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83章 圣者故乡

新篇 第183章 圣者故乡

品书网 www.pinshu.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空间迅速模糊,像是溶解了,又似在雾化。

    进来的超凡者觉得脊柱发凉,连自己的身体都在虚淡。

    即便是天级生物都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蒸发干净?

    王煊讶异,这里有些不同。

    人们回头向外望去,宇宙深邃,星河灿烂,陨石成海,是那样的真实。

    而在这片“场景”中,让人怀疑人生,是否一切都要化实为虚?

    王煊像踩着绵软的地面,而眼前尽是浮云,周围空间变形,光线剧烈弯曲,肉眼甚至能看到身后的景物。

    真仙以下无法在这里生存,有种力场在扭曲时空,到了后来,每个人都能轻易看到自己的后脑。

    这样的强烈不适伴着每一个人,撕扯他们的身体,直到穿行过一片高地,走出去很远,才渐渐正常。

    景物不再模糊,这片场景可以看清楚了,天边鲜红,像是凄艳的晚霞,洒落到地面上来的,红光像是血液在流动。

    地面冷硬,是一片冻土,四野看不到过多的植物,有些大树非常稀疏,数百米才有一棵,挂着残叶。

    进来的超凡者虽多,但是在这么广阔的冻土上,也显得稀稀落落,而且彼此也都有意拉开距离,防止被人暗算。

    这片地带算是新区,和以往开发过过的地界不太一样,越是向里走越神秘,像是没有尽头。

    “哎!那个人,你要没了!”有人大叫提醒。

    一个男子站在一块岩石前,看着上面一些粗线条刻图,像是原始人所留,很粗糙,缺乏美感。

    然而,站在岩石前的人,身体模糊了,正在虚淡化,比早先刚穿行进来时还要严重。

    而且,他的身体也在扁平化。

    他听到了不远处别人的喝喊声,感觉莫名其妙,回头看了一眼,结果他那扁平的躯体就飘了起来,向岩石上落去。

    “这是什么见鬼的地方?!”有人失声惊呼,

    这可是眼睁睁地看到的瘆人景象,一个大活人,道行在真仙层面,迅速模糊下去,而后成为画中人。

    “救……我……”一人多高的岩石上,竟传出很微弱的呼唤声,让人相助。

    附近,不少人都向这里望来,都带着戒备与审慎之色,这地方很不对头。

    “啊!”一声惨叫,石壁中的简陋画面中,有一抹血花溅落出来,那个人应该是死去了。

    原本,那是一副原始人打猎的刻图,在追击一头野兽,结果这个人进去后,画面变了,取代野兽的位置,被一箭射穿身体,他就此毙命。

    这可是一位真仙,莫名进入石壁上的古画中,居然被人用非常原始的弓箭射杀,引发所有超凡者警惕,快速倒退。

    其中有一人离得较近,向那里张望,盯着岩石上的诡异变化,结果他也在虚淡,要飘起来了。

    “不要看!”还好,他的同伴拽了他一把,牵引着他倒退,不然的话,他自身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出现了。

    一位妖仙提醒:“各位,但凡在此地看到壁画,都不要注视,这地方看似简陋的画作都很怪,可以要人命!”

    他的本体是一头羚羊,接挂角于虚空,瞬间无迹可寻,这是他的种族天赋,前往远方去寻机缘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上路,怕落后于人,这可是新区,这片神秘的场景中有很多稀有的奇物。

    王煊目睹全过程,有些出神,相距岩石很远,他也觉得有些异样,浅显的原始狩猎图竟有这样的杀伤力?

    “两种可能,其一,这是一副世界图卷的碎片,凝聚道则之力,条件允许的话,画中的景物能够具现出来。”有人分析。

    那是洛莹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属于黑孔雀族的天级后期的高手,他认为,冻土上有很多幅壁画,可能是以残缺的超凡世界凝练的图卷,组合在一起的话,能压制众多超凡者。

    “还有一种可能,这是旧圣或者是新圣亲手做的画,所以,哪怕在刻在普通的岩石上,也有莫测的道韵遗留,真仙自然挡不住。”

    这种解析就有些瘆人了,旧圣或真圣随手涂抹的东西,就能抹杀诸仙?

    而且,这可是在神秘的天外时空场景中,疑似与其他大宇宙有关,怎么会有真圣级的生灵在此“涂鸦”?

    “无论是新圣,还是旧圣,对于超凡中央世界来说,大概也都算是外来者,那个级数的存在可随最璀璨的大舞台迁徙,但是这里……”黑孔雀族第一年轻高手洛莹开口。

    她有一种猜测,这里该不会是旧圣或者新圣的故乡中的景物吧?继他们之后,又有人走出来了。

    这次,有三个天外文明降临,在此骤然遭遇,激烈厮杀,其中一方该不会是从旧圣或新圣母宇宙而来吧?

    王煊在远处听到她的这种推测,吃了一惊。

    这要是圣者的故乡又有人走出来了,绝对了不得,若是一群故人和他们遇上,这得打成什么样子?他眉头深锁。

    “二大王,要一起上路吗?”黑孔雀族有一个女子笑着打招呼。

    “不了,身为后进小妖,我成仙没多少年,就在外部转悠下,不敢和你们去探险。”王煊谦逊地说道,婉拒了。

    一群人远去,这片地带没剩下多少人了。

    王煊也动身,这次在途中他就开始调整自己,元神气息渐渐变了,接着,他穿梭虚空,直接消失。

    当再次出来时,他成为金角妖族中的一位真仙,暂时和他在棋盘战场掰断犄角的金鑫成为同族。

    冰冷的冻土广袤无边,远处传来惨叫声,并不平静。

    王煊横空而过,看到了某片冻土中的瑰丽花园,当中有一些药草生长,不乏仙级藤木,开着三色花蕾,药香浓郁。

    有些人在此争夺,冲突了起来。

    这些对王煊没什么吸引力,他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找人,但心中却也希望故人没有在这片可怕的战场。

    前方,林木多了起来,虽然依旧是大面积的冻土,可是许多异种草木顽强的生长,适应这种大环境。

    其中一株参天古树,带着太阳火精,挂着满树雪白的花朵,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旺盛的生机。

    “一株太阳树,可惜了,没长出果实。”王煊一冲而过,没心思挖树栽种,果子成熟需要数百年。

    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跟上地狱黑蚁等人,在他们的后方,沿着安全路径,进入时空秘境最深处。

    “嗯?”他发现了刺青宫的人,青年男子弘道确实有独特的神韵,不仅长相出众,气质也很不凡。

    他双目深邃,有星空生灭的景象,双手持着五色奇竹,任它光雾流动,正在一片耐寒的密林中前行。

    王煊有心过去,将之镇杀,但稍微看了一眼就又忍住了。

    附近的密林中,有不少人跟着他前行,像是拉动着一张无形的大网,兜着整片森林前行。

    其中不乏天级后期的人,这伙人很强。此外,纸圣殿的一群人也在跟进,那个名为墨涵的年轻女子距离弘道不是很远。

    双方这明显是联手了,王煊若是选择出击,除非动用阵图等,可动静实在大了,而且这群人真的很强。

    弘道和墨涵本身便是真仙后期的超凡者,再加上破限等,战力必然很可观。

    “这群人在找什么?”。

    王煊严重怀疑,该不会是以特殊的手段,在寻找八色奇竹吧?密林中的弘道带着五色奇竹,催动其先天五行本源光雾,很是古怪。

    “何方道友,要加入我们一起寻找机缘吗?”密林中有人传音,这其实一种警告。

    这群人中果然有高手,感知十分敏锐。

    “各位,不要误会,本座金角大王,只是路过这里。”王煊说完,驾驭闪电,轰的一声,穿空远去。

    他记住这块地方了,等办完正事后再来这里,不管是截胡,还是截杀,他都要有所表示。

    突然,剑光冲霄,王煊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么强大的剑仙了,比之当年在母宇宙仙界中看到商毅练剑时的景象弱不了多少。

    剑光煌煌,像是可以截断星海,耀眼而慑人,剑芒一道又一道拔地而起,勾连天地,击穿天穹。

    王煊倏地止步,再向前闯的话,就主动进入剑光地带了。

    不出所料,是青羊剑仙,他有些狼狈,从一座神庙中跑了出来,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会剧颤,有粗大如山岳般的剑光,直接拔地而起,刺穿天宇。

    这让王煊瞳孔收缩,随着青羊剑仙向外奔跑,天地间,无数巨大的剑光,立上立下,比无数座火山喷发还壮阔。

    远处,黑牛刀仙出手,一片刺目的刀光,切开了长空,落在那座并不高大的神庙上,像是破坏了某种道韵以及意境。

    神庙未碎,只是暗淡了。

    青羊剑仙从那里彻底跑了出来,身后的剑光渐渐熄灭。

    “走了,神庙中那些壁画中的故事真不能看,太瘆人和恐怖了,连我都差点失陷在里面,足足劈出去七千二百四十九剑,这才逃出来,大概是旧圣或新圣的手笔。”

    青羊剑仙说道,神色无比凝重,他可是一位超绝世,然而连他都险些成为壁画中人,可想而知多么的惊险。

    两大超绝世看到了远处有些“吓傻”的小妖——金角妖仙王煊,没怎么理会,再次上路。

    王煊等了很久,然后,选择跟进,无论是地狱黑蚁,还是青羊剑仙,大方向都是朝这边进发。

    这片大地的尽头,就是这片时空秘境最重要的核心地带,他沿着超绝世的足迹,随之而行。

    同时,他也注意观察沿途多年前战斗所致的恐怖废墟,残地等,看是否有昔日故人留下的痕迹,以及独有的至宝气息等。