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淘宝司冥寒小说 > 第784章 什么是告白

第784章 什么是告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淘宝司冥寒小说 !

    顾掣来得很快,进入老式的房子区域。

    在进去前避开了监控,进去后沿着线路寻找。因为是老式的房子,所以这里都是没有监控的。

    如此能让他安心一半。

    接着开始给陶初沫打电话。

    “我到了,在哪?”

    “我在东面的仓库。”

    顾掣挂了电话往东面寻去。确实是看到了仓库。因为这边不仅房子老旧,连路灯都是老旧的。在夜色下,仓库的光线不是很好。

    顾掣在进仓库的时候,在门口顺手操起了一米不到,手腕那么粗的木棍。

    躲在仓库斜对面角落里的陶初沫看着这一幕,吓得浑身发抖,脸色都白了。顾掣不是想来救她,而是要杀她!幸亏她多了个心眼!

    因为曾经的陶仕铭算是前车之鉴!

    “初沫,我是顾掣,我来救你了。”顾掣往仓库里走,一边叫她。

    陶初沫听到顾掣叫她,就像是在催命,心里更害怕了。

    身体不停地往后退,谁知脚一下子踩在了瓦片上,啪地一声给瓦片踩断了。

    顾掣回头,听到异常声音后的耳边一片寂静,只有他自己沉重而缓慢的呼吸声。

    说明仓库里没有第二个人,不由走了出去。

    扔了手上的木棍,朝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角落里,只有踩断的瓦片,没看到人。

    “初沫,我知道是你,出来吧!我带你回滨市!”顾掣诱惑她。“除了我,可没有人帮你”

    没有声音回应他。

    顾掣一路往前走,到底就没了去路,只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下方堆放着杂物。

    躲在里面的陶初沫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口鼻,似乎要将自己给闷死。不敢发出一丝丝的呼吸,连眼里恐惧的泪水都凝结了。

    停了大概有一分钟,脚步声才有了动静,越走越远。

    陶初沫这才找回自己的呼吸,从鼻子里缓缓地出气。还好,顾掣没有发现自己

    正当她一颗心要归位时,顶上的盖子唰地一声掀开。

    陶初沫的身体瞬间冰凉,看着上方冒出来的脸,吓得都忘了反应。

    当顾掣的手伸进来时,陶初沫只感觉到脖子上刺骨的凉,下一秒,一条血口子渐渐映了出来,身体里的血一股又一股地冒出来——

    “啊啊啊”陶初沫发不出声音,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脖子,然而不管怎么捂,血还是大口大口地喷出来。

    顾掣冷血地看着,然后很好心地将她把箱子上面的盖子盖好。

    做完后准备离开,想起陶初沫给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那不是陶初沫的,便是拿别人的手机打的电话。

    刚要掀开盖子找手机,听到远处传来的动静。

    章泽带着人找到这里,保镖分开寻找,他也留意着四处。

    这里没有监控。

    只发现陶初沫往这边来的身影。

    别说,这女人还挺能躲的。上辈子可能是只老鼠。

    从监控发现她之后进行地毯式搜索,筛选后,只有这个地方是最有可能藏身的。

    “章秘书!”保镖走过来,“找到人了!”

    章泽远远地就闻到了血腥味。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

    远处围墙下面,一纸箱子被鲜血染红,四个角落还在滴着血。

    走上前,掀开盖子。里面蜷着,眼睛瞪地大大的死不瞑目的女人正是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的陶初沫。浓浓的血腥味让章泽蹙眉,有点反胃。

    伸手碰了碰陶初沫的脸,刚死没多久。

    “去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章泽吩咐。

    保镖去找杀陶初沫的人。章泽站在纸箱子前盯着陶初沫看,想着是谁杀了她。而且大动脉的伤口很是奇特。

    甚是狰狞。好像有人特意将手指伸进去扯开了伤口。

    司冥寒正在公寓里陪着帝宝和孩子们,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起身接听。

    帝宝朝往阳台去的黑色身影瞥了眼,继续陪孩子们画画玩。

    “死了?”司冥寒问。

    “死的透透的了。”章泽说。“但是我们来晚了一步,没有发现凶手。”

    司冥寒没说话,黑眸深沉,在想着杀陶初沫那个人的可能性。

    “看来这个陶初沫是得罪了人,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让对方下如此狠手。被割了大动脉不说,伤口还被手动撕开。不过也难怪,这个女人一直都不安分”

    帝宝正给莽仔画3d版的漂亮花花,感到黑影压过来。手臂一紧,低沉的声音落下,“来,有事。”

    帝宝被拉了起来。

    “把拔麻麻去哪里啊?”绩笑忙问。

    “有悄悄话要和妈妈讲。”司冥寒说。

    “把拔麻麻去吧!我们是不会跟着去的!”细妹。

    司冥寒拉着帝宝进了房间,细妹伸开两只手,似乎要拦住想跟着去的人一样,“谁也不许去!”

    “把拔麻麻要说什么悄悄话?”绩笑好奇。

    “是大人之间的悄悄话!小孩子不要问!”冬冬。

    “当然是把拔要和麻麻告白!”细妹。

    “什么是告白?”小隽好奇宝宝。

    “不知道”静静委屈巴巴。

    “这个!”莽仔将画着漂亮花朵的纸给大家看。

    “给我的?”小隽问。

    细妹说,“莽仔的意思是漂亮的花就是告白!”

    “我知道了!这是麻麻画了送给把拔的!”小隽脑门一亮。

    “”莽仔。

    然而把拔麻麻在房间里是另一种氛围——

    “什么?死了?”帝宝诧异。“怎么死的?”

    “割大动脉。”司冥寒见她不说话,问,“等孩子睡着,要不要过去看看?”

    帝宝看向一边,没拒绝。

    九点钟之前,给孩子安顿睡着后,帝宝坐着司冥寒的车去了医院的停尸间。

    刚到停尸间,便看到坐在门口出神的顾掣。

    顾掣看到他们,站起身,“你好司先生。”

    “警察通知的你?”帝宝心想,他来得这么快?还是他一直在京都的?

    “我在滨市,当时正在家里,然后接到了初沫的电话,说”顾掣说着停顿下来,看向帝宝。“帝小姐,初沫说你要杀她,我急着赶过来,看到的却是她的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