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天才医女穿越成丑女 > 第515章 一模一样

第515章 一模一样

作者:孟芷昀君胜天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天才医女穿越成丑女 !

    一听朱亦非答应去救郑知书,秦北潋瞳孔猛的一颤,张嘴就想要说什么,朱亦非却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有话等会儿再说。

    郑汶灵夫妻明约定明天陪朱亦非他们去a国后,就各自回家了。

    离开郑家,到回到别墅这段时间,秦北潋一直不吭声,浑身散着低气压,他想让朱亦非哄他,偏偏朱亦非却不甩他,一直拿着手机在跟人通信息,对他的生气视若无睹,差点把他气升天。

    回到家后,朱亦非也没理会秦北潋,径直回房收拾行李。

    确定朱亦非是不会主动理会自己,秦北潋终于忍不住去找她摊牌。

    “为什么你要如此不爱惜自己?我知道你跟郑知书是很好的朋友,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有事我跟宝宝怎么办?”

    朱亦非手上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他,一脸讶异。

    “你不跟我一块去吗?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我有危险,也不救我?”

    “当然不是。”秦北潋以为朱亦非就是在倒打一耙,生气的反驳。

    “难道我对你是怎么样,你不清楚吗?”

    朱亦非还想逗他道:“不清楚。”

    “朱亦非!”秦北潋真的生气了,就要撂下狠话。

    赶在他说出无法挽回的话前,朱亦非伸手握住她的手哄他。

    “如果你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呀,而我无法阻止你的时候,我会接受事实,同时想想怎么跟你并肩作战,我相信你也一样,对不对?郑知书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现在我明知道自己有能力能救他,而我却束手旁观之后他出事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样?”

    听着朱亦非的话,秦北潋的怒气消退。

    当冷静下来后,他便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朱亦非是告诉他,郑知书是一定要去救的,否则,以后会良心不安,但希望他会跟她共同进退。

    其实朱亦非的想法,秦北潋也不是不能理解,正如三弟出事了,他也一样奋不顾身去救他。

    或者说他不是不理解,只是不想看到朱亦非有事罢了。

    “妈咪,你又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吗?”突然一到奶声奶气的声音插下进两人之间。

    两人转头一看,才发现小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学回来了,看样子已经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

    朱亦非觉得女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她懂事,这事不该瞒着她。

    “是这样的,你干爹他出事了,他被坏人抓了,坏人提出要求要让妈咪去交换他,所以,明天妈妈要到a国去救你干爹。”

    一听说干爹被坏人抓走了,小豆子立刻握紧小拳头呼呼的说道:“那些坏人太坏了,妈咪,我要跟你一块去,我也要去救干爹。”

    “胡闹,现在是去救人,不是去游乐园,很危险的,你去凑什么热闹?”

    秦北潋本来还指望女儿会阻止朱亦非的,没想到她也说要一起去,还嫌他不够烦吗?

    小豆子不服气地嗜着嘴巴,爹地竟然瞧不起她,太过气了。

    朱亦非连忙哄道:“爹地,不是说宝宝没用,不过,我们这是去救人,到时没办法兼顾宝宝的安全,如果你想帮忙,就乖乖地留在这里,跟管家奶奶在家里等我们,好不好?”

    小豆子也知道自己年轻小,帮不上什么忙,跟着去还要爹地妈咪照顾自己呢,只得无奈接受妈咪的安排,留在家里不给爹地妈咪添麻烦了。

    “爹地,你一定要保护好妈咪哟,不要让她乱来,妈咪,一冲动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你一定要在旁边监督着她,我才放心。”小豆子小大人地叮嘱道。

    “好,爹地知道了。”秦北潋跟小家伙打了勾勾,她才安心。

    不过,小家伙安心了,秦北潋却不怎么安心,刚才小家伙说朱亦非疯起来就不管不顾的话,让他实在很介意,暗自决定这次到a国后,一定要寸步不离守在朱亦非身边才行。

    第二天,郑汶灵夫妻跟秦北潋两人一起在机场会合,然后,一起坐飞机到a国。

    本来,郑汶灵不想让秦泽海陪着一起去a国,现在盛华集团基本上是秦泽海一个人在打理,秦北潋负责的是分公司,而冯浩然自从秦北潋出来后,就将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他们两人决定,他则全心全意搞他的艺术事业。

    郑汶灵不想秦泽海为了郑家的事,而抛下一切跟她到a国,但被他一句,“你是我妻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没什么比你的事更重要的。”说服了。

    当然,秦泽海能陪她一起走,是拉了冯浩然这个壮丁回公司坐镇,他才能抽身离开。

    a国机场。

    这次来接机的,除了郑知书的秘书外,还有两名a国的警察,跟一对老夫妻。

    除了秘书外,其他们秦北潋他们都不认识,在秘书的介绍下,各人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朱亦非有些不自在,总觉得那对夫妻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古怪,仿佛这不是他们首次见面似的,不过,她确定原主也不认识他们。

    “蓝儿,你是怎么出来的?”就在此时,老妇激动上前抓住朱亦非的手腕道。

    “奶奶,你认错人了,我叫朱亦非,不是什么湘儿。”

    朱亦非有些尴尬地想抽回手,可老妇人就是不肯撒手,她也不好太用力甩开对方,总有种稍微一用力,就能折断对方的手的感觉。

    秘书小姐连忙解释道:“朱小姐,他们是蒋小姐的爷爷奶奶,蒋老太太,你认错人了,这位不是蒋小姐,她是郑先生的好朋友朱亦非,也是秦总的妻子。”

    听了秘书的解释,蒋老太太明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可还是不肯撒手,拉着朱亦非的手道:“实在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

    蒋老太太冷不防地伸手将朱亦非抱进怀里,“孙女,我的乖孙,我老太婆总算在有生之年见到你了,实在太好了,老天实在待我不薄呀。”

    朱亦非本能想推开蒋老太太,只是在见到她老泪纵横时,动作一顿,实在不忍心再推开她老人家,转头一看,发现蒋老爷子也是满眶泪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