,这光芒从他们的眼底透着出来,照亮了周身。

    “侯爷。”那些人也跟着跪下来,“我们叩谢侯爷救命之恩!”

    声音不如对面的高亢,不如对面的激动,软软的散着病气,却是他们用尽了力气说出来的话,发出来的声音!

    沈湛抿着唇,负手而立,终于,他动了动出声道:“没病的都回去歇着,有病的都去躺着,再有个三五日,瘟神就真的能送走了。”

    “大家能安心过日子,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沈湛道:“都散了吧。”

    众人依依不舍的起来,看着他,林子里的人磕头,也互相搀扶着起来,沈湛挥了挥手,“都回去,该喝药喝药去,别说这些没用的。”

    “是。”那些人应是,恭恭敬敬的行礼,回了林子里。

    朱珣的眼泪,被沈湛的一番话憋了回去,他抹了一把脸,咕哝道:“真是,要是阿瑾指定借着机会高谈阔论,煽动的人恨不得跟着她一起死,怎么到了我八哥这里,就让人赶紧散了呢。”

    朱珣撇嘴,冲着沈湛挥了挥手,道:“八哥!我有大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沈湛大步过来,朱珣就神神秘秘的道:“我和你说,今天早上有人给八月送了一只鸭子……”

    “咱们今晚做点好吃的。”苏婉如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抱着八月回家,笑着道:“等疫情稳定了,咱们要离开这里往前去了。”

    八月点头,问道:“娘,我们目的地是哪里啊?还会去找福星吗。”

    “我们的目的地是燕京啊,距离这里还有几百里的路,不过,走起来很快的。”苏婉如低声道:“等去了燕京安顿下来,我再陪你去找福星。还要去钦州看外祖父和大舅舅,还有会平江府见外祖母呢,他们一定都想看看你。”

    “啊,怎么看?”八月知道他是没有外祖父母的,苏婉如柔声道:“去他们坟前磕头,再送你外祖父和大舅舅回家。”

    八月哦哦的点着头,母子两人说着话回家去。

    “娘去买菜。”苏婉如摸了摸八月的头,道:“你就待在家里,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八月哦了一声,“你去吧,我在院子里玩儿。”

    “二狗子。”苏婉如叮嘱二狗子“守着八月,看好门。”

    二狗子,“汪汪。”一副保证的样子。

    苏婉如提着篮子出门,城里的人都去城外送瘟神了,许多铺子开着,里面并没有人走逛,她一路到集市买了几样菜,就又转了回来,路过街边时,忽然就看到有个买糖人的正在捏糖人。

    有话本里的孙猴子,有猪八戒,还有奔月的嫦娥……

    “夫人要糖人吗。”捏糖人的摊贩道:“可是想要别的,我也可以给您捏别的样式。”

    苏婉如打量了对方一眼,瘦瘦的满手的老茧,看上去很老实的样子,她一笑,问道:“杨贵妃会吗?”

    那年,她在夫子庙和赵衍第一次相见,他像个登徒子一样,拿着她想买却没有钱买的杨贵妃糖人送给她,她收了他的伞却丢了糖人。

    那之后她就没注意过街道边的糖人贩子,今天机缘巧合,倒让她看到了。

    “会,会的。”摊贩笑着道:“劳您一等。”

    他说着,手灵活的捏了起来,一会儿工夫就上了色,手里多了一个丰腴秀美的杨贵妃,递给她,“您看可满意?”

    “满意。”苏婉如一笑,道:“再给我个猴子吧,多少钱。”

    付了钱,她拿着糖人往回走,又觉得自己可笑,好好的买什么糖人……说好的都不是朋友了,她可是当着他的main,亲手杀了肖翰卿的。

    “夫人。”忽然,方才那个卖糖人的喊了她一声,苏婉如回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卖糖人的道:“您是公主吗?”

    苏婉如眯了眯眼睛,漳州城内知道她是公主的人很多,她也没有可以瞒着,大家像是邻居一样走动,但特意问她身份的人却不多,她顿了顿,看着对方。

    “看来是了。”那人忽然朝着她一笑,哐的一声从摊子底下抽出一把刀来,喝道:“那就拿命来!”

    话落,就朝苏婉如极快的冲了过来了。

    “大意了。”苏婉如将手里的东西朝对方砸了过去,青菜猪肉落了一地,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念叨着,“怎么这么笨,一城的人都去送瘟神了,就他一个人站在街上卖东西!”

    那人显然是练家子,脚下功夫极快,三两步追上了她,拦在了前面,冷笑道:“公主?那就好好跟你的爹娘团聚去吧。”

    “你是谁?”苏婉如后退,对方冷笑着道:“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受死吧。”

    说着,挥刀而来,苏婉如摸出随身的匕首,矮身躲过,但也不过一刀的时间,随即对方的刀抄底而来,一抬寒光凛凛落在她的头顶,她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极快的沿地打了个滚儿,就听到背后铿的一声响!

    刀砍在地面的青石板上。

    那人不说话,接着再来,苏婉如爬不起来,狼狈的腾挪着,对方阴则则的一笑……就在这时,一颗石子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铿的一声打在男子的刀上,震的他连连后退了几步。

    苏婉如一愣。

    “什么人,偷鸡摸狗的,给我出来。”男人大喝,就看到巷子里,有位男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天青色的直裰,青丝如墨,眉目似画,含笑踏步如行在云端……

    “赵仲元!”男人认出对方,喝道:“你居然还活着。”

    苏婉如也是目瞪口呆。

    “阿瑾。”赵衍冲着她一笑,道:“许久不见!”

    她站起来,点了点头,道:“是啊,好久不见,你一点没变。”是一点没变,眼底都是温暖。

    “嗯。”赵衍点头,目光扫过地上的糖人,是杨贵妃的那个,他弯腰捡起来,露出遗憾的样子看着她,“难得阿瑾想起我一回,却变成这样了。”

    “没事。”苏婉如喜极而泣,红了眼眶,“没事,一会儿再请他帮我做一个。”

    赵衍点头,看着拿着刀的男子,道:“再去做一个,我便让你好死一些。”

    男子大怒,喝道:“放屁。”说着,就接着冲苏婉如而来,赵衍快步将苏婉如往身边一带,抬脚踹到男子的手臂,也不等苏婉如看的清楚,眨眼功夫,男子就被他摁倒在地上。

    赵衍夺了刀,扣着男子的脖子,问道:“谁遣你来的?赵治庭吗?”

    “和……和你无关。”男子道。

    赵衍又看着苏婉如,道:“看来是了。你想怎么处置?”

    “杀了吧,他看到你了。”苏婉如道。

    赵衍点头,那男子面色微变,喝道:“你们不得好死!”话落,脖子被割,赵衍丢了刀转眸过来看着她,无奈的道:“没人做杨贵妃了。”

    “自己做呗。”苏婉如道:“八月肯定也是喜欢的。”

    赵衍点头,拿出帕子托着她的手腕,给她擦手心里的泥,苏婉如打量着他,没有让开。

    “疼不疼?”手心破了点皮,苏婉如摇头,道:“不疼的,一点小伤而已。”

    赵衍一笑,无奈的道:“你在我面前一直这样,若是沈湛,你大概会哭闹着,说不能走路了吧?”

    “怎么会。”苏婉如噗嗤一笑,“我会让他跟着我一起疼,也把他的手弄破。”

    赵衍摇了摇头,收了帕子一笑,道:“你儿子像你,特别的聪明,古灵精怪。”

    “是吗。”苏婉如将丢掉的菜重新捡起来,笑着道:“他对他的新朋友推崇不已,说长的好看,性格温柔,还多才多艺。”

    赵衍一笑,“看来,他和你一样有眼光。”

    “嗯。”苏婉如轻笑,两个人到糖人的摊子前面,赵衍低头捏糖人,有模有样的,苏婉如站在他身边打量着他,“城外那间草屋,是你的吧?”

    “嗯。”赵衍道:“无颜见江东父老,便躲着避着了。”

    苏婉如轻笑,“那今天算是意外,我要感谢赵治庭了,不然我还见不着你呢。”

    “那倒是。”赵衍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其实,我只想和八月走动的。”他说着话,手里已出现了一个女子模样的糖人,不过不胖,瘦瘦的,他抬起来无奈的看着她,“大约是做不出杨贵妃的样子了。”

    “那就嫦娥。”苏婉如道:“也是不错的。”

    赵衍上了颜色,一会儿工夫,嫦娥的样子便栩栩如生,他递给她,道:“看看可满意。”

    “满意。”苏婉如道:“赵仲元做事,就从来没有让谁不满意过。”

    赵衍目光一怔,打量着她,喃喃的的道:“也就你这么说了,我做事,其实从来没让别人满意过。”

    是说肖翰卿和赵之昂吗?苏婉如无奈,“去家里坐坐吧,八月还惦记着他的新朋友呢。”

    “不了,我说那是我和他的秘密。他保守了秘密,我也要保守。”赵衍道:“改日寻得合适的时机,我再登门拜访。”

    苏婉如理解,他不惧后宋的人,却不得不避开赵之昂的眼线和大周所有的人。

    对于大周来说,赵衍是不能存在于世的人。

    “你……”苏婉如想问他,这段时间都是怎么过的,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便换了话题,“行,你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的。”

    赵衍扬眉,朝前面看去,一笑,道:“什么时候都可以吗?我看有的人会不欢迎呢。”

    “嗯?”苏婉如一愣,抬头去看,就瞧见沈湛和朱珣正从对面大步而来,她笑着道:“不会,你过的好,我们所有人都很高兴。”

    “是啊。”赵衍看着沈湛,拱了拱手,道:“认识几载,每每都是你捷足先登,今日碰巧,我在先,承让!”

    苏婉如几次落险,他都在,可她眼里看到的永远都是沈湛。

    今天巧合,沈湛不在他倒是捡了“便宜”,圆了他多年的遗憾。

    苏婉如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沈湛打量着赵衍,微微颔首,也拱了拱手回礼,道:“我替我媳妇,谢谢你。”

    “我和阿瑾是好友啊。”赵衍说着,眉梢一扬,看着苏婉如道:“她没事,我就高兴了。”

    沈湛微微颔首,正要说话,朱珣忙抢了话,道:“对,阿瑾没事真是太好了,同喜,同喜!”

    噗嗤,苏婉如笑了起来,道:“会不会说话,我是九死一生呢。”

    “所以同喜啊。”朱珣道。

    赵衍和沈湛对视一眼,眼底也划过笑意,赵衍道:“我就住在城外,有空随时欢迎去府中做客。”

    “就是有四个美婢的院子吗。”朱珣道:“仲元,你好福气啊,那四个姑娘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赵衍哈哈一笑,道:“正是因为美,才收在房中,寻常姿色又怎能入眼。”

    “有眼光。”朱珣道:“我去你家看看美婢,能陪酒会唱歌吗?”

    赵衍颔首,“自是样样拿手。”

    ------题外话------

    晚上十点还有一章!

绣色生香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pinshu.cc/book_5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